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累,写点东西缓和下

*想写写光切,但发现凑不齐画面

*是不是每一个故事到最后,越是展开的越多,它就越不像是最初的那个令人心动的模样?(好吧这里特指光切,官方后面补的设定越来越偏离)

*非黑即白这个故事从叙事方式上和九十九夜谈差不多,鬼说部分是光切分开后从其他妖怪的视角来讲述故事(大概是一个源赖光千里寻刀的逸事),前夜是源赖光视角讲述光切还没分开之前的故事,后夜是鬼切视角,前夜/后夜的感觉很像是作为主人的人类源赖光拥有的是人类未入睡以前的世界、而作为妖怪的鬼切拥有的是人类入睡以后的世界,这种对应的感觉如果用画面与声音来表现会更好,可惜我只会写字(笑)

*虽然很喜欢这个故事,但是要写完整就……嗯,有空再补。

*从别人的诉说中一片一片地拼起一个故事的结局真的很有意思呢,阴阳师本身的结构也很适合这样的形式。

*非黑即白(部分)



鬼说·蜃气楼


喂,阴阳师,你还没有认输吗?

这个京都来的阴阳师沉着一张好看的脸蛋,闷闷不乐地看着我背上的城。

我的心情倒是不错,因为终于、终于让他承认我了啊。

他走进我的城,里面堆积着那个白发恶鬼的尸体,一具又一具。

恶鬼的眼睛中流着怨恨的血泪,平静地发出无声的哭泣,谁也听不见。

这是最完美的诅咒,我要把这个高傲的阴阳师困在我的城里。

变成那些筑城的白骨,变成那些终日惶恐不安的吃人恶鬼。

我的城,这无尽海域中最高最大的城,平安京都自愧不如的城。

呵呵呵,今夜那一人一鬼,又在做着如何美妙的噩梦呢。

让我瞧一瞧,这蜃气楼中诞生的新故事啊。




鬼说·以津真天


我的黄金羽,不见了。

昨夜入睡前我还捧着那支新生的羽毛,它可真好看啊。

谁偷走了我的羽毛……是人类,但是人类怎么会出现在大江山?

这里是鬼王庇护的大江山,那次退治中失去头颅的鬼王再次复生的地方。

我想起来了,是传闻中的那个阴阳师,京都源氏的掌权者。

他向我问路,寻找一个回到大江山的白发妖怪。

他的眼神深处,我看见一簇温热的火焰,微弱地燃烧着。

那一杯酒过后……发生了什么。



评论

我的内心空无一物
仅仅只是活着就是胜利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