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鸣】骤雨初降(原著向/中长篇) 07

前章地址: 00-06


骤雨初降 07


“原来这股恶心的查克拉是你的,兜。”佐助的左手上再次凝聚千鸟的雷光,随着光芒的增强,鸟鸣也愈加强烈。他将千鸟与地面摩擦,朝着兜奔去,无数碎石喷出,“看你这副摸样,还在模仿大蛇丸吗,真是悲哀啊。”


“你说错了,不是模仿,而是成为大蛇丸大人这个存在。”兜灵活地闪过佐助的攻击,他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我很期待你能破了这个月读幻术,可惜你太弱了,完全察觉不到这个幻术的破绽,太让我失望。”


“没有自我的可悲之人居然还有失望这种感情?我会让你把一切都说清楚的。”佐助快速结印,口中吐出无数火球:“火遁.凤仙火之术。”


“就凭现在的你可以办到吗。”凤仙火之术是操纵数个火球攻击敌人的招式,威力并不大,兜藐视地往旁边一闪,火球打在空地上。


“天照。”佐助大喊一声,万花筒写轮眼流出血迹。天照的发动对现在的他而言还是非常难控制,他先是用凤仙火之术将兜逼走,再用写轮眼将兜回避的路径事先计算好,这一招天照非常准确地命中了兜本人。


“在这里你是无法战胜我的,佐助君,你忘了这只是你无数的梦交织起来的幻境世界了吗~”兜愉悦地伸出长舌头,天照的黑火燃烧着,兜的口中钻出了蛇形态的人首怪物。人首蛇身的兜像是蛇一般扭曲着身子朝佐助撞去:“写轮眼的力量就让我收下吧!”


“嘁。”佐助闭上发动天照的写轮眼,侧身闪过兜的攻击,兜顺势降落在地面上化成了正常的人类模样。佐助感到身体的疲惫又来了,视野模糊,他不断喘着气。


“不过你现在的对手还不是我,不妨看看你的友人?”兜指着鸣人的方向,佐助这才意识到鸣人还在这里——鸣人的眼睛已经变成红色的兽眼,九条尾巴的血色查克拉覆盖在他身体周围,他身上的肌肤在一点点被火焰灼烧消失。


“能掌控这个世界的人是我而不是你,这里的一切都将如我所愿。再会,佐助君,新的月读已经开始了。”兜慢慢地退入树林的阴影之中,和他一起来的那股诡异查克拉已经消失得一干二净。


被摆了一道,佐助咬牙握拳地想。鸣人双手抓地,发出一声洪亮的嘶吼后完全变成九尾妖狐的兽形态。九尾的利爪朝佐助挥来,佐助用短刀的刀背卸掉兽爪的力量,两人在一瞬间来回交替了几十次攻击与防守。“白痴,在这个世界还不能控制九尾,真是吊车尾。”


九尾的攻击一次比一次霸道,最后的一次攻击终于将佐助的短刀从中间打碎,佐助一直退让的心情顿时烟消云散,他将千鸟的雷光覆盖在自己全身,一身戾气地说道:“这是你逼我的,就算你说很痛我也不会停手了。”其实就算他再怎么说,他该也明白暴走中的鸣人是不会听见的。


狂暴中的九尾只会使用一些简单暴力的正面攻击,力量虽大却也容易避开,佐助利用雷遁与地面的接触催速身法,避开了九尾的每一次攻击,并且瞬间将雷电打入九尾身体上各处的弱点死穴之中。


无法捕捉到他身影的九尾每次攻击都反而造成自身伤害,数次吃亏以后,九尾在离佐助一段距离的地方与他四目相对,不再敢贸然发动攻击。九尾的兽吼也弱了许多,听起来有点呜咽,还未消散的雷光麻痹着它身体各个部位。


佐助皱起眉头,他能看得出这个九尾没有完全解放力量攻击他的意思,鸣人的意识应该还在,九尾只是不知道被兜用了什么方法控制。既然新的月读已经无法阻止,他觉得自己也只能乖乖逗留在这个世界,折磨这个鸣人也没什么好处,就算是帮这个世界的佐助做点事——他不就是为了守护鸣人而想要控制九尾嘛。


“知道了,记得欠我一个人情啊,另一个我。”佐助用手捏了捏肩膀附近的骨头,雷光一闪,他出现在九尾的头顶,一记肘击从高空中落下,完美命中九尾头部,将它整个身体陷入地面。佐助高傲地站在九尾眼睛前,抓着它头上的毛发,强迫九尾看着自己。他睁开那只因为使用天照而还在回复中的眼睛,两只万花筒写轮眼映照在九尾瞳孔里,“九尾,你该睡了,把鸣人还给我。”怒视佐助的兽眼瞳孔不断变幻,最终成了佐助的写轮眼模样,九尾安静下来,兽眼闭上的同时身躯逐渐缩小,最后还原成鸣人的身体。


“吊车尾的。”看到鸣人变回来以后,佐助再也无法支撑写轮眼施法后的沉重,身体硬直直地压向鸣人。鸣人手疾眼快地接住佐助,两人身上衣衫褴褛、伤痕累累,尽管如此,鸣人还是笑着对晕倒的佐助道谢:“谢谢你带我回来,佐助。”鸣人像是拥抱一件宝物一样拥抱佐助,他好像又在哭。


佐助再次恢复意识时,他发现鸣人正在抱着他。准确的说,是鸣人将他抱到宇智波宅中他自己的床上时,他醒了。感受到佐助清醒的鸣人,动作不自觉一僵:“诶,佐助你醒了啊。”


“……你是影分身,本体呢?”佐助捂着头从床上坐起,他一看坐在他床沿边的这张蠢脸就知道这是个影分身,跟面麻性格完全不同,个体特色太明显。


“你和本体因为上次战斗受的伤昏迷了快一天一夜,本体因为九尾查克拉的关系恢复得很快,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已经先回去了。”鸣人的影分身以手托着下巴解释道,“你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却一直不醒来,今天是重要的日子,本体说你一定要呆在家里,所以就让我送你回来啦,佐助。”


“重要的日子?”在这个幻术之中还有对他来说更重要的东西存在……鸣人到底是在想什么啊,有空做这些事还不如多想想怎么破解月读让他回去让另一个佐助回来。


“是的,非常非常重要的日子。”影分身双手撑在床垫上靠近他说道,真诚的颜色不容置疑,“我和佐助一样期待着的日子。”


“被你这样的白痴期待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事,别靠太近。”佐助用手将鸣人的脸推开,这个影分身总给他感觉怪怪的,就是让他有一种……想要揍他的冲动,感觉实在太白痴了。


“好啦,既然你都醒了,我也该回去啦。”鸣人似乎不打算与他多交谈,说来他的任务就只是把睡成猪的佐助从医院搬回家。鸣人打开了他房间的窗,起身一跃,双手双脚伏在窗台的围栏上,像极了一只大猫。他扭头看一眼佐助,说道:“再见啦,佐助。”说完跳向对面的屋檐,在半空中化成烟雾消失。


“……”佐助哭笑不得,这影分身的行为还是那么笨拙奇怪,这让他想起小时候在下忍学校的考试,鸣人用影分身出现了一个一滩烂泥样的自己。吊车尾如果还永远是那个吊车尾,他就可以保持自己的强大的身姿,在他面前领着他走向新的未来,这样多好。他们之间不知何时变成了两条互相追逐的平行线,鸣人走得快些,佐助也会一门心思地想要走在他前面。他们两个是互相呼应的星火,却也渐行渐远。


唯有你,不想输给你——佐助的身体重重地压在床上,他对天花板上的吊灯伸出左手,五指曲张,他想要拥有超越鸣人的力量,只有这样,才不会让他们都迷失。离开这个世界就要继续复仇,暂时也无法脱身,享受一下和平的日子也可以的吧,他心里那个软弱的少年这样说着。


佐助放空思维地发呆了很久,外面太阳已经有落山的趋势,突然感受到怀念的查克拉,万花筒写轮眼瞬间冒出。佐助赤着脚从二楼冲向玄关,就在他面前,玄关的门被缓缓拉开,夕阳将眼前人的影子拉长,万花筒写轮眼激动地盯着这个脸上有两道法令纹的男人。


“佐助,开着万花筒会很消耗你的体力。”鼬温柔的声音,他慢条斯理地脱下鞋,走上来单手按着佐助的肩,“长大以后就不会像小时候那样乖乖地对我说‘哥哥欢迎回来’了呢?”


“欢迎回来……鼬……不,哥哥。”佐助低着头,他强忍着随时可能会留下的眼泪。再也无法相见的鼬出现在他眼前,这个鼬没有背负着那些罪恶,他有很多话想要对这个像极了“过去”的鼬说。佐助五指紧扣,他很担心身体会不受自己控制扑到鼬怀里。


“别傻站着,过来,我做晚饭一起吃。”鼬像是没有发现他的异常,越过他身边,走向室内,佐助跟在他身后,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不要再跟着了,坐好。”鼬伸手过来像是小时候经常做的那样子点了下佐助的额头,顺势把他推到饭桌前的椅子上。“好久不见你,长大了啊。”


“十六岁,不算大。”佐助别扭地接了一句话,他突然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宇智波鼬。从自称是宇智波斑的面具男口中,他得知了鼬灭族的真相,到最后决定向毁了鼬的木叶复仇。如果没有灭族的那个夜晚,他和鼬应该是怎样的?


“忍者都是早慧的,我相信十六岁的你已经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可以决定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在佐助混乱不堪地思考时,鼬已经转身钻入厨房,开始烹饪。


“鼬……哥哥对于木叶怎么看?”佐助一时冲动,问出了不该是这个世界的佐助问的话题。这也是一直深埋他心中最想要知道的答案,可是问眼前的鼬也不行的吧。


“这是我深爱的故土,而我永远是木叶的宇智波鼬。”鼬看起来心情不错,他一边煎着鱼一边回答:“作为木叶的鼬,我的存在是为了守护它永远和平。作为你的兄长,我的存在则是为了你可以幸福。”


“作为我的兄长……”


“因为我还在这里,你可以再任性一点活着也没关系。对我来说,你永远是需要我保护的小孩,只要我还在,你就可以肆无忌惮地继续当一个任性天真的小少爷,这也是我最大的愿望。守护你,给你一个盛世太平的世界。同时也是所有已经成为大人的忍者们的希望,建立一个没有仇恨、悲伤的世界。”鼬一口气说了很多,可是他的话被拆分成断断续续的词组,佐助怎么也无法理解。


“那你不在了呢?总有一日,你会离我而去,弱小的我该怎么办?”佐助对于任何强加于身的命运从来不会妥协,他一直以自己的意志选择未来的道路,并且坚定不移,他追寻的只有确切的真相,以及知道真相的自己该如何选择,而这个选择从来都不是谁可以左右的。这么问出口的他,也只是想知道关于鼬的更多的事情,说是怀念也不为错。


“这样啊……如果我不在了,还有你的挚友,面麻。”鼬拿着厨具的手停了一下,“你不也是不甘屈居于我的庇护之下,为了他加入暗部了吗?除了火影大人,我也是知道你偷偷加入暗部的事情的。”


“……”佐助无言以对,这个世界的鼬对佐助实在太宠溺,并且也为他自豪。这样看来,即使是对外披着花花公子外皮的佐助,其实也终究还是获得了他最在乎的两个人的承认,他们与他心有灵犀,既不拆穿他,也不会放弃他。


“对了,我回来的时候还听到一个有趣的消息。”鼬挂上异常柔和的笑容,“听说花花公子佐助君在烤肉店与精英忍者面麻互诉衷情两情相悦,干材烈火一发不可收拾地吻上了。”鼬像是拿着预先准备的台词,十分流畅地念出来。


“那都是些什么啊,有点脑子都知道不可能的吧!”佐助炸毛,脸上表情非常好看。


“虽然从以前我就觉得你们两个肯定有些小秘密,没想到分别三年,感情爆发得如此让人震撼。”鼬一脸正经地分析着两人的感情。


“别开玩笑了,谁会和那个白痴……”


“你还会有这样的表情,我就放心了。”鼬不知合适端着一盘鱼出现在佐助面前,他将盘子放在桌上,溢出引人垂涎的肉香。“开启万花筒写轮眼,很幸苦吧。”他亲密地摸了摸佐助的头。


“也、也没有。”被如此温柔对待的佐助,反而说不出口这对眼睛是那个世界的鼬留给他的、唯一的纪念物,带着他不想负担的沉重代价。


“你不属于这个世界。面麻和我报告的时候,我还有点疑惑,现在看到你,这个结论才完全确认。”鼬拉开椅子坐下,“在你那边世界里,应该和这里完全相反吧。”


“不过不管怎么样,你对我来说,也是‘佐助’。”鼬眯着眼睛笑道,“虽然时日不多,我可以作为你暂时的兄长吗?”鼬和鸣人一样相处起来很轻松,他们不会对自己的事情过多询问,也会将他看成“佐助”来对待。


“哥哥……晚饭能不能少点糖。”佐助刻意使话题不朝着令人感到害羞的方向发展,对他温柔的兄长已经是过去式,要他坦诚地接受兄长的爱意还是……有点,害羞啊。


“你也不喜欢甜食吗。”木叶头号甜食党兼第一弟控的宇智波鼬捶胸痛哭,他的内心在留着血泪,只好将藏在身后的超级甜点移到别的地方。失算失算,还以为终于可以和佐助一起享用美味点心的啊。


“绝对、绝对不喜欢。”佐助咬字十分清晰,他十分担心这些即将要送入胃中的食物有着他无法了解的甜味。


“今天的菜也没有加多少糖啦,我猜你喜欢的还是小番茄和木鱼?”鼬将烹饪好的饭菜陆续摆上,给佐助添了一碗分量很大的米饭。


“快开饭吧,哥哥。”佐助没有回答他,鼬知道他这是默认了。鼬凝视着这个身材和自己弟弟如出一辙的佐助,他身上分明散发着不一样的气息,那是比起原来的佐助更加深沉、更加历经岁月洗礼的少年。鼬说不心疼他是假的,他很想将这样脆弱又坚强的佐助拥入怀抱,好好地守护他。




————————————————————————————

下一章地址:   08


【题外话】每写一点文就感觉自己又更能了解佐助一点,然后越来越喜欢他!!从来不对悲惨的命运妥协,以自己所知晓的真实来作出选择,旁人也无法动摇他的决心,即使是一条错误的道路也挺会直背脊走下去。爱他,尽量维持原作的佐助设定。感觉这文已经快变成佐助中心了,相信我它是正直的佐鸣,只是鸣人的视角在第二部内容里才有。

ps:好像不少读者大大会觉得CP是面麻x佐助……其实不是的!真实世界的鸣人佐助是一对,月读世界的面麻恰拉助是另外一对!




评论(9)
热度(46)

唯独你是自由
这里是唯一的清净之地

火影柱斑佐鸣
全职猎人奇杰
凹凸雷安瑞金
小英雄轰+胜出
刀剑乱舞三日鹤
FGO梅林罗曼
文豪野犬双黑

吃互攻 不拆谢谢

真三分钟热度
爱过不悔孩子还在
爬墙和换对象速度成正比
社恐发作的时候会不理人

“无人性”
没有人类应该有的感情
悲伤痛苦喜悦与爱
解读不能、同感不能
那即是构成我的绝大部分

强烈的不协调音
人间失格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