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鸣】血色之花(Sing For You系列/短篇完结)

[食用注意]

* 突然想开个车,炖个小肉,香不香不保证,反正我饿了……

* 短篇练笔,粗犷同志文学风格试写(骗你的)

* 背景还是那个就是不告诉你真实身份的黑客佐x歌手鸣

* 同类背景短文: 小幸运  冬日恋歌

* 另,武力值设定:斑 > 鸣人/佐助 > 日常佐助



血色之花


「它绽放时的香味即是死亡的气味,循着而来的是地狱的嗤笑。」



Stage 01 梦境


昏暗的地下试验室,像是满足某个人的强迫症那样,间隙整齐地排列着数百个营养皿。

圆柱形的营养皿有半个成年人的高度,底部散射出暗绿色的阴森光芒,每个皿中悬浮一颗血红之眼。

血眼的瞳孔有不同的、诡异的暗黑花纹,它们都还‘活着’,会呼吸、会转动。

年幼的佐助伫立在某个营养皿旁,他身上是专门给病人穿戴的白服,但破破烂烂的,像是被刀割过。

皿中的血眼全数共鸣一般地震动,他听到一阵又一阵的哭喊声和求助声穿透他耳膜。

佐助依旧面无表情,他的眼角不断有血色的泪水留下。血泪染红白衣,看起来胆战心惊。


没过多久,一身黑衣的少年出现在他的视野中,那双唇微笑着。

这个比他年长一些的少年手里捧着曼珠沙华,朝他走来,强硬地塞给他这朵血色之花。

柔软的花骨挤压他鼻尖,充满嗅觉的毒性……那是死亡的味道。


——每次昏迷就会梦到这样的场景,这到底是谁的梦呢。

他反复描绘着绝望的景色,和幻想那些哭喊声来自于他认识的某些人。

终究是在梦醒后,什么也不记得,什么也不曾留下。



Stage 02 现实


这次任务远比想象中的要棘手许多,任务目标竟然能请得动那个传说中的斑,这是鸣人和佐助始料未及的意外,大约可以算是他们的人生短短的二十来年里最大的失误吧。地底世界中关于这个男人的评价,是非常可怕的——如果见到带着黑手套和日本刀的长发男人,请千万不要与之对视,如果不幸成为敌人,只有死。鸣人按照原定计划处理完路上的障碍与佐助汇合时,在这个放置保密文件的封闭室里,还喘着气的就只有佐助和斑。


斑很随意地抱着日本刀靠在金库转轮锁前,看这架势应该是佐助清理完一波杂兵,而斑还在看戏没想到要出手。即使这个男人没动,他的杀气像是千钧威压般释放,这让鸣人和佐助都不敢轻举妄动。鸣人站到佐助身边,摆出临战姿势,他感受到佐助的呼吸中有一丝慌乱。这是必然的,像是佐助这样以智谋出众的角色在体能上都会弱一些,虽说他也有在锻炼,比起鸣人和斑这样的专业人士多少都会逊色不少,毕竟术业有专攻。


在鸣人和佐助的交替攻击下,班依旧挂着游刃有余的谑笑。谁也不知道这个死神一般的男人在想什么,仅仅是在他手下逃命就再也无暇他顾。鸣人用自己天生的战斗意识避开斑的死亡追击,转眼去看佐助,那家伙虽然呼吸不稳,但也没致命伤。斑难得夸赞了一句:“你们挺有意思的。”随后他拔出了那把日本刀,一时之间寒芒四射。


斑的攻击看似简单,实则力量与速度都达到了刀技的极致,轻轻一挥刀就是上千道刀影袭来。刀技的躲避需要很高技巧的,佐助会计算刀轨所以他基本能躲开,而只凭借对危险敏感的自由战斗派鸣人则不能那么完美地全闪避,不过也只是多留下几道浅浅的血痕的程度。斑看起来尚未全力以赴,虽说是受雇佣而来,他还是为所欲为地行动着,这也是业内不敢随意雇佣他的原因之一。


打斗正激烈,斑抓到鸣人的空隙,日本刀带着冷冽的寒光刺入鸣人额心——斑的手机振动,刀偏了锋头插在鸣人左耳旁,只划出几滴血。斑没有回头,他接下冲过来的佐助的攻击,默然地说了一句:“今天没心情了,下次再来玩。”然后收了刀转身就走,只留下在原地发愣的鸣人和佐助。


还没等鸣人拍手欢呼,佐助也顺势倒在他身上:“金库里的东西是假的,先撤离。”


“艾,佐助?”鸣人摇晃对方的肩膀,他摸到佐助右脑勺,手掌上一团粘稠的血。这大概是在他们汇合前佐助与什么人交战留下的伤,亏得他还一直在斑那股吓人的杀气里坚持那么久不露出破绽。真是会勉强自己啊,鸣人感叹道。他背起佐助,操起掉在角落里佐助的专用笔记本电脑,调出保存在内的地形图,准备撤离。


原本在潜入作战开始后不久,佐助就将这里的系统全给弄瘫了,最重要的监控摄像头控制权和各区域闸门控制权都转移到笔记本上,只要没有斑那个怪物,他们两人进出简直易如反掌。既然斑已经选择退出战局,鸣人带着佐助先是去了一趟地图上的医疗室,给佐助头上的伤做应急处理,那些血像是不要钱一样流得他心疼。等他给伤口消毒、涂药和扎绷带之后,鸣人注意到笔记本的屏幕上不断地跳出warning的提示,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佐助醒来一定会骂死他。


Warning的提示框叠满屏幕后,画面一黑,红色的字体像是实时输入法那样打出「奈落」两字,鸣人吓得按住电源键强制关机。他松了一口气,再度背着佐助往基地外撤。没有高科技的辅助,鸣人每一步都很小心翼翼,他凭着记忆走过几道区域闸门,都无一例外地被关上,两人仿佛笼中鸟。有人的脚步声在靠近,重重叠叠,大约十来人,鸣人撬开天花板的通风道入口,把佐助先丢进去,自己也钻了进去。那些巡查的人声远离后,鸣人一直悬着的心才稍作安心。


通风道里的光线十分微弱,他在黑暗里想着对策。自从和佐助搭档以来,他不用像是以前那样独自一人揽下所有的任务准备,佐助的勘察、入侵、伪装都让他十分放心,说到底他就是在依赖着佐助,有佐助在他只需要负责解决一些武力上的难题,这俨然已经成为习惯。如今遇到这样的事情,是有点猝不及防,不过……应该还是有别的办法的,比如强行突破?不不不,这样说不定会令佐助受到更严重的伤,只有他一个人倒还好说……


就在鸣人苦思冥想时,佐助倒是晃悠悠地醒了。他推了推鸣人:“离我远点,白痴。”


“佐助你醒了!我我我我——”正要向佐助扑来的鸣人被佐助捂着嘴巴推得更远,他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大致上能猜出现在的处境。佐助说道:“去把我的笔记本打开。”


鸣人一边抱怨一边爬到笔记本放置的地方,背对着佐助老实坐着:“你的笔记本好像被对方黑了的说……这个,绝对不是我的错噢!”


“哼,是吗。”佐助冷笑道,不知道他嘲的是鸣人的智商还是对方黑客的不自量。


鸣人肩膀一抖,他按下电源键不再敢多说一个字。桌面运行了很多命令行窗口后又恢复成正常的模样,鸣人正要把佐助喊过来,不料对方先靠了过来。佐助没让他滚到一旁呆着看自己拯救世界的黑科技现场表演,而是将双手从他腋下穿过,身体与他后背相贴,从外人的视角来看就像是佐助在抱着他。鸣人识趣地没有吐槽,他把头往右边一偏,好让佐助的视线不至于被自己挡住,接着那双白皙且修长的手就在键盘上敲起来。


鸣人看不懂那些跳跃的代码,他只能理解那个“奈落”的字眼在窗口上跳出,又瞬间被抹除,又跳出——也许是佐助正在和对方较劲吧。佐助敲键盘的频率越来越快,鸣人发现他与佐助相互接触的后背逐渐升温,隔着衣服他也能感受到佐助身上的热量,这是伤口发热?他正想要去问佐助是不是哪里还在发疼时,佐助在他耳边说道:“你身上有血的味道。”他的唇却是冰凉的,看似无意间擦过鸣人的耳骨,说话时吐出的气息吹红鸣人的肌肤,温热又带着点暧昧的情愫。


“斑的那把日本刀刮的,应该结疤了啊,佐助你身上的血腥味比我更重吧我说。”鸣人忽视那股暧昧,非常正经地回答。


“我喜欢,你的味道。”随着他的说话,鸣人感受到他吐出的气息变得愈加沉重(点我get一枚肉)……


这之后鸣人才意识到一件事,他在内心的狂风暴雨中呐喊道:敢情上次我也是当受的那一方吗!!喝醉之前的记忆明明还是他先把佐助按在床上的……?!



Stage 03 歌


奈落和佐助的决斗已分高下,毫无疑问他败得彻底,在佐助的娴熟操作下,他和鸣人轻松地就从地下基地中逃脱。佐助打开他们停在隐蔽处的越野车副驾车门,说道:“你开车。”接着就沉沉入睡。鸣人脸上仍旧还有一抹浅浅的红晕,他发动车子往落脚地行驶,一路上残阳如血。


这次佐助的梦中打不再是那个阴森的实验室,而是纯白的世界。他疲惫地坐在地上,身边有许多小积木,用这些积木堆砌起小小的乐园。乐园完成后,他听到远方传来温柔的歌声,这歌声围绕着他,把他原本的疲惫和冰冷全都驱逐。


佐助醒来时头顶已经是明月高悬,鸣人还在慢悠悠地开着车。


“吊车尾的,你怎么还没开到家?”

“我有在好好地开,混蛋佐助!很远的啊,你又不是不知道!”

“刚刚是你在唱歌?”

“你听到啦?好听吗~肯定很好听,我对自己的歌声很自信啊。”

“你也就只有唱的好听这个优点了,不然当初我怎么会把你这个麻烦捡回家。”

“哈哈,是吗,谢谢夸奖啊佐助~”




-end-

————————————————————————

[题外话]边写边觉得好饿啊啊啊啊我想吃肉……于是只能打开零食幻想下熟肉的味道。至于这个系列的正文什么时候写……先来说说我的梦想(胡扯):挖一堆的坑,然后每天看心情挑一个填土,感觉自己就像个土皇帝翻牌子棒棒哒!艾开玩笑开玩笑,每天(??)都有在好好填坑的我!最近满脑子只有去看火舞的冲动,我已经是条无心工作的死鱼了请周日早点到来好吗_(:з」∠)_




评论(8)
热度(81)
  1. 萌软煎炸 转载了此文字

唯独你是自由
这里是唯一的清净之地

火影柱斑佐鸣
全职猎人奇杰
凹凸雷安瑞金
小英雄轰+胜出
刀剑乱舞三日鹤
FGO梅林罗曼
文豪野犬双黑

吃互攻 不拆谢谢

真三分钟热度
爱过不悔孩子还在
爬墙和换对象速度成正比
社恐发作的时候会不理人

“无人性”
没有人类应该有的感情
悲伤痛苦喜悦与爱
解读不能、同感不能
那即是构成我的绝大部分

强烈的不协调音
人间失格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