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鸣】骤雨初降(原著向/中长篇) 08

前章地址:00-06   07


骤雨初降 08


久违地和鼬一起吃了个不算太晚的晚饭,鼬好像看穿了他的私心,用他所怀念和喜欢的温柔声音说了不少关于这里的他的事情,语言间还利用巧妙的暧昧叙事方法让佐助感到好像在听着自己世界的鼬回忆往事。佐助夹菜时偶尔抬起的视线看到鼬,都发现这个人在专注地观察他的每个动作,自己碗里的饭只少了一点。


“要一起睡吗?佐助。”最后这个夜晚在宇智波鼬的一声询问和佐助面红耳赤的拒绝中结束,他又再次沾床即睡。这次的梦里是个美妙的季节,属于夏日的灿烂阳光、徐徐微风,十二岁少年懵懂的年龄,佐助又看到小时候的他和鸣人。


 “啊啊啊,怎么还有那么多啊!!”远离村子的山坡之上,独立种植的苍天古树,金发少年趴在投下树影的草地上写作业。“佐助你就不能帮我抄一份吗!不要在树上装沧桑耍帅啊!”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超级大白痴!我都把作业借你抄了,还留在这里陪你,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感谢我吗。”佐助闭着眼睛,双手放在脑后,以自己认为很酷帅的姿势靠坐在古树延展出的树干上,一点没有从树上跳下来和鸣人同甘共苦的意思。


“要不是佐助想要去傍晚开始的那个夏日祭,我才不用那么拼命呢!”鸣人不甘心地说,他本来是决定今晚再通宵把卡卡西布置的这些跟忍者常识相关的作业赶完的,不把作业脱到最后一刻写完没有成就感!可是佐助非得要逼迫他先写完作业再去参加夏日祭,虽然很感激他把作业贡献出来,但这样果然很麻烦啊。鸣人的蓝色眼球在他和佐助的作业簿之间来回移动,手上也一刻不停地进行作业——可是摆放在他眼前的两座书山丝毫未动。


“闭嘴,帮你抄就是了。”实在忍受不住他的大嗓门破坏他吹风的心情,佐助只好从树上翻身而下,抽出那堆没完成的笔记本,从自己的物品囊里拿出自动铅笔开始模仿鸣人的笔迹——这时候的他还没开写轮眼,但是旁边这人的字迹他看了快十年,只要用右手就能模仿出来。


“不愧是我最喜欢的佐助,爱你哟~”鸣人停下手上的动作,他双手张开正要将佐助拥抱入怀表达谢意。


“别捣乱,快点抄。”佐助已然进入专注模式,他头也不抬地就用左手挡着鸣人的下巴把他推回去,鸣人这才乖乖地继续写作业,那张脸上还有掩盖不住的幸福感。


“佐助的字真漂亮啊,比小樱的还漂亮!”鸣人不禁发出一声感叹,相比之下的,他的字完全是狗爬,亏得佐助能仿写出来。


夏日的燥热的风吹过他们,描绘着金发少年憨笑的模样和黑发少年嫌弃的淡漠,就连梦中的佐助也实在分不清到底是他还是月读佐助的记忆,他觉得自己就要慢慢地被这些细小繁琐的回忆所吞噬,最终会变成这个世界的佐助吗?


画面快速切换,佐助在无数人与风景超高速的抖动里发现了这个所谓的夏日祭。


“佐助,佐助你还没好吗?”穿着淡青色条纹浴衣的鸣人踩着木屐,蹲坐在佐助家的围墙上,他不耐烦地催促着佐助。


“吵死了,白痴。”佐助边整理自己的浴衣边从自己房间走出来,他以一个优美的姿势单脚落在鸣人身边时,他能感受到鸣人欣赏欢喜的目光就停留在他身上——“这件深蓝色的浴衣,很适合你!”鸣人不知觉中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这么炙热的视线配上这句话,总觉得是在调戏小姑娘啊!


“哥哥以前穿的,我的找不到了。”佐助装作面无表情地鄙视了他一眼,自己先跳到街道上,鸣人才如梦初醒般跟上,他们朝着木叶举办庆典的地方走去。


因为夏日祭的原因到处都十分热闹,才在走过那段入场的阶梯不久,庙会摆摊的人就热情地塞给他和鸣人不少零食和玩具。当然,他宇智波佐助为了保持自己神秘高冷的形象,这些些小东西全都由鸣人抱在怀里。


“啊,一乐的大叔也来了!佐助我们去吃拉面吧!!”明明抱着比自己脑袋还高出不少的东西,鸣人还是眼尖地发现了他最爱的拉面馆。他抽出一只手勉强拉着佐助跑到摊子前。


“大叔!”鸣人将那些别人送的礼物往桌子上一放,一脸热切地坐下,旁边佐助很不情愿但也一起坐着。“给我和佐助都来一份特制叉烧拉面吧!”


“还是来份夏日祭特制拉面怎么样?超大份的还有很多你喜欢的肉噢~”穿着白和服的大叔转身就端上了两份大碗拉面,立即就能看到鸣人两眼发光的样子。


“……这么热的天气,我想吃凉面。”佐助的低气压刚冒出头,鸣人的小手重重地拍了他几下:“佐助你说什么啊?很喜欢吗?很喜欢对吧!快点吃完我们去看祭典嘛~”有苦说不出的宇智波佐助只好跟着吃完了这一大碗热腾腾的拉面,他真的觉得非常热。只要和这个白痴在一起,天气就会变得很热,他也会很烦躁。


吃完拉面,鸣人将那堆礼物当做酬金的一部分送给一乐拉面的老板,这之后来吃拉面的小朋友都会额外获得一份小礼物。这时候夜晚已经降临,庆典的喜乐传开来,鸣人拉着佐助的手一路小跑,来到庆典的入口——红色的鸟居前。


“佐助佐助,那个人快来了!今年可以看到呢!”鸣人非常兴奋,这是夏日祭里他最期待的事情。木叶的夏日祭每年活动内容都会稍微有些不同,其中有一项是大家都异常重视的、以五年为期的神女献舞。说起这项活动的由来,不过是愚昧慵懒的火之国大名的私人爱好,不知从哪里翻出来的野史中有过这样一段记载——心地善良的神女在月夜中起舞,将自己奉献给贪婪的神树,为世间带来光辉的未来。大名醉心于史书中记载的神女绝世容貌,下令火之国所属的全部村落在每隔五年的夏日祭里必须仿照传说、以容貌姣好之人扮演神女舞剑献身,这其中木叶首当其冲。


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句“神女来了”,聚集在鸟居周围的人立刻往两边散开,鸣人伸长了脖子朝鸟居下方的阶梯看去,佐助依旧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百来层的台阶两旁陆陆续续燃起暖光,众人发出了惊呼,原来是有人用火遁点燃了事先放在那些矮石座里的蜡烛。佐助偏了偏头,他看到鸣人蓝眼睛里燃着的灯火,感觉有些微妙。


随着拾阶而上燃起的灯火而来的是红衣的神女扮演者,以及颔首低眉的白衣少女随从、打着巨大红木伞的男侍,这一行人仿佛穿越沉重的黑夜向他们走来。扮演神女的是一位紫色长发的女人,繁杂艳丽的振袖和服很能凸显她的身材,她以涂了红唇的白色人脸面具覆盖住自己的容颜,每当她以端庄的姿态越过一段台阶,木屐发出的声响非常清脆空灵,如若直击人心。


 “那是暗部忍者卯月夕颜。”佐助在鸣人耳边小声地说了一句话,这个家伙每年都要吵着要看神女的真面目。卯月夕颜是鼬离开木叶后作为他的代替者加入暗部的,一名出色的女忍者。


“原来是她啊!怪不得很熟悉,偶尔会在三代目那里碰见。”鸣人惊叹道,那的确是个才华与美貌共存的人,只是她归属于暗部,很少人会知道。“我记得今年的话本好像加了点新内容……佐助抓好我的手啊,别走丢了,我们去看看!”鸣人很自然地牵着佐助,有时还会无意识地帮他隔离开那些靠过来的人流,他是知道佐助不喜欢和别人接触的。


神女穿越过鸟居,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向祭典中心移动。在神女的对面,同样是声势浩大的另一只队伍迎面而来。八个壮汉抬着红木雕刻的神坛,武士装的男人握着腰间佩刀一步步前行。鸣人发现这个武士的扮演者是月光疾风,无巧不成书,他前不久还听过小樱私下和他八卦月光疾风与卯月夕颜的关系——毫无疑问是恋人


“来者何人?前方正是神树所在的禁地,闲杂人等退下。”月光疾风梳着武士的发髻,他以洪亮独特的声音发出质问。这是火之国大名今年新加入的话本内容,很符合他们心中期盼的世俗剧情。“遮掩容颜,定是妖孽,让我来揭示你面具之下的真容。”


月光疾风拔刀的速度很快,一道银光闪过,红衣神女并未移动,而她戴着的人脸面具从额心一分为二掉落在地。“吾乃千年前供奉神树的神女,今夜只为献上祈福之舞,以盼神树平息怒火,为我族带来和平的未来。可否借用阁下手中之刃?”神女面不改色地以强势的姿态回应,武士被她的容颜与胆识所俘获,双手将佩刀虔诚奉上:“愿为神女效劳。”


卯月夕颜冷若冰霜的脸庞在月光与灯火的照耀下显得神圣无比,眉眼与双唇上的红妆又让她显得异常妩媚。她接过武士的佩刀,走上那个为她准备的红木神坛。这时奏乐停下了,人流的声音也默契地安静下来,神女举起手中的佩刀,缓缓地挥了一个半圆,出现无数刀剑的残影,她开始跳舞——与其说是舞蹈,更确切的应该是舞剑。卯月夕颜的剑术造诣十分高,她的剑不像是寻常女子那般的柔软秀气,而是带着暗夜的肃杀、震撼鬼神的强韧剑舞。就连佐助也在认真欣赏着这套刚烈华丽的剑舞,突然他发现眼前景色就变成了夜晚山顶的黑暗?


“佐助~这是我爸的飞雷神,厉害吧?我让他把忍术刻在卷轴上,这样我也稍微可以使用一次飞雷神了。”佐助正要责备鸣人时发现他脸上露出的笑容让他无从下手,鸣人继续炫耀着他的计划通:“那个快要来了!这里是我发现的最好的观赏地点噢!”


“……你果然是白痴,不是对庆典没兴趣吗,这时候反而沉迷其中。”佐助知道他的说的那个就是夏日祭的盛大烟火。


“这是要给佐助的惊喜啊,当然要偷偷进行、装得像一点啊,反正佐助肯定会邀请我一起来的。”鸣人用手搓了搓鼻子,他显得很胸有成竹,这世界上最了解佐助的人就是他啊。


“哼,你倒是理解我。”


“啊,那个啊,我还有一件事想要和你说。”鸣人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


“我也有事想和你说。”


“是、是吗!那你先说?”


“你先说。”


“那我说了噢。”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鸣人看着他的蓝眼睛特别清澈,佐助感觉自己似乎被这片蓝光所俘获。“我啊,知道佐助有在偷偷地练剑呢!但是佐助从来不在别人面前用剑。”鸣人就是一个想要炫耀自己宝贝的孩子,抓着佐助的手臂说个不停。“还有还有,今天看到的神女剑舞很厉害,但是我觉得佐助的剑技更在那之上、更好看!下次也在我面前舞一次剑好不好嘛~”


“等我有那个心情再说,吊车尾的不要命令我。”被莫名其妙夸了一通的佐助感到脸上有些发烫,”我想和你说的是……”


“一起说怎么样!”鸣人打断了佐助的话,“我也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鸣人夸张地深呼吸,仿佛是要将他所有话语都呼之而出。


“——————!”

“——————!”


仿佛是计算好了坦白的时间,佐助和鸣人互相凝视时,他们面前的夜空中绽放了绚丽的烟火,爆炸声盖过了两人的声音。


“你刚才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楚。”


“我说,我要和佐助做一辈子的挚友!”鸣人笑嘻嘻的,虽然没有写轮眼,佐助也能分辨出他说的这句话与刚刚说的嘴型不一样。不过算了,以后的日子还长,慢慢来也没关系。


“真不巧,你是我要打败的劲敌,不是挚友。”


“佐助不要害羞嘛,不管是挚友还是劲敌,都是一生的陪伴嘛~对不对~”


梦中的佐助看着这两人离去的背影,发现一件很糟糕的事情——他十分肯定这两人刚才说的是一样的内容,都是“我喜欢你”。这四个字的意思,准确地解释就是,“旋涡鸣人喜欢宇智波佐助”,以及“宇智波佐助喜欢旋涡鸣人”。佐助感觉他也要像那些烟火一样炸了,他拒绝相信这是自己的记忆,肯定是面麻和另一个自己的——他和鸣人才不是这么肉麻狗血的爱情剧主角啊,药师兜你的洗脑也走点心行不行。太恶劣了太可恶了,佐助自认为从来没有带着这样怪异的感情看待鸣人,鸣人对他而言只是有点特殊的存在而已。


不知道是不是佐助的愿望成真,这个略带温暖的回忆世界里涌入了越来越多的血色,佐助发现自己变成了六岁时的他,走在深夜的街道上——时间再次回到那个令他痛不欲生的夜晚。宇智波一族居住的区域里一片黑暗,灯不知道被谁关了,佐助能闻到空气里浓厚的血腥味,眩晕得想吐。他像是小时候那样浑身发抖,身体如同灌入铅般的沉重。他知道他再往前走,就是浑身浴血的宇智波鼬在等着他。


这就对了,这才是属于我的现实。


佐助自嘲地笑着,他自认为他的一生是属于复仇的,没有复仇,他就连宇智波佐助这个存在都无法维持。


明明身边没有乌鸦的身影,但是乌鸦的鸣叫和拍翅膀的声音仍旧传入他耳中,那些声音不断地接近他、不断地回响扩散,仿佛要将他整个心脏都撕裂。鼬也不曾现身,可佐助能感受到他的视线无处不在,对那双万花筒写轮眼的恐惧在支配他的感官。在这些扰人的声音之中,鼬的声音慢慢变得格外清晰:


——“怨恨我吧。”

——“你的怨恨还不够。”

——“原谅我,佐助。”

——“我对这样弱小的你毫无兴趣。”


除了这些还有族人死亡时混乱的悲喊,刹那间铺天盖地向他袭来。


“我知道我该做的事情,不会忘记的,所以让我醒来吧。”虽然内心痛苦,佐助仍旧选择直面这些所谓真实的“过去”,他知道自己已经接受这样的黑暗,不再逃避。


悬崖之上,佐助发现自己瞳孔中是永恒万花筒写轮眼的纹路,双眼都留着血泪。他想尽办法逃离这个梦境,无论是扼杀过去,还是自残,都没用。不过只是这种程度的绝望他是不会屈服的,他抱着玉石俱焚的壮志跳下悬崖,他有预感这一定会发生什么不同的改变。在高速坠落的途中,他发现周围景色又变了,夜晚成了白日,头顶上的太阳刺得他无法正视——有人的影子挡住了太阳,接着他听见对方的怒吼:“笨蛋佐助,我怎么会放弃你,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啊。”


——啊,这是谁的记忆根本分不清了。


这次还是十二岁的鸣人和十二岁的佐助,鸣人奋不顾身地从悬崖边上跳下来,他右手抓着佐助的手、左手拿着苦无在山壁上滑出一道痕,凭借着苦无与山壁的摩擦,两人下落的速度慢慢减缓,最终在鸣人几次施力下稳住身体。


“即使是为了获得力量、想要斩断与你羁绊的我?”不管是谁的记忆,佐助还是说出了他心里最想知道的疑问。


“是啊,要狠狠地揍醒你。我说过的吧,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就好好道歉,不要逃避,佐助。”鸣人看似答非所问,佐助知道这是这段记忆里鸣人原本的说辞,虽然也不明白这时候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


“总有一日你会因我而死,鸣人。”


“那也没关系,我会努力和你一起死,或者撑到你死了以后再死,这样你就不会感到寂寞了,嘿嘿。别擅自给我放弃啊!”鸣人因为消耗了很多体力,眼神有些涣散,但还是努力地和他说话。他紧抓着苦无的手心出了不少血,直直地滴在佐助脸颊上,这份重量好像千斤巨石。


“真是……白痴。”佐助指尖的一小窜电光流到与鸣人相交的手臂上,鸣人感到右臂一麻,佐助轻松地甩开了他的手,不断往悬崖下掉。


“不要啊佐助——!!!!!!!!”鸣人绝望的喊叫,深山丛林里飞出无数黑羽的乌鸦。


光线离佐助越来越远,一段很长的下坠时间,佐助发现自己最后落入深海之中。他没有挣扎,缺氧的晕眩使他半闭着眼。


是不是下雨了。


密集的雨声又一次闯入他的听觉,佐助明明感觉到自己沉在海底深处,可雨水击石的声音还在耳边徘徊——是他心里还在下着雨。这场雨是不会停的,就像天照的黑火一样永生不熄。


够了,快点醒来……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佐助不知道自己在海里沉沉浮浮了多久,终于睁开了眼,他就像是溺水的人一样、几乎从床上弹起来。左手上有温暖的触感,鼬就坐在他的床旁边握着他的手心。


回来了,但是还在兜的月读世界。不知为何,佐助感觉松了一口气,至少不用呆在比起这里更加虚幻的梦境里。佐助越发确定一件事,如果没有鸣人,他在这个世界连入睡都是危险的,他隐约感觉到这个世界的鸣人是关键,他映射在月读世界中的鸣人身上那股微妙的情感,至今仍旧难以理解与解释。


在这个世界,作为他心里最怀念的兄长宇智波鼬也无法救赎他。他心里明白,不管他怎么悔恨和怀念,鼬和家族已经成为过去式,他也很感激鹰小队陪伴,可是最终能撬开他紧闭心门的人只有活着的旋涡鸣人——这个少年是横跨了他的过去与现在的唯一存在。他是影,他是光,只有光影互相呼应的世界才是完整的。


在这个以宇智波佐助内心情感构造出来的世界里,不得不承认——鸣人身上带着最关键的钥匙。不是喜欢,绝对不是喜欢这种肤浅的情感,而是在那之上、无可替代的羁绊,但也是他最想要斩断的羁绊?


“从上忍者学校开始,你只要一做噩梦就会难以醒来。现在这个你也有这样的习惯啊,佐助。”鼬将佐助的手轻轻放回到他身上,像是对待受到惊吓的小动物,给他拍背。“有时候我很想问你到底做了什么样的噩梦,但你肯定不会告诉我。”


“既然是噩梦……就不需要说出来了吧,哥哥。”在鼬的面前,佐助恢复冷静,身上的冷汗粘着睡衣,还有点不舒服。


“如果哪天你觉得自己实在无法承受了,作为哥哥的我会听你说的。”鼬露出了一个善解人意的微笑,佐助不禁看呆了。他觉得自己有点贪婪,想要再多看着这样微笑的鼬。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希望他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哥哥不用是天才,自己也不用是天才,普普通通的生活着,然后认识几个可以交心的朋友,其中有一个既白痴又蠢笨,就这样平凡的过完一生也不错。


“有件事你肯定不知道,想听听吗?关于‘你’和面麻的。”鼬看到佐助紧张的神情已经有所减缓,他换了个话题。


“其实我并不想……”知道。


“原来你很想知道啊,佐助。”鼬打断了他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很了解这个佐助和他的弟弟一样傲娇口是心非的心理,“以前面麻和佐助还很要好的时候,他经常会悄悄潜入我们家噢。”


……感觉要完,佐助仿佛知道后面的剧情套路。这两人怎么老这么暧昧啊!佐助在心里扶额,感情月读世界的他们其实是秀恩爱死得快?


“他以为谁也没发现这事,我还放乌鸦吓过他几次,不过佐助本人是真不知道他来过。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佐助会做噩梦,就像你现在这样,无论我怎么喊他都不会醒。”


“只有面麻来的那些晚上,在噩梦中挣扎的佐助才会渐渐睡得安稳。面麻和佐助在中忍考试以后逐渐远离对方,同时两人性情大变,谁也再没听过他们其中一人提起过对方的名字。不过,面麻还是会惯例地每天在日出前跑来这里呆上一段时间。”从鼬口中说出的事实让佐助感到更加头疼,这泼狗血的剧情和深情的对象都太不对劲了吧!鼬更是一副已经把佐助托付给鸣人的语气……


“他们两人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佐助选择冷哼,“你说的这个面麻和我认识的鸣人不一样,他很稳重也很可靠。不过他的影分身,一直是那个样子?”


“我只能回答你小时候的鸣人和这个世界的你,本来的性格并不是你看到的这样,或许应该说是更接近另一个世界的你和他。至于隐分身嘛,不妨问问他本人怎么样?这是你的临时任务委托状,暗部的任务,火影大人今早送来的,我代你收了。”


“我知道了。谢谢你陪着我,哥哥。”佐助接过特质信封,他突然想起来既然是暗部的任务,肯定和鸣人有关系,今天早上居然没遇到来敲他窗户的影分身,是因为鸣人不想破坏他和鼬相处的时间吧。这个世界的鸣人真是……额外的善解人意,如果是真实的鸣人,肯定会天还没亮就跑到他家楼下大喊大叫把他吵醒的。


“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我,佐助。”鼬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在这边的世界,你可以暂时忘记一切烦恼。我会帮你的,不要再带着一身伤回家了,佐助。哥哥会担心你的。”


佐助看见了鼬黝黑双眸里的痛苦,他有些嫉妒这个世界里的他了。他想哭,他想说他很疼,他想说他走不下去——只要触碰了鼬,他心里这些软弱都将暴露无遗,因为他是哥哥,而他是弟弟。可是真实的鼬已经埋葬在过去了,就算是在月读世界里,佐助也不能让自己被软弱击败。


“我尽量。”



——————————————————————————

下一章地址:  09


【题外话】又写了一章纠结的佐助,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是哥哥和挚友,哥哥已经被过去埋葬,活着的挚友才能和他一起面对未来。火影补完了,感到空虚。



评论(4)
热度(44)

唯独你是自由
这里是唯一的清净之地

火影柱斑佐鸣
全职猎人奇杰
凹凸雷安瑞金
小英雄轰+胜出
刀剑乱舞三日鹤
FGO梅林罗曼
文豪野犬双黑

吃互攻 不拆谢谢

真三分钟热度
爱过不悔孩子还在
爬墙和换对象速度成正比
社恐发作的时候会不理人

“无人性”
没有人类应该有的感情
悲伤痛苦喜悦与爱
解读不能、同感不能
那即是构成我的绝大部分

强烈的不协调音
人间失格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