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鹤/九十九夜谈背景

*分支剧情,不一定会出现的世界线,没啥……就是想要看鹤丸抱抱少年的三日月



白夜的梦魇。


惨白的雷光在夜里蠢蠢欲动,有一些从晦暗之地延伸出来的手,攀过御帐台的白绢,抚上少年的柔软的脖子。

越来越多的手,它们没有形体,就在少年身上群魔乱舞,吞食与夺取他的生命。少年在梦中挣扎,汗液沿着他脸颊滑落,他一翻身,从御帐台中滚了出来,撞到墙角,发出一声呻吟。

少年睁开眼爬起来,那些虚影的手从他身上脱落,仍旧围着他。视线里是昏暗的夜晚,雷鸣时不时闪过,照亮这间屋子。

他拉开幛子门,走廊外鬼影重重,平日见到的那些影子此时都变得不再安分守己,像是被泼上黑墨,张牙舞爪地朝他奔来,想要将他撕裂。

头部的阵痛一波又一波侵袭他,少年扶着门,他潜意识地伸手去拔刀。太刀的白色虚影在他腰间成型,但最终没有实体,少年想起来也许他没有刀。

那些影子缠上他,将他完全包裹,窒息感束缚他的身体——少年奔跑起来,他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夜里回荡,雷光照耀他的前路,却不知该往何处,只要往前。

反击,或者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的话,就再也见不到那个男人。如果他来,会被这里的怪物给吃掉。所以要反击才行。

对,必须要反击。

少年顾不上形象,他跌跌撞撞地带着那些影子奔跑,他打开每一扇门,想要找到可以反抗的武器,但这都是徒劳之举,这座宅邸仿佛突然间不再回应他的请求。

衣袖被影子扯住,他用力一扯,撕裂那一部分,继续往前。

少年打开一扇又一扇的门,影子被他甩在很后面,它们像是步履阑珊的老人,缓慢地朝他的方向移动。

这是最后的房间,没有其他的路,少年把门关上,再将房内那一干事物,就是那些看似昂贵精细的金属仪器都堆在门口。这样被逼到绝境,他反而冷静下来,这间房中供奉着一座华美的刀架,原本放置在上面的刀自然是空的。

少年在刀架前的榻榻米正坐,门外面狂风呼啸,电闪雷鸣,他心如止水。

不多时,他听见那些影子发出惨叫,以及刀剑破空的声音,雷雨好像停了,世界再次恢复安宁。有人轻轻将门拉开,那些仪器被分到两边,爽朗的清风吹进来,温热高大的身躯贴向少年后背。

血的味道侵入口鼻,少年看见地上的影子多了一个,除了他们,他正要开口,便听见男人温柔的声音说道,「嘘,别回头。」

男人一只手覆住少年的眼睛,刀光在室内飞舞,那个影子倒了下去,喷出一叠黑血,将墙壁上悬着的字画染黑一个角,少年在男人的指缝间分明看见那字画下的署名被抹去了。

男人的唇贴着少年耳朵,温热的气息盘绕,他的胸膛也温暖,是热血的温度,在这样的夜里,拥抱是坦荡荡的。

「这是你的刀。」

男人抬起少年的手,他掌心有些滚烫,刀架上一把太刀已然凭空成型,男人引着少年将太刀握在他手中,他在少年耳边说了一个名字。

「你说什么?」

那个名字被嘈杂的声音隐去,男人没有重复,而是模棱两可地说道,「如果哪一天我无法再出现,你就用这把刀保护自己,好吗?」

「好。」少年想了想又补充道,「我会带着它去找你。」

「哈哈,你这样有干劲可真是吓到我了啊,三……」男人说道一半硬生生停下,他身上都是血迹,也不在乎弄脏彼此,有些贪婪地将少年拥抱在怀,身躯温热温热的,「今夜就让我这样抱着你,来讲一个特别的故事吧。」


评论
热度(8)
  1.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日常练笔记录

我的内心空无一物
仅仅只是活着就是胜利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