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鹤】霜染月 01

*本丸设定

*摸索下人设,希望没有ooc太厉害



霜染月 01


山姥切正从手入室出来,途径三日月的房间时门还半掩着,他低声说了句打扰便拉门而入,顿时闻到满室茶香,三日月本人背对着他端坐于檐下,捧着暖茶赏雪。想来三日月出自平安时代,他一言一行皆有贵族的风雅与上位者的威严,山姥切和其他本丸的刀剑则是因他年长的身份而常来拜访请教。


“来了啊,山姥切。”三日月朝他点点头,边说着给他斟茶。


“三日月。”山姥切学着他的模样正坐,习惯性地裹紧自己身上披着的有些污渍的白布。


霜月末时的雪落得缓慢,它像是飞鸟舒展双翅时抖落的白羽,慢悠悠地飘落至三日月寝室外的世界。每回来三日月这里,总会诞生出时光如细水漫流、一切事物与声音都是美好之物的念想,也许这是因为三日月掌控着这一方天地吧。


“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三日月问道,“明明是你有求于我,来我这里却总是要我先开口询问呀。”


山姥切捧着茶很久才说道:“最近出阵和远征,都变得繁忙起来。”


“哦?那么你是想要来抱怨休息不够吗?”


山姥切变得坐立不安,他明知三日月只是戏弄他,也要立刻澄清道:“你……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主人的命令是绝对正确的。只是第二部队编成以后,在短时间内就有了第三、第四部队,这未免太过急躁,主人他……是不是有什么难处?”


“第一第二部队的常驻刀剑被调至其他部队,新的刀剑不断更迭,这就好像……”


“你有在好好地观察嘛,哈哈哈。”三日月笑道,“成为近侍之后变得可靠了,如今已经可以独当一面,山姥切国广。这样即使我不在也能安心地把本丸交给你了。”


“不在……?你在说什么啊?”


“我是说假设。有形的事物终会毁坏,即便是你我也无法逃脱。不过,你的猜疑是正确的,屡次失手的历史修正主义者已经按耐不住了,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严峻的考验即将到来,本丸的刀剑必须要快速成长起来,你明白吗?”


三日月阖眼,他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茶,落雪的世界如此安静,只有他的声音:“应该永远存在的是本丸,而不是我们中的某个刀剑。”


山姥切察觉到他的某种暗示,他将茶杯往案上沉沉一扣:“三日月宗近,我们还需要你。”他情绪激动,话音惊起飞鸟无数,山姥切意识到这一点,又将自己的白布拉下遮住半边脸,解释道,“不,我是说你很厉害,是不可缺少的力量。”


“你能依靠我,我很开心。”三日月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主人有事找我,先过去了,茶和点心你可以带走。”


审神者的房间在整个本丸的最深处,三日月进来时审神者在闭目养神,身体周围浮动着微弱的金色光芒。室内用于监控时空与历史的精密仪器仍在运作,发出有规律的振幅声,三日月拿出一本书在长椅旁等待。


大约是有一刻钟的时间,审神者睁开眼睛:“抱歉,让你久等了,三日月。”


“没有的事,我也才刚到。”三日月眯着眼睛,月纹的形状依旧美丽,“灵力耗损严重的话,让石切丸来帮忙一下吗?”


审神者拒绝了三日月的提议:“不必,现在本丸的大家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吧,我的事情就不用麻烦了。这次找你来,是想要麻烦你去处理一件事。”


“什么事情呢?”


“如你所见,我的灵力就在枯竭边缘,每次使用后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来回复。这段时间内溯行军频繁干扰历史,也许是因为我们的参战人数与质量都增加了,导致它们更加急不可耐。这次……又有新的动作了,是那个年代。”


“原来如此,是那个年代啊,那的确就目前在本丸闲置的刀剑而言,还是我去处理比较好。”


“以我仅存的灵力,无法再编制与传送一个完整的第五部队,但我相信以你们的实力与经验足以解决。”审神者皱眉,他低着头,光线照不到他,银色的发也有些黯淡。他看起来只是少年,却时常沉着一张脸,显得饱经风霜。


三日月合上书,笑道:“以前您可不是这样的,不过是回到了只能两人出阵的情况,没什么好担心的。”


“今非昔比,即使是三日月你,也不能轻视对方。”审神者拿出御守,吩咐道,“随机应对,情况不妙的话就撤离。这是给你的御守,他的已经有了。你来之前,他已经在待机了,说是好久不出门还很雀跃,你们真是……毫无危机感啊。”


“哈哈哈,毕竟我和他都是老爷爷了。”


审神者头疼地瞄了一眼三日月,那些仪器传来异响,他只好又埋头处理时空错乱的事件。三日月轻声带上门离开,这里又再次充满阴沉的灰暗。


三日月回到自己的寝室时,山姥切已经走了,如他所说的带走了茶和点心。今日帮他穿戴的人都不在,他只好慢慢地摆弄那些繁杂且华丽的衣物与配饰,总算是在夕阳落山前处理好了,整装待发。


他再出门时,已经有不少刀剑归来本丸朝他打招呼,有时甚至会收到奇怪的手信,看来大家都十分宠爱这个老爷爷。等他终于来到用于进行时空转移的里屋时,刚朝门槛迈出一步,白色的影子就从门上冒出,对他砰地一个笑脸。


那是倒挂着的鹤丸,正好跟他面对面平视,两双眼睛盯着对方。鹤丸本来满脸期待,在三日月没有任何反应的情况下逐渐转冷,在他说话以前,三日月捧场一般地笑起来:“哈哈,这还真是吓了我一跳,原来是鹤丸。”


“什么嘛,三日月,你这样故作捧场的模样更令我难过。”鹤丸维持着倒挂的姿势,他双手抱胸、闭着眼睛不满地说道。


旋即鹤丸说话时张嘴被三日月塞了油腻的食物,他边嚷嚷着边就着三日月的手吃了下去。


“狐之助带来的油炸豆腐,据说是来自目前为止最受欢迎的幕末时代。怎么样,好吃吗?鹤丸,先从上面下来吧。”三日月笑眯眯地说道。


鹤丸鼓着嘴,他把油炸豆腐解决掉还不忘记舔掉三日月黑手套上的残渣,这才肯降落到三日月面前,说道:“味道还行,不过三日月你这是什么戏法吗?总是能看到你随时变出食物来,一期经常跟我抱怨你把栗田口弟弟们横刀夺爱了呢。”


“这是老爷爷的智慧。”三日月莞尔,他走到时之刻盘前调整灵力,“那个时代,应该是这样就可以了吧。鹤丸,这次我是队长哦。”


“听到说是要两人出阵,就想到是不是会和你一起,真是久违了啊,三日月。”鹤丸一本正经地说着,手上做的却不是正经人该做的事情——


他双手捧着三日月的脸,强行将他的头转向自己,他突而其来地强吻三月日。三日月感到对方柔软的舌深入自己口中,有一种甜腻的味道铺展开来,令他不禁也回应对方。鹤丸对他不解风情的眼睛眨了眨眼,他只是想让三日月尝到那颗糖的味道,很快又将糖卷回去,结束这个吻。


“怎么样?是金平糖哦。”鹤丸闭着一只眼睛,笑的狡黠,舌上有如星华的糖。他含着那颗糖,又继续说道,“在本丸这里的好处之一,就是能吃到不同时代的美食呢。”


三日月赞许道:“很甜,果然是不按常理出牌的鹤。”


“能确实地惊吓到天下五剑的三日月宗近,是我的荣幸。”鹤丸看起来心情极好,他走入时空转移的阵眼,“走吧走吧,这就出发了。三日月你要是疏于锻炼,战斗的事情交给我也无妨。”


三日月走过去与他并肩:“哈哈哈,虽然是个需要人照顾的老爷爷,被鹤丸这样一说,也不好偷懒了。”


时之刻盘感受到灵力的脉冲,一轮又一轮地充满能源,迸发出锻铁时的炽热光芒将他们吞噬。三日月与鹤丸显现出本体,刀刃在时空洪流中穿梭。在那个时代的苍穹顶端,因时空秩序动荡而掀起风云,两把利刃裹着樱吹雪的美妙奇景降临——樱雪飞散,风华绝代的身姿显现。


“哟,还真是个怀念的年代。”



-待续-

——————————————

下一章

评论(5)
热度(52)

我的内心空无一物
仅仅只是活着就是胜利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