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明神门之狱 05

目录

* 又拖了很久的样子,这章有小小的福利(眨眼)




明神门 05


“晚上好,柱间。”


男人的声音带着一股慵懒,柱间对上那双黑夜中逐渐清晰的赤色双瞳,不禁感到一丝战栗。斑的手朝他伸来,那是一种特殊的邀请姿势,它像是毒蛇伪善且美好的谎言。柱间不由自主地挥开他的手,斑只是诧异了一瞬间,随即另一只手从背后折返,还未等柱间看清他的动作,斑已将眼前人按倒在床。


借着囚窗外浅薄的月色,柱间看到斑压在他身上,无序翘起的长发垂了一些在他脖颈,眼睛明亮又纯粹。他两只长腿分开压制着柱间,黑衬衣最上面的两颗纽扣未系,凸起的锁骨就这样顺着他的视线若隐若现,这时柱间反而有欣赏他身材的余裕——除了与危险度相称的性感以外,他竟无法再做评价。


柱间突然念到:“罪就伏在门前,你是来迎接我的?”


两双眼睛对视时,斑位居高处,他半眯着眼,像是在笑,他说:“恭喜你通过「挑选」。”他将柱间的一只袖管卷起,刻意选择了没有被蛇毒入侵的手臂,他动作轻柔,安静的时候给人温柔的遐想,但柱间明白那是极其致命的伪装,温柔的陷阱又有谁能拒绝呢。


斑从口袋里拿出一柄注射器,针头一晃而过,试管里的红色液体冒着泡。柱间没有反抗他,也没有去看那管液体推入他静脉的过程,只是有点疼,而他全程看着斑的眼睛,似乎是想要从那点血色的光辉中发现什么。注射完毕后,柱间看见斑的嘴唇抿了一下,好看的笑容泄露出来,他把注射器随手一丢,声音有些兴奋:“同流合污开始了,柱间。”说完他舔了舔唇角。


注射器里的半管液体像是燃烧的焰火,迅速流窜到他四肢与心脉,柱间整个人都像是置身于天然的熔炉之中,接连不断的高热与痒痛席卷他,身体变得如同核聚变般被分解与引爆。他努力克制自己去接纳这些异变,他一手去抓斑的手腕,在那段黑手套与衣袖的缝隙、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五道红痕。柱间看着自己的手,他看到骨骼变形的幻象,再眨眼又还是正常的手。


斑把柱间的那只手反扣,他力气明明很轻,柱间却无法反抗他。精致小巧的手术刀切开柱间的皮肤组织,他拿出一个试剂瓶,将柱间的血流入其中:“你得先理解一下自己的价值。”他的笑不怀好意也不算不上邪恶,血液碰到试剂瓶的那一刻,它们被那些存放在瓶中的粉色花卉吸收,就如大漠行走的旅人渴求水源,那份贪婪最终导致毁灭。


“虽说名为不凋花,吸收的养分超过自身承载的话也是会凋零的吧。”斑有些遗憾地把试剂瓶盖上,放到柱间枕边,柱间侧脸看它,已经完全地衰败了。他正想要张口呼唤他,斑则是看着他流血的伤口正在自愈,自言自语道:“契合度还不错,也许有A以上。”


血热的感觉越来越严重,柱间感到天旋地转,他已经无法听清斑说的话,另一只没有被钳制的手突然爆发,朝斑的咽喉袭击,斑被他转换攻守压在床板上时还饶有趣味地赞许他,柱间已然无心顾及,他手掌中的斑的皮肤柔软,生命鲜活的脉动传递过来。斑没有露出慌乱的表情,那双眼睛在催促他继续下去,他也许只是单纯地想要知道实验结果。


那是潜在本能在驱使这具身体,柱间抚摸斑的侧颈,他用手指把斑的头往旁一扭,漂亮的曲线展露出来。柱间把头埋在他身边,鼻尖磨蹭他有些凉意的耳朵,他像进食的野兽,湿软的舌接近斑的侧颈,暴露他的獠牙,咬住那一截鲜美的肉体,不断地吸允起来。


“原来是这样。”斑悄悄地把手扣到柱间的后脑勺上。


监狱里不像往常那般暗流涌动,黑夜即是黑夜,只余下一点光让他们看清彼此。黑夜里有欲望的影子被照在牢狱的石墙上,斑用膝盖顶着柱间说道:“如果你的欲望是我,那么我会接受你。”这句话像是打开一扇奇特的门,有些晦暗不明且难以言说的东西被驱赶出来,猝不及防被摆到明面。


“在那之前,你要先学会让我满意。”男人这样说道……(点我get后续)






-待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暴风哭泣,这一篇文弄成图片后某些句子的格式看起来非常难受……但是也只能这样了……

* 写肉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不会写肉??看来我最近入了三日鹤以后莫名地有点清水啊……不对,我本来就是清水流写手好嘛!

* 最近柱间都在睡睡睡,下一章开始正式你打我我打你,你咬我我咬你了,感觉柱间好像有点开窍的样子哦,所以他到底记不记得他们已经滚过了?

评论(11)
热度(56)

我的内心空无一物
仅仅只是活着就是胜利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