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

*极限摸鱼1小时40分钟,本来以为1小时就摸完了太高估自己的脑了

*看出来是哪个文联动剧情的好孩子不要说出来噢,如果有写到这一段的那天,证明有本子了吧

*今天换了个性冷淡的头像,决定日常好好做人勤奋更新(假的)



第十三枚莫谷那银币


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分别站在悬崖的那块石碑两边,海风涨满,灰沉的云间有雷电跃动,他们互相凝视,纵使有千言万语,也不知该如何起始。他们保持相对安全的警戒范围,斑弓着背脊,他双手的黑手套里空无一物,而柱间握着枪。


仅仅只有枪是拦不住他的,千手柱间深明此意。他们谁也不愿先发动攻击,这微妙的平衡一旦被打破,结局就会在这瞬间被谱写。只要有一丝空隙,就可以作为决胜的关键,他们彼此不动声色地试探,最后柱间先开口:“跟我走吧,斑。”


在柱间说话时他开枪了,子弹快速掠过斑左边的发梢,斑的表情反而变得松缓起来,他那一身的防备都卸掉,把双手插入裤袋,随性地像是刚和老朋友吃过饭、抛出一起看电影的邀请:“我拒绝,但你可以过来我这边。怎么样,柱间?你不是想要知道更多的真相吗,现在就是一个好机会。”


千手柱间拿枪的手臂依旧绷直,宇智波斑的胸口就在那个准心处。他和斑虽然相处时日不多,但这个人的一些坏习惯他倒是莫名地能理解与感受,比如,现在他这样毫无防备地摆出一副日常随性的样子,就是他认为稳操胜券的时候,他最喜欢玩弄对手的紧张感。因此他更不能被他迷惑。


斑的一只手从裤袋里移出,缓缓伸向了他,柱间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只手,紧致的黑手套描绘出完美的曲线,像是恶魔的夺取……柱间微微皱眉,不知觉中有细小的汗珠从他脸颊滑落。斑笑了笑,他只是做了个邀请的手势,那种压迫感全然散去,他说道:“你在想什么呢,我又不会伤害你,你是我重要的人啊。”


都是戏言。千手柱间肯定地告诉自己,他面前的这个对手全身都是伪装、虚假的谎言。


斑耸耸肩,他往悬崖边上一步步后退。柱间朝他脚下开枪:“别动,斑。”


“你这样是射不中我的。”斑嘲笑道,他已经退到悬崖尽头,看起来风只要一吹拂就能将他卷下。斑踩在最危险的岩石边,他用唇语与千手柱间道别,他双臂展开,向大海的怀抱落去。


“你……”柱间这时竟生出一股剧烈的心跳感,他立即跑到悬崖边上,看见斑腰间悬着一条铁索倒挂在悬崖峭壁,方才安心许多。明知这人不会轻易去死,他还是多生一份忧心。


斑得意地向他招手,海浪拍打时上升的一小部分浪花打到他后背,他还是笑得那么动人心魂。


柱间在短时间内打理好自己的心情,他冷静下来,朝着斑的膝盖射击。这时斑所在的高度已经是即使打断铁索摔入海中也不会有任何危险,所以柱间选择攻击其他地方。


枪声响起,只见斑以更快的速度摸出一把利器,分割气流,将那枚铅弹完美切断。柱间看见斑的眉眼有狡黠的光,他知道这局已经落幕了。斑用利器割开铁索,柱间看见他在下落时将某个白色的东西绑在利器上,随手丢出,那利器破空而至、迎上千手柱间的咽喉。柱间抬手夹住了它,而斑调整下落的姿势,安稳地降落在浮出水面的钢铁巨物上方。


柱间看仔细了,在斑身下的是漆黑外皮的潜水艇。它只露出一小部分在海面,出气口喷出一阵白雾,就如海中巨蜃的呼吸。眼看斑就要离开,柱间将枪里的子弹打光,全被不知何时出现在斑身边的黑衣人挡下。斑没有在意他们的斗争,他随手打开暗门钻了进去,而黑衣人露出一双与斑相似的血红眼睛,与柱间对视一眼后也进入暗门。


钢铁巨物下沉,海面很快恢复平静,只剩下千手柱间。


他这时才有余力去查看斑给他留下的最后的礼物,是一柄漆黑的骨刀,刀刃的纹路错综复杂,看起来是一件精致的艺术品。骨刀携带着的是一封信,火色的漆是一朵蔷薇形状。柱间将信打开,里面仅有一枚银币。这个银币看起来很普通,表面平滑,看起来没有任何工艺。柱间拿着它朝向遥远的天穹,正面与反面,什么也没有。


这是新的挑战。


千手柱间如此想到,他背后那座巍峨阴森的鬼堡霎时窜起冲天火花,炸裂声与哀鸣混淆如恶鬼的赎罪乐章,这个漂浮于世界海洋的孤岛被无穷的力量撼动,它正在缓慢地、痛苦地凋零解体。


他用小刀在胸口划出一道深邃的血痕,两只手指伸入皮肉,挖出来一块沾满血的纳米芯片,他又将它碎成齑粉,被海风轻轻吹散。千手柱间这才得以放松,他步履阑珊,靠着那块石碑坐下,脑袋里不合时宜地回想起在这里短暂的日子。


五架军用战机以完美的队形滑行而来,他们冲破雷云,降落于悬崖的不远处。银发男人最先从领头的战机上跳下,他跑到千手柱间身边,此时他正把玩着那枚银币,表情温和,却有种风雨欲来的宁静。


千手柱间小声地感叹道:“这是下一个线索,那个东西的背后……还没有结束,人类的噩梦。”


“你没事吧?”银发男人从带来的救济箱中找出绷带与消毒药水,手脚利落地给柱间包扎,对方却只是点点头说道:“没事没事,这点血量还死不了,就是有点疼……啊,扉间你这么用力要裂开了!”


“知道疼就安分点。”扉间按着左耳的对讲机,将命令传达下去,“优先抢救幸存者,只要有活口,无论……”


“不必多此一举,他不会留下多余的信息,先撤离,这里要沉了。”柱间摆摆手,扉间明白他的意思,立即带上他准备撤离。


他们坐在军用战机上逐渐远离这座岛,乌云将它的存在一点点掩盖,在他们退至安全范围外时,天地间爆发一声如蜃气喷出的浑雄声响,最盛大的花火照亮这一片海域,惊动不少飞鸟,无数巨鲸跃出水面,围绕着孤岛卷起旋涡,将它吞没。航行中的商船纷纷停下,船长与水手各自持望远镜,目睹这座魔鬼岛的陨落。神学者将它描述为天谴,无尽的红莲业火焚烧它身,以昭告神明的愤怒。


千手柱间在座舱上伸了个懒腰,牵扯到胸口的伤使他小小地蹙眉,他向旁边的人问道:“扉间,作为战斗在最前线的学者,你相信人类的进步将会导致毁灭吗?”


“如果无知和毁灭必须二选一的话,我选择后者。”扉间无论合适都像绷紧的神经,不苟言笑就是他的代表。


“不愧是我的兄弟。”千手柱间语毕,他将那枚银币放在唇边亲吻,“下一个游戏开局前,我将拜访你,黎明的先驱者。”


扉间瞥了一眼他的兄长,很少见到他全神贯注地去做一件事,也许这对他而言是前所未有的有趣挑战吧。他想起来世人对千手柱间的评价——但凡有输赢存在的赌局,这个男人都不曾败落,他是胜利的象征,是女神的眷顾者,是无往不利的幸运。


战机冲出云霄,飞行至更广阔的云海之上,在苍穹的更远处,烈日的光辉迎接他们。而在海洋的最深处,庞大的黑影缓缓而行,宇智波斑摇晃手中的红酒杯,他血红的眼微微垂下,唇边带着不知名的笑意。


“一个无知的梦醒来,又将迎来新的梦。你知道永恒为何物吗,柱间。


评论(7)
热度(8)

唯独你是自由
这里是唯一的清净之地

火影柱斑佐鸣
全职猎人奇杰
凹凸雷安瑞金
小英雄轰+胜出
刀剑乱舞三日鹤
FGO梅林罗曼
文豪野犬双黑

吃互攻 不拆谢谢

真三分钟热度
爱过不悔孩子还在
爬墙和换对象速度成正比
社恐发作的时候会不理人

“无人性”
没有人类应该有的感情
悲伤痛苦喜悦与爱
解读不能、同感不能
那即是构成我的绝大部分

强烈的不协调音
人间失格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