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燎原火02

*既然翻出来了就摸一小段先,应该是在第二章蜃海白尘里的回忆,说的是柱斑前世的故事,柱间小时候扮作女装,由晴明的式神照看出门,遇到还是神子的斑

*第二章本体晚点补完




那是在成平元年的水无月,细雨未止,朱雀大路两旁还积有泥水,梳垂髫的稚童踩于其上奔过,水波嶙峋间可以窥见另一个魑魅横行的无常现世。


稚童手中一串新芽初现的树枝,她稍作摇晃,那些圆润的水珠便就随之飞出。迎面走来腰间悬挂钓壶的老叟,道:「真是漂亮的童子呀,这是从某条大河打上来的新鲜的鱼,就送给你吧?」老叟边说边解开那钓壶,正如他说有几尾黑鱼游动,雨水从他斗笠边缘垂下落入那壶中,接连几声轻响。


稚童脸上涂了厚厚一层的白粉,铜铃般灵动明亮的眼睛咕噜转动,似乎对那尾黑鱼十分有趣。她身上是贵族常见的女子和服,在这样的天气独自出门反而显得异常,落至腰的长发在末尾以红绳做结,她长发与衣物并未沾上一丝水汽。


「你是从哪里来的呀?带我去你家里喝上一杯热茶,老朽长途跋涉经不起这阵雨水的折腾哩。」老叟的眼睛眯成一线,他的话语有一种亲近的意义。


那只小手从衣袖伸出,正要去接钓壶,这时雨声悄然沉没,稚童身边不知何时站着一位穿白衣红袴的青年。青年撑着纸伞,他一手按住稚童肩膀,抬眼朝老叟看去。


「不可以吗?」稚童双眉微蹙,问道。


「不可以。」青年冷淡地回复。


他们轻言轻语的谈话间,降下的雨水变得如泥石沉重,老叟见这青年,如同惊吓的沟渠之鼠,不若从前镇定。只见老叟的衣服膨胀起来,如被鼓风,他本身变成四只脚的怪鱼,小小一只,从衣服底下溜走。


「你走得太远了,晴明说要是跟丢你就没有豆皮寿司了。」青年把手拢住稚童头顶,如果仔细观察,聚会发现这个红衣白袴的青年是赤足而行,但双足雪白不染灰尘。


「只是想要看见外面的景色……」稚童有些委屈,她把青年的手拿下,「这就回去了。」


「你可以让晴明带你去东边的神社,那里会有你感兴趣的东西。」青年见她闷闷不乐,遂建议道。他们撑着红木伞走在雨中,因为两人生得俊俏,引来不少行人驻足,那些人用袖子掩面,小声地谈论他们从何处往来。


两人行至朱雀大路与三条大路交互段,潮湿的风中传来泠泠铃音,那像是神乐铃发出,会使听者感到内心平静。稚童停下步伐,有一行整齐的队伍从他面前走过,皆是乌冠黑衣,其中簇拥一架竹披车,卷帘撩起,其中端正坐一白面童子。


「哦?是宇智波的神子出行啊。」青年看过竹披车的家纹就此断言道,以他日常的态度,似乎对这一脉嗤之以鼻,「不世的天才,即使在宇智波这样血统深厚的大家族里也是备受期待的存在。」


「他很厉害吗,比起晴明呢?」稚童问道,她目不转睛地看着牛车中的童子。


「晴明当然更厉害些。」青年自豪地说道,「我记得他的名字是……」


神子用手中桧扇将卷帘掀起,看似无意地朝他们这处一瞥,霎时乌云退去,天光放晴。神子有些傲气地挽唇而笑,稚童发现原本握着她的手一紧,抬头看去,青年金色的瞳露出冰冷杀气,他将未说尽的话说毕:「宇智波斑。」


桧扇轻轻挥动,将那些冲着神子的恶意挡在竹披车外,碎成看不见的光,随后卷帘被放下,平安京又落起雨来。




————————————

*燎原火和京中鬼话是连在一起的,有兴趣的可以猜一下这个青年式神是谁哦~


评论(15)
热度(10)

唯独你是自由
这里是唯一的清净之地

火影柱斑佐鸣
全职猎人奇杰
凹凸雷安瑞金
小英雄轰+胜出
刀剑乱舞三日鹤
FGO梅林罗曼
文豪野犬双黑

吃互攻 不拆谢谢

真三分钟热度
爱过不悔孩子还在
爬墙和换对象速度成正比
社恐发作的时候会不理人

“无人性”
没有人类应该有的感情
悲伤痛苦喜悦与爱
解读不能、同感不能
那即是构成我的绝大部分

强烈的不协调音
人间失格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