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鹤/九十九夜谈06部分/接上回

*没人交流,孤独寂寞弱小无助,这篇文我到底写得怎么样嘛?以前偏向文风,现在偏向讲故事,也不知道我讲故事的手法行不行……真希望有人能探讨一下(面无表情地抖腿.gif

*还是继续吟诗吧




你如星如月,如梦境中惊鸿。

这是阴阳师的即兴之作,付丧神应对突如其来的事件并不羞赧,只是拍拍三日月肩膀让他起身,自己锤着被压得有些发麻的腿。

「这是哪位大人写的和歌?」

「不知道呢,很风雅的恋歌吧。」

「啊,是啊。」鹤丸瞄了一眼三日月的笑脸。

式神童子的秋田藤四郎轻手轻脚地将茶水换上新的,三日月与鹤丸坐在屋檐下品茶,夜空的新月倒影其中,水的涟漪将之褶皱。

阴阳师见这新月形态,不禁问道,「现今还是卯月?」

「哦~看来你还算是清醒。」鹤丸喝着茶,打趣着说道,「是卯月的第二十七日,你昏睡了半个月。如果不是我碰巧上你这里讨酒喝,估计还要再睡上几日。」

「要好好感谢我啊,三日月大人。」白衣付丧神以单手撑着地板,身体前倾,手里的茶杯指向阴阳师,眼神总有狡黠之意。

「谢谢你。」三日月像是对待式神童子那样,熟练地摸了摸鹤丸的头,「平安京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吗?比如河岸旁长了鲜艳的花……」

「啊,是有这样的事情哦,该说是发生了很了不得的大事情,就让我来慢慢讲给你听吧。」

白衣付丧神略作沉思,将这段日子的离奇之事娓娓叙说。

卯月上旬时,平安京中发现一种疾病,原先只是体弱多病的人身上出现这种症状:体力匮乏、嗜睡。疾病在降雨后发生了异变,越来越多的人沉睡不醒,就像是被困在梦境之中。

「唉,这样下去今年的神无月是不会到来了吧?」

「神明将赐予人类的恩惠收回,平安京也不再受到眷顾了啊。」

被抛弃了,被放弃了,人们陷入这样的恐慌之中,阴阳寮与僧侣的净化仪式并未起效,平安京笼罩于末日的阴影。

最先发现转机的是一位住在左京的老妇人,去看望住在永昌坊的生病的小女儿时,于四条大路的某间茶舍,与某个自称游行中的药师相遇,获赠一味药材。药材以粉末为主,浸入水中,煮沸后口服,小女儿的面色只消片刻便红润起来,从睡梦中醒来时变得比以前更加开朗活泼。

这事情被传开后,人们守在茶舍前,求助于这位药师,得知药材的配方其一为某条河流旁绽放的彼岸花,一人的分量只需要一朵。

起初,没有人贪心,他们怀着祈求与感恩摘下彼岸花,为它的美丽所折服,甚至所有人心照不宣地遗忘它的另一个名字:亡灵的引导者、不详之火、死者的救赎。

药师微笑着将彼岸花制成药粉,人们乐呵呵地将药粉带回家,熬成药汤,热流唤醒沉睡之人,仿佛平安京的绚烂东日再次升起,黑暗将会永远驱赶离开此处,神明亦会守护祂的子民。

时间往后过十日,人们因为那片彼岸花脱离苦海,故而常去拜访此地,心怀感激之人建造一座小小石像,以粗食香火供奉。

那些身体强壮的男子之间流传一个关于梦的流言,在彼岸花丛中邂逅一位红衣女子,有着天仙般高贵的姿态,贵族的女儿、天皇的嫔妃都不及她的姿容。梦境中的红衣女子,总是带着一股我见犹怜的哀愁感,

男人们深陷这奇妙的爱恋之中,他们多次前往彼岸花海,但无功而返,只有在每夜子时的梦境中与佳人相会,端着朦胧月色欣赏这位红衣女子,在虚幻中与她一晌贪欢。

再过五日,药师制作的药效如潮水退去,患病者又回到每日嗜睡的状态,加上那些迷恋女子的人,事情变得更加棘手了。药师的宅邸门前,再次聚集起许多人,但任凭众人敲打门扉,药师皆不作回应。

鹤丸讲述的故事,倒是能与三日月的预知梦巧妙地联系起来。

「那药师住在何处?」

「好像是……绫小路的尽头,有个旧宅。」

这时今剑从后方缠到三日月背上,手里晃着一份信件,说道,「三日月醒啦,这里有藤原氏的委托信哦。」

三日月将信件拆开,落款日是卯月十六,藤原氏位极人臣,即便如此也不敢在没有阴阳师的允许下打扰,兴许是在他沉睡期间由今剑代为逐客了罢。信件的内容是藤原氏的嫡子患上此病,故而求助于他。

三日月写了回信,唤来五虎退送信,这位银发的式神童子现身时先是与鹤丸问好,接过信后骑着白虎走了。

他们交谈间不觉已东方浮白,今剑为三日月更衣后,他启程拜访藤原氏,鹤丸结伴随同。恰好今日放晴,不必再撑伞出门,他们走在平安京规整的街坊之间,日光微暖。

行至藤原氏的府邸,家仆打已经打点好一切,将三日月引入正殿,藤原氏端正坐在主位,右方的凉塌躺着一人,三日月虽然未曾见过,但估摸是心中提到的藤原氏嫡子。

「拜见左大臣大人。」三日月道。

「三日月殿下无需多礼,可还安好?前些日子遣家仆去你府上送信,那位叫做今剑的童子说你不方便见客,是关乎于阴阳道的修行吗?」

「是啊,有时会不应俗世事物,需得专心一致。」

「我坚信以殿下的天资,定是任何困难不在话下。」

这一轮客套的问候完毕后,三日月坐到塌前观察藤原氏嫡子的状况,他不像是药医或者道人,既不用触摸对方、也不使用咒术,便下了结论。

「贵公子是染上鬼的诅咒了。」

「鬼的诅咒?」

「平安京中许多人皆是如此,鬼由嫉妒、悲愤、贪欲之念诞生,善于诅咒、提炼人的阴暗情感,最终使人堕落、成为其粮食。」

「三日月殿下可有破解之法?」

「还未病入膏肓之人可救,但我要先去一个地方才好对症下药。」阴阳师垂着眉眼,蝙蝠扇展开掩着唇,这样美丽姿态的他总是为人所信服。

从藤原氏的府邸出来,鹤丸跳到矮墙上行走,他的影子投在地面,只有三日月能看见。他们这是要前往药师的宅邸,绫小路尽头的旧宅。

正如字面称呼的那般,是个破败的宅邸,建筑的木料有多处被潮湿侵蚀的痕迹,正门的提字也十分直白地写了‘旧宅’二字,但那股该有的腐烂气味却迟迟未传来,甚至还有一种清爽的香味?

「这种香味,可以掩盖血腥味以及遮断妖怪的气息。小心点,这里住的肯定不是简单的家伙,看这用量,必定是个来头不小的妖怪。」

鹤丸意识到这股香味的存在时,自然地站到三日月面前半步。

人类是闻不到这种气味的,会直接掩盖妖怪的存在,而对于实力强劲的妖怪来说,这种气味就像是劣质的香薰,很轻易就能区分,如此便是确实地摆明了彼此的身份。

鹤丸伸手正要扣门,门自动打开,一条宽阔的道路直通内宅。

「进去吧。」三日月无所畏惧地淡然地走了进去,鹤丸腰间显现出由妖力凝聚而成的银雪太刀。

不算宽敞的屋内,有一白衣童子正低头捣药。等三日月与鹤丸走近时,童子缓缓抬头,血色的眼眸寄宿着诡变的深渊之影,朝着他们看来,那一瞬间就像是被某种会令人厌恶与恐惧的怪物缠上,摇曳的血光流入被注视者的灵魂,比蜘蛛的网还要细腻细致地、窥视着探索着——

「啊,只要梦见你,必然是一场美梦。

白衣童子所诉说的语言是如此美好温暖,但语气冰冷毫无人性可言。


-待续-

评论
热度(9)
  1.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日常练笔记录

唯独你是自由
这里是唯一的清净之地

火影柱斑佐鸣
全职猎人奇杰
凹凸雷安瑞金
小英雄轰+胜出
刀剑乱舞三日鹤
FGO冠C组+拉二
梅林总攻天草中心
文豪野犬双黑

吃互攻 不拆谢谢

真三分钟热度
爱过不悔孩子还在
爬墙和换对象速度成正比
社恐发作的时候会不理人

“无人性”
没有人类应该有的感情
悲伤痛苦喜悦与爱
解读不能、同感不能
那即是构成我的绝大部分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