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某个片段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写了龙与诗人(柱斑合志文)以后,就喜欢上了写“诗”(明明写的很尬),于是开始了这一条不归路

*截个片段,龙与诗人的最后决战,柱间独自去找大魔王龙斑,在深入龙的宫殿的途中,他对付那些魔物前行时,成年的斑在自己的王座上轻吟着诗人柱间曾经写给他的诗(真是酸爽的羞耻play啊)

*唔我其实很喜欢这一段的!


————



我的梦在黄金的沙海,一万四千年的守望,彻夜不眠地歌赞,他是龙。

男人在封闭的山体内部行走,仅存在一条路指引他的方向,道路旁是龙息燃烧的火焰与热得冒泡的岩浆。

一切命运来自行星的告示,星辰之海让我们相遇、或者相爱。如果说终焉是破灭的轮舞曲,那么为了你和我,呐喊吧。即使此身如飞蛾扑火,也必定与你一同归去。

声音变得越来越清晰,岩浆中伸出贪婪者的魔手抓住男人的脚踝,欲将他拖往炼狱。

我仅仅是你数以万计的崇拜者中一人,但我坚信,我的忠诚与热情无人能及。

男人毫不费力地挥动重剑,最接近他的火魔鬼手被切去,其他的则乖乖缩回岩浆底下。

直至终末,你将永远拥有我。

最后的诗歌结束时,男人终于推开第二扇黄金之门,与他的命运再次重逢于黑龙的神殿。

屠龙者,你曾妄想过夺取龙的荣耀吗?”斑坐在龙的王座之上,他以手托着面颊,原本垂落于手中书籍的视线缓缓抬起,他朝着闯入者看来,似笑非笑。他烧掉那本顺手牵羊的诗歌集,血瞳充满敌意与清澈的杀气,但却无比美丽。

柱间本能地感受到战栗与危险,他的黄金指环与斑的黑血指环互相呼应,无数画面涌入他的记忆:在月夜的悬崖咆哮的黑龙,成山的枯骨上坐着的王,沉睡在龙茧里度过数百年的龙……龙的孤独与傲慢,如今他真实地感受到了。

我只是来见你,斑。”温柔的屠龙者是这样说的。



————实际上完整的诗歌是这样的(独立的几段)


    我的梦在黄金的沙海

    一万四千年的守望

    彻夜不眠地歌赞 他是龙



    大地与天空最广阔的距离

    你如飞鸟眷恋自由

    女神薇迪亚妮的花环将赠与你

    乘坐理想的方舟,驶向大洋彼岸

    自由的你,也是我的归乡



    一切命运来自行星的告示

    星辰之海让我们相遇、或者相爱

    如果说终焉是毁灭的轮舞曲

    那么为了你和我,呐喊吧

    即使此身如飞蛾扑火,也必定与你一同归去



    追逐风就像追逐自由

    追随你就像追随光明

    我仅仅是你数以万计的崇拜者中一人

    但我坚信,我的忠诚与热情无人能及

    直至终末,你将永远拥有我


*诗人柱间和自称是奇美拉而不是龙的少年斑在前往火焰领地的路途中,诗人为少年写的诗,在各种情景中萌发的灵感。

*啊,我真的希望他们的旅途不要那么短暂,能更加久一点……

评论(2)
热度(10)

我的内心空无一物
仅仅只是活着就是胜利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