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独你是自由

火影柱斑佐鸣
全职猎人奇杰
凹凸雷安瑞金
小英雄轰+胜出
刀剑乱舞三日鹤

吃互攻 不拆谢谢

真三分钟热度
爱过不悔孩子还在
爬墙和换对象速度成正比

© 
Powered by LOFTER

【佐鸣】原来你是这样的宇智波 01(原著向/短篇/百粉感谢文)

[食用注意]

* 忍无可忍的已婚人士鹿丸在给常年浪迹在外的暗部首领的定期联络信上添加了一行小字,于是不久后他们见到了缩小版的……宇智波佐助?

* 年龄差操作,17岁少年佐x29岁叔鸣,鸣人和佐助都没有结婚的未来

* 感谢咸鱼宝宝点的梗:人型猫佐助x叔鸣,希望能踩中萌点吧!怎么@人我不会哇……

* 01鹿丸视角,02鸣人视角,03可能是佐助视角?总之是一个包裹着沉重与沧桑来卖萌任性的故事吧




原来你是这样的宇智波


可以问下你对于四战英雄、现任木叶暗部首领的宇智波佐助有什么看法吗?

了解他的不是我,在这世界上只有我们敬爱的七代目火影敢说理解他这个人——by木叶首席军师奈良鹿丸。



Stage 01 奈良鹿丸


时间大概是深夜的三点一刻,睡梦中猛然睁眼的鹿丸感到莫名的烦躁。床头柜上闹钟里的机械秒针发出微弱的摆动声,平时不会去刻意感知的噪音此时都无限扩大,在他心里一阵阵撩拨着。即使是长大成人、聪慧如奈良鹿丸者,偶尔也会有像是这样在夜里醒来、不知所措地迷茫痛苦的情况。这是毫无由来就会爆发的微妙情感,全因午夜梦回时想起了年少时期的自己。


鹿丸的怀里还抱着手鞠温香暖玉的身躯,这是他从懵懂少年蜕变成成熟男人的契机,也是他告别过去后获得的唯一珍贵之物和身为丈夫的责任。酣睡中的手鞠两道细眉蹙起,在一起久了、成为夫妻以后他们两人或多或少都会彼此之间感应到对方的心情,鹿丸将手鞠滑落在鼻尖的长发别到耳后,亲吻她的额头,手鞠紧绷的神情才终于舒缓。


他给手鞠捏好被角,轻手轻脚地爬下床,套上外衣、关上门。鹿丸在客厅的收纳箱中翻出他的烟草和打火机,走到庭院的长廊上、对着高悬的明月开始吞云吐雾。在阿斯玛去世的第三年,抽烟已经成为鹿丸的习惯之一。后来因为手鞠的缘故,算是基本戒了烟,只有特别时期会忍不住躲起来抽上几根。


烟草的苦味可以让人冷静,也可以麻痹人的神经,加强效果以后就会变成传言中的致幻剂,可以让人沉醉于无法追回的记忆之中。在这样的夜里,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年少的自己。鹿丸吐出一口白烟,缭绕在夜晚的冷风中,他夹着烟草的手指显得异常枯瘦,不自觉地回忆起少年时期疯狂的他们。


那真是一个令人难以忘怀的年代,战争高潮迭起,失去至亲、惨虐仇人、协力抗敌、甚至是拯救世界,最令他难以忘怀的是亲手埋了晓的飞段,那时候接连响起的爆炸声至今仍旧在耳边不断回响。复仇过后就是无限的空虚,任谁也无法得到满足,所以当宇智波佐助在四战结束被鸣人带回木叶的时候,鹿丸第一个投赞成票并且极力摆平一切反对的声音,最终在他和鸣人的努力下佐助接任暗部首领之位。忍者的世界虽然还充满着仇恨,但曾经的他们都相信七代目火影会带来不一样的、光明的未来。


之后时间飞逝、岁月如梭,十七八岁的少年们骨头舒展、个头窜得老高,鹿丸也和手鞠正经地谈起恋爱,最终在木叶和砂的支持下完成了两个忍村之间的联姻,那天穿着霞色红袍的手鞠自此住进他的人生,占据了心尖上最重要的一块地。鹿丸摆摆手,向那个叼着草根躺在草地上看云朵的少年做了告别,时间把他和其他很多人都同化了、改变了,他们不再像是年少时那样任性轻狂,接过父辈的职责、成为下一代人仰望的背影,最后结婚生子,他们也成为了那些普通的大人。


鹿丸并不认为这样有什么不妥,长大成人本该是一个合情合理的必然结局,他没有办法阻止自己长大的脚步,年少时想要悠闲过日子、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插手事情的他,随着年龄的增长,需要背负的责任也越来越多,无论是哪一样他都无法再置之不顾——所以他也接受长大了。鹿丸的青春就像是在午夜梦回时背对他踢石头的那个少年,已经完结已经走远,他只能在心中悼念。


因为自己也是被时间温水煮青蛙慢性强迫成长的其中一人,鹿丸曾经认为时间是无所不能的,可以改变一切。直至他看到那两个人揽着肩膀走远时,才发现这个世界上真正强大的人只要愿意,是可以让时间停留维持不变的。那是在一个庆功宴上拼酒的深夜,鸣人喝的烂醉,佐助披着的斗篷上还沾着积雪,很久没回村的他第一件事就是跑来接鸣人回家。他们在零星闪烁的街灯下走回鸣人的家,鸣人吵闹着责备佐助的可恨,至于内容大多都像是他们小时候吵架那样毫无意义,就是习惯这样吵着。成年后的佐助变得内敛温和了许多,但也会用鼻子哼哼几句回应他。鹿丸想到这两人一直都是互相扶持着在风雨里来去,任何困难也无法击倒他们。管它时间的任意流失,他们之间的关系,既没有升温,也没有变质,原原本本地就维持在少年时期那样的澄净明亮,永远抱持着一颗赤子之心。


鹿丸想,他是有点羡慕这两个人的。鸣人当上火影、佐助当上暗部首领之后,大家都仿佛一瞬间成熟了许多,鸣人不再像是他们记忆里那样浮躁天真的少年郎,佐助也不再是傲娇别扭的灰暗型人格,他们成了历史上最靠谱的掌权者,谁也不再能轻易联想起他们年少时的模样。只不过,无论外貌和性情再怎么改变,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时间都会像是倒流回年少青春的那个阶段,不往前走、就结结实实地凝固在这一刻,任何人也无法和他们分享这个时间,他们沉陷在属于自己的青春里还没有醒来。


作为看着一路追逐鸣人的人,鹿丸以为鸣人会强制地将佐助留在木叶,然后他们会大吵一架,吵完以后互相坦诚对方是自己的归宿,最后……结成家庭?但现实并非如此,他们两人都选择给对方最大的自由和放纵,谁也没有再往前一步,这种离奇诡异却又符合现实的发展让鹿丸突然看不明白了,他们两人难道真的不像是大家所认为的那样互相爱恋着?佐助除了面瘫以外就很少表露自己的心情,仅仅就只能凭借鸣人挂在嘴边的那一句“我们是朋友”来概括这段复杂的感情吗……


直到鸣人分化了上百个影分身,本体伏在桌案上一睡就是七天七夜、醒来时蓝眼睛里蒙着显而易见的疲倦时,鹿丸觉得不能在这样下去了,鸣人身上背负的东西已经把他压得喘息不能。自从结婚以后,鹿丸每日在外劳累奔波,回到属于他和手鞠的小屋子里,那盏明黄的暖光灯和已褪去少女羞涩的笑容让他从心里治愈到指尖脚跟。已经结婚的人才能感受到婚姻的美好和不幸,幸运的是他与手鞠是属于美满的。所以他觉得鸣人还是需要一个家庭的,既然不是佐助,那就选择别人吧。于是鹿丸开始在日常工作中利用权职夹带私货,半推半就地将那些爱慕木叶英雄的少女们的情书和文件一起塞到七代目火影的手上,明里暗里地撮合他和谁谁谁相亲。


「鸣人啊,你今年多大了?」

「好像是……快三十了吧我说?」

「古人有句话叫做三十而立,你和佐助……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吧?」

「鹿丸你又要来给我说媒?我说过的,佐助什么时候结婚我就什么时候结婚,好朋友就是要一起步入婚姻的殿堂才行啊!」

「不,你根本就没明白我的意思。算了,你们觉得怎么样都好,我不想管了。」

「那你明天别又偷偷给我塞那些可爱的小信封了我说。」

「……你好歹也体谅下帮你在外面接受轰炸的我做做样子吧。」

「所以我这不是也没拒绝嘛!」

「是是是,你也没答应过。」


这是一次他和鸣人之间关于婚姻的谈话,从鸣人嘴里说出来的佐助和朋友两个词语多得他已经快不认识它们原本的模样。在鸣人的世界里佐助这个词就是最好的最帅的最优秀的,而朋友这个词就是唯一的最重要的无可分割的,鹿丸真的是不太懂他的逻辑,不过只要以“佐助是鸣人的另一半灵魂”这样的前提来看待就轻松许多,反正事实也是他们不想分开彼此,即使一个无法离开木叶、另一个时刻流浪在外。


至于佐助为什么不结婚,鹿丸也曾经蹲墙角听到过一次他们两个人的聊天。那是在一个普通的午后,佐助本人回村交换情报,顺路捎带一份拉面来到火影室。他们两人难得安静地相处一室,佐助翻着资料,鸣人边吃着拉面边签字,鹿丸本来也想进去和他们讨论下新任务的,结果刚到火影门前就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排斥,他只好抱着文件悻悻地站在门外。


「佐助,小樱等了你那么多年,你真的不打算考虑一下?」

「或者其他什么人也好,你总不能一直在外面漂泊吧。我想给你在木叶组建个新的家。」

「你这是在抗议我睡在你家占地方?那我以后就在暗部休息了。」

「没有没有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说!只是……你是我好不容易才夺回来的羁绊,这样飘无定所的,哪天说不定你突然一拍脑门就走。你看,我现在是火影了,不能再像是当年那样跑出去追着你又是一个三年吧。」

「我不会走的,只要你还是火影,我还是暗部首领。」

「至于结婚……也许不会考虑。鸣人,宇智波一族就只有我了,写轮眼的力量来自于仇恨和爱,它是被诅咒的力量,如果我不娶妻生子,这个力量就会在我这里迎来终结,这也是复兴的一种方式。你明白吗?」

「明白,我明白的。不过如果哪天你后悔了……想要和谁组建成家庭的话,我会支持你的。写轮眼可能带来的悲剧就交给我来处理,我不会再让任何人痛苦。在火影这个身份之前,我永远都是你的挚友啊,佐助!」

「嗯,如果有那样的一天的话,会托付给你的,我的挚友。」


被强迫蹲墙角听完全程的鹿丸,此时心里也只剩下他们真的是好朋友这样的结论了。鸣人和佐助都如此地坦荡荡,他还能怀疑什么呢?总之鹿丸觉得他需要为自己之前的纠结烧上一把火,让火爆发得更强烈一些,于是他在下次与暗部首领的信件联络中添了一行小字:近期日向家族准备与七代目火影结亲。鹿丸也很忐忑,他无法确定这样做是好是坏,正所谓不破不立,他当一回恶人也无妨。他仿佛能看到不久的将来,鸣人与佐助谨慎维持的平衡被一阵毫无预警的风打破,岌岌可危。


时间回到当前的深夜三点一刻,鹿丸脚下已经堆了不少烟头,周围都是烟草的苦味。他本来是想悼念一下自己逝去的青春和那些已经冷静下来的热血,结果又感叹起别人的青春。也许是因为现在这个样子对于鹿丸的人生来说已经是一个美满的状态,这才让他反而操心起那个披着火影御神袍的金发男人,鹿丸从小就发现他的孤独,只是那时候的他们没有走在一条道上,他此刻是真心希望这个童年好友最后可以获得幸福的。


组建一个家庭,也许比你们所想象的要更加有价值啊——沉醉于家人温暖的鹿丸再次感叹道。


鹿丸摁灭了烟头上的火星,他点了几次打火机也没出现火焰,金属器碰撞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突兀。胸中那股烦躁堆积得越来越多,鹿丸总感觉这样的夜晚会发生什么意外,有一只猫在亮着爪子挠他心口、苦不堪言。打火机终于亮起火种,鹿丸将烟头靠近燃烧,就在他吐出第一口白烟时,这个臆想中的意外如约而至——是鸣人。


鸣人四肢合拢攀在鹿丸家庭院外的矮墙上,背后是圆润的月轮,月光将他的影子投射在草地上、笼罩了鹿丸。他就像是夜里出行的妖狐那样,眼睛里有饱含兴奋的妖异光彩。鸣人伸长了脖子,嘴型变换——鹿丸很有先见之明地飞身跳墙捂住鸣人的嘴。


“你知道现在是几点吗?不要告诉我你刚刚是想在这里大喊点什么。”

还没等鸣人说话,鹿丸先一步阻止他接下来有可能会发出的大喊,毕竟他太了解鸣人这个动作前戏。


“鹿丸啊!!发生不得了的大事情了啊!!”鸣人用力地摇晃鹿丸的肩膀。

可你的眼神不像是发生糟糕的事情,鹿丸在心里吐槽道。


“我都说了小声点!吵醒手鞠你和我都要完蛋啊。”鹿丸只好给他一记爆栗。

平时鸣人对于烟草味也是很敏感的,这回鸣人没有介意他身上的烟味,想也知道是因为谁。

“冷静下来就说吧,这次佐助又怎么了。失联,不回信,忍鹰迷路,是哪个?”

虽然从鸣人的表情来看,他比较倾向于佐助对他做了点什么情迷意乱的事情,但这不能说出口。


“不愧是鹿丸!就是佐助他——”鸣人激动得双手胡乱比划,“在我家门口哦出现了迷你版的佐助身上还湿淋淋的我说!”


“……你慢点说。”想象了一下因为体内水分脱离而变小的佐助,说不定还会像蛇蜕皮那样干瘪瘪的……鹿丸感觉自己的思维也是发散得可以。


鸣人抓着鹿丸的手往自己家的方向一路狂奔,途中经过他的一番解释,鹿丸只能平静地吐槽道:“由于太过于震惊,你就把看起来身体很糟糕的小佐助一个人丢在那里反而先跑来找我商量?恕我直言,如果佐助出了什么意外,都是被你蠢死的。”


“那我是不是应该先把他抱到床上?”这回鸣人倒是严肃地托着下巴考虑起来。


“不,一般人都会先送去医院吧。”


“可是这么晚去找医疗班,小樱会打死我的吧?”鸣人想象了一下那样的场景,穿着白大褂的小樱卷起袖子不由分说就先在自家门口把他揍了个半死。


“……那还是先放到床上。”


鸣人家门前,那个昏迷着蜷缩在他家门口的,的确是佐助。确切的来说,是十七岁的佐助,他身上还穿着晓的祥云长袍,睡梦中也冷着一张清秀的脸。也许是因为已成人夫,鹿丸此时心中竟然也有一种对小辈的关爱感油然而生,更别说与佐助最亲近的鸣人了,恐怕是恨不得将之宠溺上天?


在这之前鹿丸还在感伤少年时期一去不返,现在就亲眼见到逆生长的宇智波佐助,是不是有点讽刺。先别管什么感伤,眼前这个情况到底演的是哪一出?间谍、幻术、禁术、时空间忍术、平行世界……鹿丸的脑袋作为木叶智囊在急速运转。总之先软禁起来,不管是哪一种,这个人都带着不一般的危险,不能让身为火影的鸣人身陷险境,这个代价太大。


鹿丸正要将自己的决定说出口,鸣人抱着佐助,用脚挪开门,回头时神色凌然地说道:“鹿丸,我肯定这是佐助本人。”


“好吧,我知道了,这件事就由你自己来处理。”鹿丸按着自己的额间,鸣人一旦露出这样的表情就意味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跟着鸣人进到家里,鹿丸环视了一圈这个屋子。房型是一室两厅,这是后来木叶重建的时给鸣人新造的房子,当时施工时间太赶,很多地方都没来得及仔细规划,后来鸣人当上火影,被问及要不要换房子时,鸣人拒绝了。木叶重建后宇智波宅区就不在了,其他宗族的宅区也没有刻意被区分开,战乱时期一切从简。佐助因为常年不在村子的缘故,回来就睡在鸣人家,鸣人平时都睡在火影室,两人也不觉得这一间小屋子拥挤,凑合着凑合着就是十几年过去了。经常来打扫的是萌黄,因为她仰慕着七代目火影和暗部首领,所以屋子还不算太脏乱。


“我说,鹿丸,怎么办?佐助他好像醒不来啊。这是在哪淋了一场雨吧,会不会发烧啊?”

鸣人把佐助放到沙发上,围着他焦急地团团转。这时候鹿丸也派不上用场,之所以会把鹿丸带过来,只是因为他内心的恐慌吧,害怕一个人照料不好……?


“冷静点,鸣人!就算是少年时期的佐助也是优秀的忍者,不会那么容易就生病的。”

成年以后很少见到鸣人这样毛毛躁躁的样子了,他更多的是埋头苦干、疲倦地盯着文书,他变得有一堆处理不完的事务。鹿丸盯着他眉眼里跳动的焦虑,仿佛时间又回到了佐助和鸣人联手共战宇智波斑的年代,战场上纷飞的尘土和血腥味,他们既痛苦又热血的青春。


“说得也是哦!佐助那么那么优秀~嗯,身体没发热,先用吹风机吹一下吧!”

鸣人抱来一叠浴巾,把晓的长袍扯下露出穿在里面的浅色短袖,再给佐助裹上浴巾,用吹风机吹着他那因为凝聚了水分而服服帖帖的黑发。


看着鸣人忙前忙后的,鹿丸突然有种感慨——如果鸣人有了孩子,他一定是像现在这样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幸福的感觉吧。让手鞠生一个好像也不错呢,当然必须是可爱的男孩子,像佐助这样很难搞的就不用了。仿佛是在印证鹿丸的评价那样,鹿丸看着鸣人用手撩起佐助前额的刘海、吹风机吹得正舒心,这时佐助黝黑的眼睛缓缓睁开——还是那种他看习惯的锐利的、充满侵占性的眼神。


“啊,佐助你醒……”就像是算准了时间,佐助抓着鸣人的衣领,故作迷糊地就吻了上来。本来只是蜻蜓点水、和平的吻,由于鸣人说话时正巧张开嘴,佐助的舌就顺势舔了他上颚的一排牙齿。


“我是不是太累出现幻觉了……”鹿丸回想起了十二岁时班级里被这两人初吻所带来的震惊支配的恐惧。


“嘁,还是拉面的味道。”看似被起床气笼罩的佐助习惯性地咋舌道。


“你这是哪学来的亲吻方式啊小鬼佐助!鹿丸还在呢,你这样会被误会的我说。”鸣人淡定地推开佐助,在鹿丸看来他已经完全沦陷在少年佐助的监护人这个角色之中了。


“你是谁?”佐助好像是还未完全清醒,他盯着站起来比他高很多的鸣人问道:“你身上的查克拉感觉和鸣人的一样,刚刚是我认错了。”


“不仅是身体变小了,记忆也回复到从前了吗?我是长大以后的鸣人,你现在是几岁?”


“十七岁。”


“啊啊啊,先不说这个,佐助你什么时候变成接吻狂魔了啊?小小年纪见人就吻,原来佐助你以前是这样的设定哦!”


佐助蹙着眉头、正经地回答他:“这在我们那边是表达亲切的方式,奇怪的是你吧,长大了也是个吊车尾。”

听到这个看起来胡扯的理由,鹿丸觉得也就只有鸣人会相信了吧……佐助的设定他永远都看不明白,太深奥了,鹿丸再次默默地佩服他的七代目火影大人。


“真是民风开放的观念……等等,你其实是平行世界来的佐助?不会又是月读的后遗症吧我说!”

鸣人毫无疑问地接受了对方灌输的信息,也不知道该说他接受能力高还是容易被欺骗好了,鹿丸在一旁静静地听着这两人看似胡扯的对话,他就想知道这剧本写的是什么。

“你的人生是走到哪里了啊……轮回眼有没有?”


佐助反问道:“轮回眼是什么?像是写轮眼和白眼那样的血继界限吗?”


“那就是没有了啊,写轮眼开到什么程度了?万花筒还是永恒万花筒?”


“……永恒万花筒。”佐助迟疑了一下,看来是想起了自己杀死鼬的事情,鸣人这个口直心快没情商的毛病又犯了。


“对不起啊佐助!我不是故意让你想起伤心事的哎!”鸣人说着以标准的土下座姿势伏在佐助面前,鹿丸怎么看都觉得他们两人之间太过于亲密,而鸣人此时对佐助的态度就像是害怕弄疼了自己宝物的感觉,恐怕鸣人也……在后悔没有在佐助最痛苦的时候待在他身边吧,对于这个时候的他们而言,是一不小心就分别的三年的时光,也是一不小心就会错过的转折点。鹿丸回想起战场上借由井野的忍术传递到每个人内心的那个鸣人的独白,关于挚友、关于佐助的。


“鸣人,你变成无趣的大人了啊,那么小心翼翼地对待我的话,有点恶心。”佐助还是那个时期冷傲的他,他的表情和动作都是活生生的少年版。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让鹿丸来不及目瞪口呆了,佐助用脚趾抬起鸣人的下巴让他抬起头看自己,那架势又色气又霸道——至少在鹿丸看起来是这样的。


鹿丸觉得,事情的发展已经开始疯狂地脱离正轨了,佐助那双眼睛里藏起来的感情此时此刻暴露无遗,即使是第三者的鹿丸也能轻易地读懂。那样直白的、毫不掩饰的、炙热的视线落在鸣人身上,身为过来人的鹿丸也终于明白那些年里他看不懂的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了。成年以后的佐助隐藏起来的感情,尽数爆发在这个夜晚里。鹿丸心里发麻,他不曾关注过这个时期的佐助,所以他之前才会对这两人感到迷茫。


宇智波佐助,这就是你的答案吗?原来你想要的是这个时期的你们吗……可惜,不想长大是少年的权利,不是已成为大人的你们可以奢望和轻易获得的。你和鸣人,可以在这个已经定型的世界里扭曲自我、回到过去吗?鹿丸想起那封联络信上他抱着点火心态写的一行小字,佐助如他所愿地有所行动,但这个行动却是远远超乎鹿丸的想象。佐助终于开始急躁,他会用偏激的手法,比如现在这个情况可能就只是他计划的一部分。他也是不甘心在他与鸣人那条界限上止步不前,要么就一起毁灭,要么就一起沦陷。这样的疯狂才是属于他的真实,跟他这些年表现出来的深沉温和格格不入。


“因为现在我是你的长辈啊我说!”鸣人毫不避嫌地跳上沙发,搂着佐助的小身板说道:“小佐助!小佐助小佐助小佐助!哈哈哈,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这样喊你了,感觉真不错哦!”


“别把我当小孩子,你这个超级大白痴!”佐助身上有闪烁的雷光,那点查克拉转化来的电流打在鸣人身上反而一点作用也没有,毕竟这是十几年后的鸣人,他们之间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为此佐助依然一脸嫌弃地孜孜不倦地和对方的查克拉较劲。


“哇,佐助你身后那个晃来晃去的是猫尾巴吗?长在身上的?是什么新忍术吗!”

听到鸣人这句莫名其妙的话,鹿丸表示他什么也没看到,他在心里感叹道原来鸣人也已经到了会调情的年纪,而且调戏的对象还是那个佐助喔。


佐助一头雾水地问:“什么猫尾巴?”


“就是尾巴啊,尾巴,我可以摸摸吗~”说着鸣人伸手去抓那根似乎只有他可以看得到的尾巴,刚刚活跃的气氛以肉眼可见的姿态瞬间沉默下来。


鹿丸抓抓头叹气。佐助的视线一直都跟着鸣人,从来没有给过鹿丸一个正视,这就好像他是多余的、不该出现在此刻的存在。鹿丸对这样坦诚的佐助,只能感叹:原来你是这样的宇智波,小伙子藏得挺深的。平时越是克制感情起伏的人,一旦爆发起来就会异常可怕,鹿丸已经预见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征兆,他觉得自己还是在没受到牵连前撤离现场吧。


思考过上百种的撤离姿势后,鹿丸一脸沉重地拍着鸣人的肩膀:“鸣人,手鞠半夜醒来看不到我会杀人的,我就先回去了啊,你……自求多福吧。”


就在鹿丸转身的同时,上万只鸟的鸣叫轰轰烈烈地爆出来了。


“鸣人啊……你,果然很能让我气愤。”就像是猫被踩尾巴了那样,佐助整个人都处于暴怒边缘,雷电如同汇聚的千针朝着鸣人射出。


鸣人在不算宽敞的室内四处逃窜,还要很小心地不要伤到那些对他而言十分宝贵的家具,他跑过来抱着鹿丸哭诉道:“鹿丸鹿丸鹿丸,你别走啊!”


看着这样有点好笑又有点可怜的鸣人,鹿丸第一时间反应的是——他明明不是单身狗,为什么觉得被这两个自称是直男的人秀了一脸的恩爱?于是他朝鸣人翘起小拇指,并指着它说道:“你和佐助不是这种关系吗?”


“才不是这种关系吧我说!!我们是纯洁交往的朋友,不是你遐想出来的那种……那种关系啦!总之你别走啊啊啊,佐助会杀了我的!拜托了鹿丸!帮我劝住佐助啊!”


不,即使你让我劝佐助,他根本没把我当人、不对,是眼里根本没我这个人的存在啊!鹿丸愤愤地想着,他对着庭院外的树木用了替身术,咚地一声,鸣人怀里就只有一截粗壮的木桩,远远地飘过来鹿丸最后的告别:“明天见,记得别赖床啊,七代目火影大人。”


“鸣人唷,你做好死一回的准备了吗?”


鹿丸从鸣人家的围墙上跃到街道时,还能隐约听到鸣人和佐助吵吵闹闹的声音,还好鸣人当时选了个比较偏远的地区,不然这样喧哗恐怕是要被邻居喷个狗血淋头的吧。鹿丸又点了一根烟,在月色里慢吞吞地走回自己的家。他吐出白雾时,嘴角也有不易察觉的浅笑,偶尔像是这样看到怀念的过去也不错。


至于鸣人和佐助,装睡的人是喊不醒的,这两人是不是心知肚明地在演戏,就不是他需要操心的事情了,鹿丸能做的就是静待结果。






-待续-

————————————————————————————————————

下一章地址: 02

[题外话]作者的碎碎念:入坑火影三个多月,越写越觉得,他们两个人是朋友真的太好了。如果不跨出这一步,他们可以永远是对方的最重要的最珍重的最爱的唯一的朋友,不会有背叛、不会软弱、不会伤心,谁痛了另一个也跟着一起痛,谁错了另一个就来纠正,一个人走不下去的话就两个人搀扶着走,世界不只需要光明也需要黑暗,互相托付彼此的后背、共同前往未来。毕竟比起友情,爱情的不稳定和危险性太大……所以有时候更希望他们是彼此最重要的羁绊、无关爱情,守护你和这个世界就是我最大的愿望,这样暧昧的、又很强烈的、彼此心意互通的感情,可以像是守夜人那样宣誓今生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不戴宝冠不争荣宠,因为还有比这些更重要的事情在。也许有点悲观,但我还是希望如此。他们是我最喜欢最喜欢的CP,我写文也不过是为了舒缓自己的爱意……想写好多好多的文啊啊啊啊为什么我不会画画???!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让他们在原著向不OOC的情况下谈恋爱啊!!可是谈恋爱本身就是OOC了嘛这个尺度真难掌控……我选择狗带。一心想让他们轻松地谈恋爱,写起来又觉得他们不会这样,对于不能沉浸在恋爱脑里的自己感到烦躁,不谈恋爱我还写个P的同人啊。


评论 ( 15 )
热度 ( 3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