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独你是自由

火影柱斑佐鸣
全职猎人奇杰
凹凸雷安瑞金
小英雄轰+胜出
刀剑乱舞三日鹤

吃互攻 不拆谢谢

真三分钟热度
爱过不悔孩子还在
爬墙和换对象速度成正比

© 
Powered by LOFTER

【佐鸣】骤雨初降 11(原著向/中长篇)

[食用注意]

* 前章地址:00-06   07   08   09    10

* 想起来好像忘记给这篇文做个介绍了……

* 大长篇,如果不坑,剧情:月读世界(恰啦助&面麻)--四战--四战后--今生end

* 月读世界隐藏剧情是恰面,主剧情是“假如我们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佐鸣脑内剧场,月读世界完毕以后回归主线时间(四战中佐助移植鼬的眼睛醒来),鸣人的月读节奏被缩短了,这其实就是个解谜篇这样

* 注意!!很长!某墨只会理科生的僵硬剧情……煽情low到爆炸,写那么多的铺垫只是为了最后写某个场景……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但是还是想写TAT

* 每次都想好了要煽情的画面,结果写出来硬是被剧情砍掉了啊哭唧唧(说好的只是想写脑内片段呢?!!)


骤雨初降 11


鸣人感到自己那点可怜的智商已经不够对抗这个月读世界,无论怎么闹他就是出不去啊出不去啊!


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在第四次忍界大战的主战场之外感受到佐助的查克拉,因为开着九尾查克拉的模式,他能感受到佐助的查克拉与以前有所不同——如果一定要形容,那是被黑暗所吞噬的绝望感。佐助从以前开始就是与黑暗同行的人,这点鸣人一直明白,他发现他受到黑暗引诱时就会不自觉地往自己身上拉他一把,佐助也会不动声色地默认他的靠近。如果要问鸣人为什么要获得力量,成为英雄、拯救世界?不,或许并不是那么伟大且空谈的事情,而是更小更确切的——为了守护珍重之人。三年前终结谷之战,鸣人其实一直在悔恨自己的弱小,明明说了折断他的手脚也要将他带回木叶,最终还是因为软弱而失败。如今佐助已经在另一条与他背地而驰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鸣人也终于了解到佐助对于力量异常执着的原因——弱小的人是无法反抗命运的,只有强大的人才有选择的权利。所以鸣人一直在让自己变强,强到可以与这个他曾经崇拜的挚友比肩,在他做错事的时候可以纠正他,在他火力全开的时候承受他的憎恨——活着的时候无法互相理解的、无法走上正确的道路,但至少和你一起死后在另一个世界重逢还是可以的吧。


因为感受到佐助的查克拉十分混乱与不安,鸣人顺着这股泄露的查克拉来到佐助所在的密室。他在那扇紧闭的门前想了许多要说的话,九尾查克拉模式下的金光照亮了整个甬道。


见到佐助要说什么呢?外面在打战,秽土转生出现了很多老面孔,你哥哥鼬已经把你托付给我了,我需要你和我联手打赢这次忍界大战,然后一起回到木叶……不行,你的复仇和宇智波的复兴还没有解决……有没有什么完美的办法?先把你打晕扛回木叶,等战争完毕以后再清算……那样会被打死的是我吧?啊啊啊——完全无法思考!


原来“希望你回来”和“希望你幸福”的过程是那么难啊,直接跳到结局不可以吗?


鸣人脸上来回切换许多表情,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已经被被烤得不能再熟。还是不要想那么多了,先和佐助见面,只有面对面才能知道和了解对方的心意啊。只要见面就绝对没问题了——抱着这样的想法,鸣人终于推开了那扇门,但是……


这门怎么推不动??鸣人两只手的力量还不够,将半个身子贴上去推门——还是丝毫不动??他眯着眼上下扫视这扇门,没有结界的痕迹,材质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密度大的玩意,不如暴力打碎?旋涡鸣人感到十分苦恼。


“我知道你很着急,但这怎么看都是向外拉的门吧。”九尾不禁莞尔,它努力维持低沉的声音提醒道。


“哦……哦!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的!我来找你了,”鸣人重重地拉开门,气沉丹田,一声大喊,“佐助!!!”


费尽心思打开门的鸣人,本想通过激情的呼唤来向宇智波佐助表达自己的欣喜和跨越重重困难的艰辛,没想到对面的佐助刚扶着床起身。


完了,佐助起床气很重啊我说……


设想了很多他们重逢以后的画面和剧本的鸣人,迎接他的是佐助血色写轮眼缓缓在他身上对焦的结局。那双充满了血腥但是又给人感觉好漂亮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不受控制地睁大,鸣人眼睛里的倒影的写轮眼纹路抖动着。


我说……我发誓以后我再也不打扰睡觉中的佐助了。冷汗流窜的鸣人瞬间被吓得解除九尾查克拉模式。


无法抗拒突如其来的瞳术攻击,鸣人感到整个世界都在颤抖动摇。突然出现的巨大玻璃镜折射着他们的身影,毫无疑问,某个躲在幕后的人在这里设下了埋伏,而且是双向陷阱,让踏入密室的人与密室内部的人两败俱伤。再后来,鸣人来到了这个奇妙的月读世界。


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入月读世界,对他而言很轻松就接受了这里的设定。与他之前来的那个月读世界不同,这里的世界显得更加真实与完整。鸣人熟练地引发这个世界的异常,他发现这次他完全地代替了“面麻”的存在,在一次又一次的闹剧里,鸣人终于可以确定,这个世界的关键突破点就是他和“佐助”——毕竟月读的施术者就是佐助啊。


于是鸣人开始各种想法设法靠近这个世界的佐助,热情地招呼他也好,找他干架也好,最终结局不知道为什么都变成他体内这个世界的九尾爆发,杀了佐助。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九尾和他的联系就被切断了,而这边的九尾对他虽然是恭恭敬敬的,但经常会莫名发狂,这也许是因为他不是正主的关系?


除了透过九尾的眼睛看到佐助的死亡,鸣人多多少少也能从一些人的口中得知这个世界的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微妙关系,即使愚笨如他,也明白这两人互相隐藏的心意。这大概……是恋人吧?


在第三十六次的月读世界重现里,鸣人发现自己这次进入的是“面麻”的身体,他只能看着面麻的行动,而且面麻并不知道他寄宿于精神层面之中。更加让鸣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次站在面麻面前的是……真正的佐助?外观身形还是这个世界的模样,可是对方那种骨子里透露出来的高冷绝对是他认识的佐助没错。


鸣人痛恨这具身躯,他明明遇见了真实的佐助,可他无法操控“面麻”,意识也时而清醒时而模糊。清醒的时候,偶尔能听到佐助的真情吐露,还有佐助戏弄面麻时开心的样子,虽然他本人不笑,鸣人就是能读懂他的感情,哪怕一点。鸣人常常思考着,是不是这个世界的面麻比起鸣人更加适合佐助?面麻稳重温柔,强大可靠,和头脑简单的自己不同,重要的是对佐助也一心一意……或许一个陪伴终生的伴侣才是佐助希望的?这样想想,鸣人就完全比不过面麻了嘛。


面麻有个习惯,就是每晚都会用影分身去探望佐助,这是他的一个小秘密。鸣人发现自己的意识可以偷偷地转移到这个影分身上,并且控制他做一些不是很出格的事情。从刚发现佐助的那天开始,他发现佐助只要一睡觉就会紧皱眉头,好像陷入无尽的噩梦之中。他就会在他房间的窗外蹲坐一晚上,看看夜空中的月亮,在听着床上佐助急促的呼吸声,鼻子有点痒痒的——怎么才能把你和我都从这个看起来是个美梦的世界里挖出来?


告诉我啊,佐助。


一般鸣人出现以后,处于睡梦中的佐助的呼吸都会慢慢平稳下来,直到那两道好看的眉也舒展。这时候鸣人依旧固执地站在外面,他想要小心翼翼地守着这个唯一可以和佐助接触的梦。早晨的太阳总是会在鸣人的不情愿中升起,他敲了窗户把佐助喊起来,只是想和佐助见个面,就算对方看着的是面麻的影子而不是他。


事情发展到后来,鸣人感觉佐助的心在动摇了,就像他担心的那样,佐助好像对这个世界的面麻产生了感情?那个烤肉店的吻?原来佐助对于和他接吻这种事情一点也不避讳啊……不过也是,因为佐助胸中光明磊落嘛。哈哈。鸣人第一次以第三者的视角来看待面麻与佐助,发现这两人的确是挺暧昧的,也许只是受到了这个世界原本面麻就是喜欢佐助的设定的影响?


鼬回来了,面麻这次没有再派遣影分身去守候深夜的宇智波宅。鸣人感到非常失落,他很想看看这个世界的鼬和佐助。外面世界的正牌鼬还在等着你啊,笨蛋佐助!就在鸣人气愤的同时,面麻在关了灯的房间里削木头。只有月光照射在他书桌上,面麻的暗夜视感很好,他用手工刀很认真的雕着人形——十二岁的佐助。


木雕的人形已经基本完工,“佐助”拿着风魔手里剑摆着帅气的姿势,栩栩如生,但是还缺少面部的表情。面麻还在细心地修着其他部位,那些部位在鸣人看来已经是完美得不行了,面麻还是固执地继续刻着。鸣人发现,面麻在哭,无声的哭,眼泪掉落的速度很慢,在他下巴悬了很久很久才落下。


这个“我”,也是在想念原本的佐助吧。


鸣人想起外面世界真实的佐助,十二岁的时候他们还在互相攀比,痛恨厌恶着对方却又会在紧要关头互相信任,无数次向对方生出的手都会被握住,然后看见的是孩童幼稚的笑颜。再后来他们就成了平行的线,佐助心一横就要割舍他们的羁绊毫不犹豫就栽入黑暗之中,他再也没见过佐助发自内心的笑。唯一能让他确定佐助还没有完全沦陷的就是,佐助还会问他究竟把他当成什么,鸣人回答过兄弟、挚友,那个人都没有回来,难道是要回答恋人?鸣人感到自己已经被面麻影响了,他慌张地摇摇头。


在这个世界他能看到的是处于和平年年代的佐助与面麻,也许这样幸福的梦一直做下去也无妨?但是这样是不行的,佐助的归宿在外面的世界,即使外面的世界是一片黑暗,对他而言也应该是最好的。鸣人如此坚定着。


佐助,面麻,我一定会将这个错误的轨迹修正。


在一片圆满的美梦最后,佐助向面麻提出了终结谷之战。此时的鸣人又喜又悲,佐助还是他认识的佐助,比起接受软绵绵的恋人设定,这个人果然还是想要和他当永远的对手啊。鸣人很欣慰,男人的感情还是要靠拳头来表达。这回应该可以结束了吧?他和佐助都选择从美梦中醒来了啊。


这场决斗鸣人仿佛一开始就能预知结局,面麻这样的性格肯定不忍心伤害佐助,最后一定会为了成全佐助而自我牺牲。面麻就是他,当然了解这个复刻出来的变种人格。于是在月读世界摇摇欲坠的时候,鸣人的意识抢占了面麻的身体,只来得及说一句“佐助,欢迎回来”。


不过,现在鸣人非常痛恨说了这句话的自己。简直太糟心了啊,他那么帅气的台词,最后月读幻术还是没解开,感觉丢人死了!要是被佐助发现说这句话的是他,肯定会被笑的吧!


情绪激动之下,鸣人抱头打滚——陷入回忆中的鸣人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这是漂浮在空中。好吧,让我们再来仔细地观察下鸣人现在身处何地。鸣人是悬浮在一片苍白的无限空间里的,这里什么也没有,比起佐助所处的那个暗夜迷宫还要简单得多。漂浮着的除了鸣人,还有格式式样的“门”,这些门看起来都是毫无章法地飘着,姿势也各不相同,斜着的、正立的、翻转的都有。


有时会有门自发飘到鸣人面前,他就知道这是要他打开,于是开了门的他就又跌入新的月读世界之中。鸣人也从来不去思考这里究竟是什么的地方,他只要想着怎么做才能出去就行。在之前的世界里遇到真正的佐助,鸣人相信只要再次遇到佐助他们一起一定可以找到出去的办法,关键是他得拿到身体的控制权才行。鸣人想也不想,随便打开一扇门就进去了。他有预感,他很快又会和佐助见面。只要佐助在这些门背后的某一处,他们一定可以相见的。


刺眼的太阳,鸣人不禁眯着眼睛,他朝光线照射进来的轨道向外望去,看到佐助左拥右抱地搂着两个大胸少女走在街上,那张帅气的脸庞有说有笑的。啊,又失败了。鸣人认命地叹气。下一回的相遇又要经历多少个轮回啊,饶了我吧,佐助。


“我说,面麻你有没有在听啊!”雏田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她嗓门挺大,桌子也拍得啪啪响。


“都是你太吵,面麻才会感到头疼的吧!面麻需要我帮你揉揉吗?”上一句话还是对白眼少女的恶言相向,下一句话就温柔地凑上来的粉色发女孩。如果现实里的小樱也会对我如此温柔该多好啊……鸣人感到异常的头疼。


“那个,抱歉,我还有点事情。小樱,雏田,我先走了。”鸣人喝了一口面前放着的西瓜汁,冰凉的感觉让他清醒不少。他和小樱雏田道别后还没忘记去结账,这些天在面麻的身体里寄宿着让他也感染了不少面麻体贴的好习惯。


“听到了吗?面麻可是喊我的名字在先呢~”


“宽额头嚣张什么啊!面麻才不会喜欢你!”


少女们吵闹的声音逐渐远去,鸣人悄悄跟在佐助身后,他思考着自己是要上前打招呼然后杀了他再重新月读,还是让佐助动怒杀了他。他觉得时间越来越少了,急迫感压得他有些透不过气。月读世界的时间和现实时间不一样,但是这个月读世界也会按照施术者的不同而变更时间的流速吧,万一他们回到现实世界时……忍界大战已经结束?


那实在太可怕了,还是不要去想象比较好。


佐助把两个少女分别送回家,还不忘送了一捧玫瑰花。鸣人计上心来,他用了色诱术变成穿着比基尼泳装的黄发少女,扭着腰拦住佐助,准备创造个巧遇,然后再不动声色地放倒佐助,灌个安眠药什么的让他安静地走吧?


“佐助君~人家好寂寞呀,可以来陪人家玩玩嘛?”多亏自来也小说,鸣人对许多男人无法反抗的杀必死倒是了解得一清二楚。他故意低着胸,在佐助面前露出若隐若现的胸脯,食指按在唇上,非常有诱惑力的样子。


“……”佐助瞪了他一眼,随后毫无反应地走开。不知道为什么鸣人好像感受到被写轮眼视奸了一番,但刚刚佐助的眼睛明明还是一如既往的黑暗。佐助的无情与冷漠,让场面有点尴尬,一阵风吹过来鸣人觉得好冷。


对不起我忘记了,这个世界的佐助其实真爱的是面麻……啊?这样说起来,真实的佐助也对他的色诱术没有感觉,莫非喜欢男人?不会的不会的,佐助只是稍微性冷淡一点而已。鸣人自我安慰道。


本来想继续跟着佐助,可是鸣人十分讨厌那样不待见他的佐助,感觉像是个陌生人。他决定先回家睡个觉,再想想怎么能让佐助毫无痛苦的死在他手上——与面麻共用身体的时候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个世界不单单是月读幻术那么简单,也许这里的人是真实的,他能确确实实地感受到每一个人的痛苦与幸福。


鸣人熟练地往自己的家里走,灯没开,原来今天水门和玖辛奈外出任务了啊。他连饭都不想弄了,直接躺倒在床上。这样一来,好像又回到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家里。孤独和寂寞的味道,也挺怀念的嘛。鸣人扫掉那些不如意的心情,开怀一笑,抱着枕头在床上蜷缩成小小的一团。


混蛋佐助,这个世界里只有我和你是真实的,为什么就不来找我!混蛋混蛋混蛋!


就在他胡思乱想里,鸣人睡着了。不过他睡得比较浅,不会做梦,和佐助的噩梦不一样,来到这里以后他很少会做梦。




——————————————————————————

下一章地址:  12


评论 ( 1 )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