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独你是自由

火影柱斑佐鸣
凹凸雷安瑞金
小英雄轰胜出 吃互攻 不拆谢谢

更新都是随机数摇的

© 墨sumi
Powered by LOFTER

【柱斑】学堂 05

* 前文链接: 01-02   03  04

* 还是被屏蔽了真的没有肉,对不起大家的点心和推荐……重发一下(委屈地哭起来)





05


斑醒来时,身上盖着薄衾,抬眼看去门外露出一小截手臂。斑赤着脚走到门槛边,柱间靠在门上,手里抱着托盘在发呆,淡薄的日光落在他卷起裤脚的脚踝处,照得暖意四溢。斑视线一斜:“柱间。”


柱间回了神,笑呵呵地把托盘递给他:“斑,你醒啦。”


斑应了一声,托盘里有茶泡饭,柱间又问他:“过几日学堂休息,我们一起去初诣吧?”


“听你的,近日也没战事,我溜出来玩的,想来他们也不会在意。”


学堂里响起重重叠叠的读书声,读的是信是礼是义,写的是善与仁。柱间回到学堂里听教书先生授课,斑吃饱后跑到庭院里随手拔了根杂草叼在嘴里,哼着小调把柱间房中的药草摸了个遍,等柱间回来他又不见人了。柱间按着脑门的穴位,头疼着把斑捣乱的那些药草按原位收拾回去,到井边打水清洗晚饭要用的鱼和菌菇豆腐等。


等柱间准备做晚饭时,已是夜幕初降,先生领了学生归家,学堂里又剩下他一人,陪伴着满室的穿堂风。柱间准备了两人份的料理和斑喜欢的豆皮寿司,他的预感总没错过,斑还没有离开这附近。柱间往火炉里吹了一口气,火苗窜起来,熊熊烈火烘烤生鱼肉,冒出一股馋人的香味。柱间正要给鱼上洒调料,不知是谁丢来的一块小石头,精准无比地砸在他脑后,力道也不大。柱间回头看去,斑趴在学堂的屋顶,正对着他露出恶作剧的笑容。


柱间也没恼,只对他招招手:“斑,你也过来帮忙啊。”


斑纵身一跃,蹲到他身边。两人一起做了晚饭,又靠在一起吃了晚饭,盘里的食物风卷残云般被消灭得干净。柱间把碗筷洗了,他们在夜里又聊了一些话,柱间没有离开过学堂,斑就对他说外面广阔世界里发生的故事,他描绘的山河是一卷壮丽的水墨画,有美人江山,有英雄义气,与教书先生所说的饿殍千万沙场裹尸的人间地狱不同。


入睡后柱间被不知名的梦惊醒,他往旁边一摸,斑不在榻上。柱间急匆匆地跑出房去,发现斑不知从哪搜刮来一小坛清酒,独自坐在屋顶上喝得正欢,月光将他身板纤细的影子拖得老长。柱间把梯子放下,爬到顶上。斑见他也醒了,把酒送到他面前:“来一口吗,柱间。”


柱间把酒坛推回去,掏出一只蓝色香囊放到斑手里:“你夜里睡得不稳,这是特地调配的药囊,可以安神。”


虽说是药囊,看起来更像是神社里的那些御守。斑把它凑到鼻前嗅了嗅,的确是令人安心的药草味。将药囊收入袖中,斑笑道:“总是受你恩惠。”


“我也有收过斑的礼物啊,还记得吗?你送给我那个雏菊花环,在枯萎前我把它们都风干藏起来了,不过那时候手艺太差,只保留下两三朵,说好要用金山银山来赎回去的,你可别耍赖不认呀。”


“可惜现今我还是个穷鬼,不能如你所愿,尚还需要点时日来赎。”


柱间与他并肩共赏同一樽明月,他们枕着手臂睡在瓦片上,嶙峋的月色伏在枝头。斑哼着小曲,似乎有三味线的音色相和,柱间细心去听,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柔软。斑突然转头对他说:“柱间,和我去战场吧,我会保护你的。”


被他没征兆的话吓得不轻的柱间脸上僵硬,随即又平复下来反问:“为什么?”


“我需要军医,为了胜利。”斑突然压到柱间身上,他的双手按着柱间的肩头,像是要将他纳入自己的囚笼之中。斑用少年清脆的声音劝诱道:“可以上战场的士兵很多,但能救人的军医太少,我需要你,柱间。这里虽好,但终究不如万里河山,容不下你,我知道。”


柱间差点就要沦陷在少年武士那双漆黑的眼睛里,那是一双看待猎物的眼睛,他的视线会穿透身躯,直直照入心底宣告他的胜利。斑的头发垂到柱间面前,散成无数光的线条。柱间说:“你猜错了,我还是个胆小鬼。就算有你护着,我也不愿去往修罗之地。我救活一个士兵,就等于杀了敌对的一个士兵,这不是我想要的。书上说佛怜世人,天下众生的性命应该平等,无论敌我与贵贱。”


“夸口要救芸芸苍生的皆是狂妄之徒。再者天下餐风饮露的人那么多,你就守着这里,能救几人?”


“但凡进了学堂、来向我求助的人,我都会救。就像以前斑你来的时候一样,这里是最后的避难所不是吗,我也只能守着这一处。”


柱间突然意识到,他和斑从来都是分别属于两个世界的人。柱间恬静如林间溪流,斑汹涌如瀑布激流,两人如明镜般互相映照。柱间看到的斑,是壮志未酬的勇士,也是一腔热血想改变天下的武士;斑看到的柱间,是一片安宁祥和的庄园守门人,他张开羽翼护着乱世之中一尘不染的和平之地,庇护的是流离失所的人。


斑收了笑意,少年武士拿出在战场上厮杀的威严道:“跟我走,柱间。”


两人对视,柱间不如斑刀尖舔血磨炼出来的刚硬,温柔的声中却有不屈服的固执:“你强迫不了我。”


“若是我非要强迫呢?力量可以获得一切。”斑抓着柱间的手收紧,那力道几乎要捏碎骨头,柱间仍旧不为所动与他僵持。


“可是人心不会屈服。”


“那就让你屈服于我吧,柱间。”


斑单手掐着柱间的脖颈,虎口处能感受到皮肤下流动的血管。斑双眼一闭,鼓足了气势往柱间脑门上撞。柱间被撞得两眼发昏,斑也没有饶过他,伸出湿软的舌头舔他的嘴唇,舌上有酒香,斑毫无阻碍地就拨开柱间的牙齿探入口中,酒的香醇渡到柱间味蕾上,又甜又腻。不过斑的舌就没那么柔和,他吻得如同野狼啃咬美味的猎物,攻城略地夺走柱间的呼吸,初体验的快感让脑中一片浮白。


两人呼吸凌乱且急促,直至斑餍足了离开,掐着柱间的手变成抚摸他侧颈,掌心冰凉冰凉的……(你懂的点我)




“晚安,斑。”柱间也不去笑他临阵脱逃,只是在他左耳上轻轻一吻。


“晚安,柱间。”斑有样学样也在柱间额心烙下一个吻,又气鼓鼓地背身过去睡。一夜长风吹落,梦里的花开出万般姿态。


东方浮白,启明星闪烁于天之际,教书先生领着学生走进学堂,布置下早课才慢吞吞地走到屋檐下唤醒柱间,这时柱间已经从他的上一批学生里卒业了。柱间感到先生的呼唤从遥远的天之角传来,一睁眼,摸到旁的位置是空的——斑离开了,只留下盖在他身上的黑色斗篷,还有他手心一点余温。柱间躺在屋顶的瓦片上发了一会儿呆,先生正要抬脚往屋内走,柱间大声朝他说道:“先生,我不学医了,我想成为你这样的人。”





-待续-

————————————————————

*下章链接: 06

*全文快二分之一了(吐血)我怎么写得那么慢!事实证明立多少个flag都不够用……还是卡文还是写不完……

*一道真的写他们真枪实弹要来点什么的都是……我¥#%¥#&然后??噢不要这样感觉行文不流畅了……吐着血写完发誓下次不写了结果过不久又想写……


评论 ( 10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