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鸣】骤雨初降 10 (原著向/中长篇)

前章地址:00-06   07   08   09


骤雨初降 10


送走鸣人以后回到家中的佐助,发现自己眼前摇晃的都是夜空下那个橘色运动服的背影。心里猛然生出一股惆怅感来,这大约也是一直追逐着自己背影的鸣人也能感受到的无望?有时明明近在眼前,却实际咫尺天涯。


本以为今夜必将无眠,佐助还是梦见了现实世界的鸣人。


在只有黑暗的梦境里,时间与空间交汇。佐助看到七岁时鸣人与他在河边隔道相望,十二岁时他跪在终结谷的雨水里看着他,十五岁时蛇窟外重逢他压制了他体内的九尾,十六岁时鸣人对他说一起去死……


不同年龄阶段的鸣人追逐着不同年龄段的佐助四处跑,鸣人走过的路径带着闪光的银粉,将黑暗世界切割成光与影的交替。鸣人的呼喊和冷兵器碰撞的声音来回扩散,佐助想要追上去时,看到的都是鸣人永远不变的笑脸——他们兵戎相见,并非是想要一决雌雄,而是因为拳头碰撞时可以互相了解对方的想法。


是了,无论佐助变得如何,就算全世界的人都选择与他背道而驰,这个金发的少年也不会放弃他。他在他面前展露的永远是绝对的信任与纯真的笑容。


还有一些更复杂的片段展示在他的世界里,这些他明明不知道、分不清是属于面麻还是鸣人的记忆。他看到鸣人仰望夜空时想对他说的“思念你的人所在的地方,就是归宿”,看到鸣人俯首跪在铁之国的冰天雪地之中,看到鸣人抓着胸口的过呼吸病发……


这些记忆既真实又充满虚幻。佐助知道,即使他走过去触摸露出这样绝望伤感的鸣人,对方也只会对他笑着说“哟,佐助”。


“回去吧。”


黑白世界里的鸣人和佐助幻影消失,变成无数透明的水晶体。佐助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他熟悉的草薙剑,那剑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佐助闭上血色的双眼,原本悬浮的水晶体纷纷粉碎落下,微弱的光芒照亮了他整个内心世界。


——醒了,真是一个短暂又折磨人的梦境。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佐助用手抵在额间,顺着阳光望去,阳台外坐着鸣人。这次鸣人没有再去敲窗户喊他起床,他背对着他的方向看起来像是在打坐入定。佐助哗啦一声拉开落地窗,居高临下地问他:“等不及了?我很快就会回去的。”


鸣人抬头时眼角上带着橘色的眼影妆纹,佐助显然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状态的鸣人,但以他的性子也不会表现得很惊讶。“佐助?”


“你的眼睛?”


“这个啊,佐助应该没见过,这是仙人模式啦。”鸣人解除仙人模式,恢复原来的蓝色双眸,“刚才想东西想得入迷了些,不注意就变成这样了。”


“本体已经过去了?”佐助发现他只有在月读世界可以好好地和鸣人相处,一旦在外面他们两人就是互相抬杠的关系。也许是他在害怕,和鸣人走得越近,羁绊就会变得越深刻,自己又会变得像是三年前那样无法狠心扼杀他的这个弱点。


即使你一心想要拯救我也没用啊,鸣人。你的存在虽然可以温暖这颗心,但是我早已选择坠入无限绝望的深渊,甚至会因为想要获得力量而抹杀你。对我而言,你即是阻碍又是希望,究竟是哪一个,就让与我拳头相交的真实的你来证明吧。


“是啊,老地方哟。”鸣人嗖地站起来,险些撞上佐助的下颚,佐助往后偏了身体,只有鸣人的黄发稍微蹭过他。


鸣人把手放在窗台的围栏上,一只脚刚踩上去,又回过头来对佐助说:“啊,我想你了,佐助。”声音很轻,如果不是看着他的嘴型变换,佐助都要以为自己在幻听。鸣人的蓝眼睛里藏着意义不明的暧昧,他眯眼一笑,变成烟雾消失。


佐助感觉自己刚才构建起来的残忍与暗黑信念又在摇摇欲坠。


我环抱着极致的光明与极致的黑暗,既需要依赖你又想要斩断与你的牵挂,拥有情感的人类就是这样难以理解自我的复杂。


佐助回到了没有被阳光照耀的室内一角,他一拳打在墙壁上,碎裂的声音随着裂痕扩开。他想起在之前的梦里有面麻有提到过佐助偷偷练剑的事情,如果没猜错……佐助翻遍了自己房间里有可能藏物品的地方,最后终于在书柜后的暗格里找到了他的那把草薙剑。


还是这把用得顺手。佐助将剑拔出一点,露出尖锐的锋芒后又将剑扣回去。陪伴多年的武器还是这把顺手,充满力量的冷冷的触感。


“我出门了哥哥。”佐助走过鼬的房间,对着那扇紧闭的房门说道。里面似乎传来鼬翻身时的细碎声响,佐助毅然快步离开。


终结谷,最高处吹过的风很舒服,仿佛能吹走一切不如人意的伤感。鸣人紧闭双眼在千手柱间的雕像顶端打坐,他周身吸引着看不见的自然之力。佐助落在对面的宇智波斑雕像上,一个干脆利落的拔刀,刀尖闪着寒芒指向鸣人:“来做个了断吧。”


先斩断这里的虚假梦境,再战胜真实的你,完全断绝这个最后的羁绊,我就可以在这条复仇之路上走向未来。为了复仇和复兴宇智波,我愿意倾尽所有。


“开始吧,佐助。”鸣人一如既往的笑着,他眉眼周围再次浮现出橘色的妆容,两人同时朝对方跃近。


“这是我和你的生死决斗。”


佐助一剑划破面前鸣人留下的残影,鸣人的本体从后方冒出,他将手中凝聚的蓝色查克拉球往佐助背脊打去。佐助侧目轻蔑地一笑,永恒万花筒睥睨天下,鸣人的惊愕之中佐助将手轻轻搭在他用来释放攻击的右手腕上,轻巧地借力反向翻身落在鸣人身后,他将草薙剑横在鸣人项上,他贴着他的耳朵说道:“没人告诉过你,螺旋丸和千鸟一样,在精力充沛的敌人面前是不适合用来直接攻击的吗?”


“因为我是个诱饵啊。”鸣人笑着闭眼,他的目的算是达到了。艳阳之下两个一模一样的鸣人举着已经可以看出手里剑形态的查克拉团向两人所在之地丢出,佐助只好放下鸣人闪到一边,鸣人也趁机逃离他的攻击范围,两人站立在水面上,螺旋手里剑在水里炸开了一团水花。水花落下时,两人好像被笼罩在雨水之中,佐助称赞道:“为了不被写轮眼识破,用本体来当诱饵,不错嘛,面麻。”


“多谢夸奖,佐助。我要开始进攻了噢。”鸣人脚下水花再次涌动,他左手反握苦无朝佐助攻去,这回他选择了近身战。不过佐助并没有和他一样的意思,他双手结印,嘴中吐出巨大的火球:“火遁.豪火球之术。”


火球吞没了直线向佐助冲来的鸣人身影,佐助眉头一皱,迅速转身,剑光回闪,草雉剑的攻势将鸣人从旁突袭用的苦无死死压制。鸣人右手握拳朝佐助脸上挥出,佐助毫不在意地将头一偏,他看到鸣人眼睛里有笑意——下一秒脸上就挨了结实的一拳头。


“蛙组手,可以调动自然之力将攻击范围变大,佐助应该不知道吧。”还没等鸣人解释完,佐助一拳打在鸣人腹部,鸣人吃痛:“脾气真大啊,好痛。”


佐助和鸣人在电光火石之间拆招数十次,他将鸣人隔空打飞好几米最终重重磕在悬崖璧上,鸣人正要起身,佐助丢出的草薙剑准确命中他右肩,刺得血肉模糊。


“为什么不用九尾?”草薙剑上千鸟的雷光让鸣人感到全身都像是被电流击中一般,他眼神有些涣散。


“九尾我还不能完全控制,打个两败俱伤也不好吧,而且佐助你……也没有用天照和须佐能乎啊。”鸣人手上凝聚了一层薄薄的仙人查克拉,他将草薙剑拔下,血液顿时喷出来。草薙剑被随意地插入地面,鸣人用手搓搓鼻子,“最后果然还是用这个来决胜吧。”


“哼,拼力量吗?偶尔这样直接也不错。”佐助和鸣人手上开始凝聚大量的查克拉。


“螺旋丸!”

“千鸟!”


两股强大的力量交汇,散发出的光芒仿佛能吞噬天地。在这强烈耀眼的光芒之中,鸣人撤去了力量,他将自己的身体撞向千鸟还未散去的锐光上,吐出来的血喷了佐助一身,鸣人的身体重重地摔向佐助的怀抱。


我……?在做什么……


“面麻,你这是什么意思?”抱着鸣人缓缓落在水面上的佐助一时承受不住他的重量,佐助脚一软,和鸣人一起磕倒水面上。


“别哭啊,佐助。这不是你所希望的斩断羁绊吗?”鸣人死死抓着佐助的手,温热的血黏在两人之间。“我看得出来,你很痛。”


“白痴,我怎么可能会哭。把九尾喊出来,这点小伤他还可以帮你治愈,很快你就能和你的佐助见面了,给我咬着牙清醒点。”永恒万花筒写轮眼与对方的蓝眼睛互相对视,渐渐地鸣人眼睛里出现写轮眼的纹路,可是九尾的查克拉完全无法感受到。


“佐助,欢迎回来。”鸣人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消失,他努力说完最后一句话,写轮眼纹路的蓝眼睛已经开始涣散。就在这个依旧是春风和煦的笑容里,鸣人的身体化成点点荧光飞散。佐助怀里空无一物。


“吊车尾的笨蛋……”整个月读世界以佐助中心开始崩坏,所有的幸福与甜蜜回忆都在消失。


对,都消失吧。终于可以回去属于我的现实世界了,这个太幸福的世界完全不适合我……这里的面麻和佐助都是虚假的……他们两个人怎么可能会那么温柔地互相守护对方……对,是假的。


因为,比起与你温柔相守,我更爱与你相爱相杀的战场啊。对吧,鸣人?


月读世界完全崩坏以后,佐助发现自己还没有回到现实世界,而是身处一座巨大的暗影迷宫之中。佐助警惕地打量四周,这是一个有着无数房间与错乱阶梯的迷宫,他尝试着打开其中一扇门,刺眼的光芒之后,他面前出现了鸣人。


佐助的身体像是不受控制,手上的草雉剑刺穿鸣人的身体,那张熟悉的脸仍旧天真地喊着他的名字。白光一闪,他又回到之前那个迷宫。佐助揉了揉太阳穴,这次他决定选择另外一个门。门开以后发生的事情还是一样,只是他会以不同的方式杀死漩涡鸣人。


每一扇门背后都是这样,佐助感到自己的心脏在一点点崩裂,说不出的痛。他仍然执意前行,跨越过那些不知道延展到何处的阶梯,一晃眼自己又回到迷宫中心——结果他只能重复打开门的动作。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月读还没解开?怎么会,我都亲手斩断最后的羁绊了……难道还有其他什么目的?让我正视自己的软弱?我都办到了为什么还出不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越是感到不解与愤恨,佐助越是不甘心,他在迷宫之中一直往前走,见门就开——这迷宫也会回应他的心意,根据他的行走来变换内部结构,就像是将所有的门都刻意按照规定的序位摆在他面前,就等着他打开。短短的数个小时,佐助觉得仿佛是经历一个世纪,他已经数不清自己重复地杀死挚友多少次。


这也许是对我的磨练……让我在这不断的轮回之中无数次杀死你,即使未来以性命相搏的时刻来临,我也会无所畏惧吧。黑发血眸的少年久违地笑了——就凭这样子的绝望就想要我屈服吗?


染血的黑色世界里,宇智波佐助如同死神一般继续挥舞着他的长刀。无论前方是否长夜漫漫,也无法阻拦他开拓的未来。


即使是噩梦,我也甘之若饴。



——————————————————————————

下一章地址:  11


注意!!这不是悲剧这是HE!下一章鸣人上线,终于可以慢慢解谜了!就先让佐助虐一下下!因为这是还没见过秽土转生鼬的佐助啊……他还是处于想要向木叶复仇的心里状态,也没遇到正牌鸣人没吃到嘴遁不会直接变好的。

长篇果然很难控制啊QAQ感觉角色感情一直飙车好容易混乱啊啊啊


评论(6)
热度(34)

唯独你是自由
这里是唯一的清净之地

火影柱斑佐鸣
全职猎人奇杰
凹凸雷安瑞金
小英雄轰+胜出
刀剑乱舞三日鹤
FGO梅林罗曼
文豪野犬双黑

吃互攻 不拆谢谢

真三分钟热度
爱过不悔孩子还在
爬墙和换对象速度成正比
社恐发作的时候会不理人

“无人性”
没有人类应该有的感情
悲伤痛苦喜悦与爱
解读不能、同感不能
那即是构成我的绝大部分

强烈的不协调音
人间失格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