【雷安】最恶与最强 01-03

* 伪哨向+星际冒险+机甲

* 努力摸索人物性格中



01


宇宙的历史在人类从那颗即将衰老的海蓝色星球离开时,被名为进化与异变的齿轮改写得面目全非。人类的足迹遍布全宇宙,战争的规模也不再仅仅是以星球作为单位,它甚至能将所有的星系搅动起来,奏成一曲壮烈的毁灭乐章。

在漫长的发展与衍变中,最终诞生三大势力:铁血政治的神代帝国,反抗强权的群英联盟,绝对中立的冒险者公会。正如它们所宣示的理念,帝国与联盟激战不断、互相吞噬,而冒险者公会不隶属于任何势力,接纳一切热爱探险之人,不论出身与物种。

公会的总部建立在格特菲尔星球,这是曾经被人类遗弃的那颗母星。恒星历3678年10月,狂热的科学家与探险者带着宇宙最先进的技术回到这个本源星球,他们使本该随着能源衰竭而报废的星球重构,令它重获新生。以公会管理者丹尼尔为首,他们自称为真理的追求者、无尽黑夜的探险人,他们的足迹扩散至宇宙最遥远最隐秘的区域,随身携带的冒险者日记与徽章能证明他们的身份,帝国与联盟皆会给予他们足够的友善与支援。

雷狮从星际列车抵达这颗海蓝色星球时,感受到一股不可抑止的、来自灵魂深处的悸动——这是所有人的故乡,流淌着梦想的河流与吹拂着自由的风。他想起海巫星的女王给他占卜时,预言是这样说的:

「高傲的雄鹰征服天空与陆地,却最终坠落于深渊的海。如果你仍旧渴望,那么前往原初之地,你将与毁灭的枷锁相遇。」

时至今日,这位强大的哨兵仍旧对这个预言嗤之以鼻,他往冒险者公会大厅走去,黑暗中那只属于他的精神体狮鹫眼中寒芒四溢。

冒险者工会是一座高耸入云的白色塔形建筑物,它屹立于格特菲尔星最广阔的海域中心,以海平面为基准,上下各延伸一万五千米的长度,可谓之最壮观的宇宙建筑。雷狮前脚刚登陆,正在执行命令的一颗球形机体便朝他飞过来,电子音汇报:“警告警告,未登记的来访者请先前往任务大厅登记。”

雷狮按住浮在空中的机械球,手掌释放电压:“嘿,小家伙,你知道要往哪里走吗?”雷电发出滋滋声响,机械球显示屏上出现扰乱信号,但没过多久又变为正常,雷狮把它往前一丢,“不愧是象牙塔学者的智慧结晶。”

象牙塔的学者,是外界给冒险者公会那一批心高气傲的研究者们的蔑称,无论是这座高塔、还是他们那颗只沉迷于追寻科学真理的心,多少都会召来一些人的不满,就连高塔的另一批组成人员也对他们颇有微词——探险者率领自己的队伍在宇宙中冒着生命带回来科学家所需要的物质与信息,同时也用酬劳养活他们的研究,而科学家永远只在乎他们的研究成果。

“请跟我来,请跟我来。”机械球蹦跶蹦跶地在前面领路,雷狮双手插兜跟在后面,时不时打量这个任务大厅里的人。这一探查,雷狮发现这里的哨兵与向导的比重就和外界传闻的一样,接近于1:1。这个数值已经是前所未有的罕见了,在帝国哨向的比例是5:1,联盟则好一点是3:1。

各星球的向导资源是稀缺的,觉醒成为哨兵的人拥有敏锐的感知,可以成为优质战斗力,而向导则像是他们的调和者,缓解哨兵的精神压力或者引导他们脱离内心的困境。哨兵的觉醒是可以被药物与环境催化的,向导则大多数是天生的。一旦被发现觉醒为向导,就会被强制带到相应的塔里服从管理,这相当于被剥夺个人自由,永世为星球与国家服役,并非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觉悟,企图逃跑的哨兵被抓回来只有一个下场:毁灭自我,被催眠成为无意识的个体。

冒险者公会秉承绝对中立与自由的理念,向导的身份在这里也只会被一视同仁,他们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的队友进行组队、冒险、完成任务。因此越来越多的向导在这里登记,他们可能原籍是帝国或者联盟,但拥有冒险者的身份与这并不冲突,甚至还会多一份属于冒险者的待遇。

雷狮在机械球的指引下进入隔离舱,精密的仪器扫描他的身体信息,录入冒险者公会的数据库。这个过程只用了三秒,除去雷狮本身的过激放电反应外没有任何异常,雷狮收到数据报告时不禁惊叹这个仪器计算的准确性,他阅读完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后,机械球又跳到他面前:“请输入您的姓名,可以使用代号,冒险者公会不会记录您的私人信息。”

雷狮想了想,还是在登记框中输入真实的名字,毕竟这宇宙中还没有能让他畏头畏尾的东西存在。

“雷狮先生,欢迎来到冒险者公会,我们的理念是中立、公正、探寻宇宙的真理。这是加入冒险者公会需要遵循的条约,没有异议的话请按下确认按钮,您将成为公会成员,在宇宙各地享有冒险者的特权。”

雷狮在这之前已经做好充足的准备,这时粗粗扫过一遍条约就确认了。

“正在为您办理登记手续……因为您是初次登入冒险者系统,评级为E,积分0,我们对于新人冒险者的建议是与有经验的冒险者组队,以最小风险度过适应期。您的身份是哨兵,在这里向您推荐正在本部待机的向导,这些是他们的资料,排序按照与您适应度最高为优先。”

雷狮翻阅虚拟电子显示屏上的向导资料,第一位是个绿眼睛白衬衫的青年,雷狮觉得有点眼熟,再往下一看,姓名写着:安迷修。他不禁轻笑起来,喉间流露出一声冷哼。

向导安迷修的资料很简洁,冒险者评级B+,代号双剑的骑士,专业新人指导员,只接受临时组队申请,为人正直善良,任务完成率为98%,其中最高难度为A级任务•剿灭幻影龙蜥。

“安迷修。”雷狮没有再往后看其他人的资料,他的组队邀请发送到安迷修的冒险者终端。

“确认完毕,雷狮先生可以在大厅中等候,接下来将由我来为您介绍冒险者公会的详细信息,在这之前请您收下这个冒险者终端与徽章。”机械球领着雷狮到材料领取前台接受冒险者的基本配备。终端是长条形圆柱机械体,唤醒后会显示虚拟电子屏,确认个人信息后可以连接冒险者网络获取信息,也可以查看自己的冒险者日记,日记实际上就是记录冒险者足迹信息的载体,详细登记了所属者的冒险信息与能力评价。

“由于情况特殊,安迷修先生会在下午四点前回复您的组队申请。”机械球滚了几圈,摇晃脑袋,“这些是目前还未被认领的悬赏任务,单人任务仅可接取高于自身评级2以下难度,组队任务可接取高于队伍最高成员评级2以下难度。”

雷狮点了一杯苏打冷饮,百无聊赖地翻任务表打发时间。他突然心血来潮,用私人通信器给自己胞弟发了条信息。



02


安迷修在那一叠书籍和机械零件的小山堆里清醒时,早已经过了午间饭点。他身为冒险者公会的学者又兼职冒险者向导这一身份,导致他空闲时期都是在实验室里日夜颠倒。他揉了揉因为熬夜而剧痛的脑袋,机械球识相地给他端来一杯水和药片。

“啊,谢谢。”安迷修把药片的锡箔纸撕开,混着水喝下,清醒不少。他刚站起来,就有许多不和谐音侵入他的精神领域,他捂着头又跌坐回去。不协调音就像是破损的老旧留声机,尖锐刺耳,安迷修甩甩头,夜里的梦境再一次展开。

这是一个关于战争的梦境,明黄的战火像是燃烧的热血,演奏属于胜利者的凯歌。

科学在人类探索宇宙的步伐下不断飞速发展,科学家通过基因手术修正线粒体,使人类获得永生。恒星历元年,分散于宇宙的人类组合成不同势力,爆发一场跨世纪的战争,这一战后帝国与联盟成为最终赢家,以阿鲁法星系为边界确立统治权。

安迷修作为联盟的特攻队,他驾驶自己的机甲与帝国的哨兵决战。黄金的不死鸟与蓝色暴君的帝龙,他和敌方的机甲激战三日,作为战场的恒威尔星系被轰炸成宇宙星屑,两只兽形机甲仍旧敏捷地穿梭于宇宙、撕咬对方。

不死鸟与帝龙碰撞时,机师的精神领域在那一瞬间展开,高纬度空间中两人的精神体互相攻击。安迷修是个向导,敌人是个哨兵,如果是精神领域的对战,按道理来说应该是向导更胜一筹。但这一局打成平手,在之后的碰撞中也仍旧是平手,安迷修甚至记得对方透过公共广播发来的电磁不稳定的邀战通告与嘲笑。

他们虽然效命于不同势力,却真诚地承认对方的实力。怀着这份对敌人的崇敬而战斗,哪怕是死亡也无法阻挡他们高昂的战意。

最后一击,他们把仅存的力量集中于这一击的赌注,互相喊着对方的名号,却被一道命令停止:战争中止,全员回撤。

不死鸟和蓝龙同时撤离,他们发出的能量炮在无尽的空间中炸开,形成宇宙的绚丽礼花,燃烧的火光照在机甲表面,像生命的余烬。

蓝龙发出愤怒的长啸,作为操纵者的机师留下一句狂言:「你的小命就先留着,到未来的某一日必会由我来索取。」

自那之后,成为时常造访安迷修的梦境。

“蓝色暴君。”安迷修捏碎了那杯水,机械球慌忙地跑去拿来毛巾与扫帚清理。

“抱歉,是我太激动了。”青年恢复平日的温和,露出微笑。

“没、没有的事,安迷修大人。”机械球摇摇头,“今早您收到一份组队邀请,发信人是初次登记的新人哨兵。”

一听对方是个新人,安迷修在脑中过滤了近期自己的日程安排,没做过多的思考便回应了对方,真不愧他新人导师的名号。安迷修再次钻到他那堆杂乱的零件山中,翻出他的笔电,插上电源开始录入数据,随手撕开吐司的包装袋,叼在嘴里,顺手推了下自己的眼镜。

“在他来之前应该可以结掉这份研究报告吧,那群老家伙整天催我要这东西……”安迷修自言自语,“总感觉风平浪静的宇宙又要掀起飓风了啊。”



03


果不其然,雷狮收到安迷修的组队回复,毫无偏差就在下午四点。他把机械球抓在手里研究了个遍,顺手把它内部改造了一下,导致机械球对他的称呼由雷狮先生变成了雷狮老大,不愧是……初次登入的新人哨兵雷狮,由此可见此人的顽劣。

安迷修的住所在冒险者公会的第三百五十二层,雷狮用他附在邮件里的指令通过电梯检测,直达目标层。冒险者公会地面三百层以上、海底三百层以下是属于学者的领地,没有学者的身份或者邀请是不被允许进入的,这也是他们被诟病为象牙塔的学者原因之一。

电梯的层数不断闪烁,雷狮以极其傲慢的态度盯着终端显示屏里的人物,计划着怎么让这个向导吃个大亏。

三百五十二层,门打开了。这一层十分空旷,隔离窗外是白茫茫的云海与耀眼的日光。雷狮按照地形图的指示来至安迷修房间前,他刚碰到门把手,一股战栗感不由自主地冒头,他收了自己的轻蔑态度,冷笑着打开门——

门开启时就像是进入对方的精神领域。

安迷修所在的房间是一座巨大的旧式图书馆,高度让人叹为止观,回旋的阶梯不断往上、似乎没有尽头。精神领域展开时,雷狮展开领域抗拒对方的入侵。他的狮鹫从某个阴暗位面中缓步而出,而对方的精神体是一只体型偏小的山猫。

山猫蹲在高处的阶梯边缘,一双绿眼睛审视他们。狮鹫一拍翅膀冲上去,它巨大的利爪攻向山猫,被山猫以灵巧的身手越过、踩了一下头。再看它时,山猫已经跳到更高处的阶梯,又用它的绿眼睛凝视他们。

这时房间内部涌入大量海水,精神领域是仅有感官能达到的高纬度空间,瞬间进行物质转换或者生成也是可以轻易做到的。海水淹没了雷狮与狮鹫,让他们动弹不得。雷狮再次想起那个预言,他不禁大笑。

「这就是我此行的收获啊。」雷狮在内心想着,更加确信这一点。

狮鹫召来无数落雷,将这个精神领域撕裂。雷电在打到山猫身上时,被一股未知的防护力消化。对方先撤回精神领域,雷狮也见好就收,他唯一的评价就是——安迷修的精神领域就是蔚蓝的海,宁静得让人窒息,又随时会掀起狂风巨浪。

房间恢复成正常的图书馆空间,雷狮绕过那一排排的书柜,终于在书籍与机械零件堆起来的小山背后发现那个穿白衬衫的人。

“安迷修……?”雷狮问道。他刚往安迷修的位置踏出一步,被对方丢来一只螺丝起子,他缩回脚,正好插在他脚趾前。

“别靠太近,还有一分二十五秒。”安迷修头也不回地吩咐道。

“你……”雷狮从背后掐着安迷修脖子喊道,“别太得意忘形啊!”

安迷修飞速敲完最后几个按键,将研究报告发送出去,这才转头回来迷茫地看着雷狮:“你就是雷狮……新人哨兵?”

“对啊,本大爷等了你五小时二十分钟三十八秒了,高贵的新人指导员。”雷狮蹲在地上,安迷修坐在地上,他们脸靠的近,额头和鼻尖几乎要互相抵上。紫眼睛里倒映着安迷修的绿眼睛,雷狮看着他从迷糊的表情变为愤怒,但最终只是被安迷修轻轻推开。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你就体谅一下吧。”安迷修抓了抓脑袋,他头顶上翘着一根呆毛。

雷狮再次打量这位名为安迷修的向导,他虽然是学者身份,但又有些不修边幅,比如那头乱蓬蓬的炸毛、白衬衣的领口开得很低、条纹领带也没系紧、右手的袖口折叠至手腕以上还缠着绷带,那个黑框眼镜也垂得很低,莫非象牙塔的学者都是这样的类型?雷狮勉为其难地认同这个观点。

安迷修从那堆杂物山里翻出一管药剂朝他丢来,雷狮打开嗅了嗅,是海洋的气息,就像他航行时感受到的大海。

“我的向导素,对哨兵来说就像是强制镇定剂。虽然我和你的适应度很高,但是你也属于攻击性很强的类型,如果不想要接受我的精神引导,可以使用这个。不够的话可以再给你,只要不妨碍任务。”安迷修解释道。

“好啊,那我就收下了。”雷狮慢慢靠近安迷修,他把一只手搭在他肩上,由于身高差的关系,雷狮稍微俯下身子,与那双绿眼睛对视,“安迷修,有没有人说过你是一个自我矛盾的人?”

“来和我打一架吧,骑•士•先•生。”雷狮在安迷修耳边说道,他呼出的热气喷在安迷修右耳,手指指间释放出高压电流。

安迷修也没有被他恐吓到,只是冷漠地扭开雷狮的手腕:“你身上有一股恶党的气息,最好别靠我太近,新人哨兵。”

“你果然有趣。”雷狮这才后退几步,拉开他们的距离。

“安迷修大人,登记组队的截止时间是下午五点前,请不要错过时间噢。”机械球跳到安迷修肩膀上,安迷修原本紧绷的神情放松下来,他摸着机械球的头部,对雷狮友好地眯眼笑:“雷狮,现在先去登记组队吧,时间不多了。”

雷狮越发觉得他的结论是正确的,安迷修果然是个自我矛盾的家伙。他本身就像是锋芒毕露的长剑,但又有什么规则在约束他,这使他表露出来的总是一颗和平友善的心。撕破伪善者的伪装,这种事情他雷狮最喜欢了。

冒险者公会任务大厅,来往的人依旧很多,有不少安迷修的熟人路过时会与他打招呼,看起来他人缘不错,雷狮跟在旁边不耐烦地挑着眉。

“欢迎回来,雷狮老大。”那颗机械球一看雷狮来了,屁颠屁颠跑过来献媚。

“……你对它做了手脚?”安迷修对这种恶意损坏公共物件的行为非常不齿。

“就是让它对我尊敬一点而已啦。”雷狮不以为然,他拍了拍机械球的脑袋,“去帮我把组队申请的表格拿过来。”

“没问题,雷狮老大。”机械球一溜烟跑了,从准备给它修复的安迷修手中。

“你真是恶党啊。”安迷修握紧拳头,忍住揍他一顿的冲动。

机械球把表格领回来时,雷狮翘着腿放在桌子上一幅唯我独尊的模样,旁边同座的安迷修低声默念:“我发誓善待弱者,我发誓善待弱者,我发誓善待弱者……可是他真的是个弱者吗?!”

雷狮没搭理安迷修的碎碎念,他把表格上的信息都给填了。

“我的目标?征服星辰大海吧。接下来是安迷修的,唔,果然是这个吧!”

他大笔一挥,写道:“成为星辰骑士。”



-待续-


评论(4)
热度(50)

唯独你是自由
这里是唯一的清净之地

火影柱斑佐鸣
全职猎人奇杰
凹凸雷安瑞金
小英雄轰+胜出
刀剑乱舞三日鹤
FGO冠C组+拉二
梅林总攻天草中心
文豪野犬双黑

吃互攻 不拆谢谢

真三分钟热度
爱过不悔孩子还在
爬墙和换对象速度成正比
社恐发作的时候会不理人

“无人性”
没有人类应该有的感情
悲伤痛苦喜悦与爱
解读不能、同感不能
那即是构成我的绝大部分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