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鹤/九十九夜谈06部分

*阴阳师的预知梦,这个设定写起来非常玄妙,喜欢写这种感觉~

*顺便睡前强行吟诗,为什么我老喜欢在这个文里写诗(总觉得自己写得很尬……算了一切问题都可以用“剧情需要”来解决的对吧?对吧!

*正文大纲一共写了3000+,也许我比较适合当大纲写手吗哈哈(在奇怪的事情上很偏执啊朋友

*大概明后天更完(熟悉的画饼气味)




其六 卯月吞梦


卯月第一场雨刚落的那个夜晚,三日月在梦中拜访一条长河。

阴阳师赤裸着脚,微风吹动川流之水,浸至他脚踝时还有初春的凉意,他朝水面看去,不见倒影,反而是能轻易将河底砂石一眼望尽。

有一尾香鱼徐徐游来,它口吐人言,以老叟之声说道,「吾之酒……」

三日月正要回应它,发现口不能言。

「务必夺回……吾之酒……吾之物……人类……」

它重复这句话,声音逐渐变成某种怪物的低声呜咽,香鱼的嘴里吐出越来越多的黑墨,将整个河流染黑。

黑素从三日月的脚趾开始入侵,融进他的血脉。在他感到自身变成如磐石般坚硬、凝固的那一瞬间,从梦中醒来了。

「您看见的是不幸之物吗?」

物吉贞宗的声音传来,他守在御帐台旁,手里捧着浸过井水的手帕。阴阳师的梦在阴阳道中被通称为预知梦,故而夜长梦多时是由象征幸运的物吉来守夜。

「无妨,只是个短暂的梦。」

「我会陪伴您,将幸运的梦境带给您。」

三日月再次躺下,物吉将手帕盖在他额头上,并隐去身形,夜晚的微风轻轻吹拂竹帘,风铃发出连续的轻音。如果没有噩梦相扰,此时该是宁静寻常的、适合安睡的夜晚。

某一日午间,三日月拿起竹筷时发现手指节变得僵硬,右手似乎被蒙上一层岩石的皮,动弹不得。这感觉只是稍纵即逝,在情况变得严峻以前,三日月又梦到了那条长河。

与第一个梦相似,他行走于长河之中,流水冷冽,那条香鱼再次现身。

「务必夺回……吾之酒……吾之物……人类……」

黑墨从香鱼口中冒出时,三日月袖中的符咒发出光芒,白纸小人碎裂,他的不再受到束缚,伸出手指、动作颇为文雅地将鱼从水中掐起。

「香鱼啊,是希望我去做什么呢?」阴阳师这样问道,他始终保持着微笑与雍容的态度。

香鱼被他挟着命门,自然不能凶恶起来,于是便装作可怜的老叟低声下气道,「阴阳师大人,吾本是低微的妖物,只能通过这样的办法来委托您。就是、那个……吾唯一算得上厉害的只有诅咒之术,但万万不敢伤害您。」

「若是有事相求,登门拜访即可,我是不会拒绝善良的委托的。」

阴阳师把香鱼放回水中,它游动几圈,方才恢复生机。

「吾有一件重要的宝物被其他妖怪觊觎,并且趁我在沉睡时盗走。」香鱼以老叟的声音缓缓说道,「去年卯月时,吾因力量衰弱而在河底沉睡,不久前醒来发现那件宝物不翼而飞。」

「那件宝物对于吾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吾自得到它的百年间,从未停止过追寻,要将它献给那位大人。」

「嗯,那的确是飞来横祸啊。偷窃的妖怪,你有印象?」

「是的,河水中遗留着那个妖怪的气息。因为它实在太庞大了,这样的气息无论经过多久,亦不会消散。」

「它在何处?」

「阴阳师大人请跟着吾,吾带您去那个地方,就在这条河流的尽头,所有的因缘将汇聚于此。」

三日月跟着香鱼往长河上游走,他赤脚踩在河底的鹅软石上,就像是棉花那样软绵绵的,也许是香鱼令梦境产生的异变。

「就在那一片燎原之火中,它在沉睡……唤醒……」

香鱼的声音逐渐远去,三日月的视线被河岸边盛开的、一大簇花海所吸引,香鱼的存在已经完全地消失,他不知觉中踏上这片花海。

被形容做燎原之火的这片花海,实际上是古籍中描绘的曼珠沙华,以彼岸花之名流传,一说是于三途河绽放、形成引导亡灵的火照之路。倘若身处此花繁茂之处、香味弥漫之野,将令亡灵忆起生前往事。

有一个红衣女人被花丛簇拥着,她立在远处,身形挺立,以背影来看应该是位姿容淡雅的贵族之女。

三日月缓步上前,在手触摸到女子之前,她转过身来,黑色长发随之飘动,女性用的甜味熏香蔓延而来,那张令人喜爱憧憬的面庞展露出来——

却是丑陋的鬼之脸。

那丑陋的怪物吐着长舌,三日月往后退一步,袖中隐藏的符咒正要飞出,但听见一声熟悉爽朗的笑声,他立即松懈下来。

那是再熟悉不过的笑声,面前这个红衣女子低着头,像是摘下戏弄人的面具一般,露出好看的、毫无杂质的、纯粹明亮的金瞳。

是鹤丸国永。

意识到这里时,红衣女子的戏皮已经散去,鹤丸国永笑嘻嘻地出现在他面前,身上穿的还是红衣、只是黑发变成了银白的长发。

鹤丸牵着三日月的手往花海深处走去,彼岸花如分水之景,留出一块干净的地表,放上一方矮桌与酒具。

他们相互无言,仅是从对方眼瞳中倒映的月色便能知根知底。这般安静的、欣赏这片妖娆红艳的花海,喝着香醇的酒。

「你该回去了吧。」

最先说话的人是鹤丸,此时月色也变得稀薄柔软,贴在他鬓角的白发。三日月被他这样一唤,感到醐醍灌顶,立即从梦中醒来。

「醒了啊,三日月。」鹤丸说道,他手里还拿着三日月的蝙蝠扇,正在给他扇风,自然地将手覆盖到三日月额上,「热度退下了,应该没有大碍。」

三日月发现自己正枕着鹤丸的腿,睡在走廊上,时间是夜晚,月色与梦中无所不同,鹤丸的脸更加清晰地出现在面前。

你如星如月,如梦境中惊鸿。







-待续-

——————

你如星如月,如梦中惊鸿。

……对不起我喜欢自己的尬诗!!!!!


评论
热度(7)
  1.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日常练笔记录

唯独你是自由
这里是唯一的清净之地

火影柱斑佐鸣
全职猎人奇杰
凹凸雷安瑞金
小英雄大三角
刀剑乱舞三日鹤
FGO梅林罗曼
文豪野犬双黑
阴阳师光切酒茨

吃互攻 不拆谢谢

真三分钟热度
爱过不悔孩子还在
爬墙和换对象速度成正比
社恐发作的时候会不理人

“无人性”
没有人类应该有的感情
悲伤痛苦喜悦与爱
解读不能、同感不能
那即是构成我的绝大部分

强烈的不协调音
人间失格

我的内心空无一物
仅仅只是活着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