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写到一个特写场景,好喜欢这个感觉,放出来自乐一下!



他们各自披一条白斗篷,虔诚如神的信徒,走在这支前往山顶神社队伍的最末尾。

朝圣的路还很长。

三日月低着头,微微瞥见鹤丸侧脸,日光如萤火的斑坠在他白衣肩头,兜帽半掩的容貌清秀白净,这一幕恍然间有些熟悉,细想追忆之下,又无印象,也许是在前世梦中,曾有兰蝶纷飞。

此时正巧鹤丸抬头,薄唇轻阖,喊了不知谁的姓名。

阴阳师心里想着,这片山野若是由思念形成,那一定每个角落都有那个「名字」吧,与亘古不变的时间同化,永远在此回响、回应。


评论(4)
热度(6)

我的内心空无一物
仅仅只是活着就是胜利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