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星辰 (序章)

*柱斑初遇的场合,明年长篇计划之一

*想了想这张写得还不够好,到时候正式开坑的时候再修一次!





这简直像是世界末日来临前的一刻钟,又一个穿着黑衣制服的男人承受不住精神压力地嚎叫着跑出去,审问室的自动门迅速合上,门隙里传来受审者的轻笑。明亮且空旷的审问室里就只有一张孤独的合金桌与两张椅子,黑发男人双手被反剪套上手铐,他随性地靠着背椅,脸上玩世不恭的轻蔑仿佛在嘲笑把他关押起来的人。


男人把头仰起来观望如天穹般遥远的天花板,他所在的这个房间就像是纯白的巨型囚笼,也像是冷漠无情的试验场,但他没有露出一丝胆怯反而异常享受这样的状况。下一个审问者坐到男人面前时,他才把视线落到对方肩头,刻薄的两片唇再次利用语言来使对方屈服,开始新一轮的博弈。


千手柱间翻过少尉递来的档案,监听器里男人和审问者的对话通过电流传送过来——都尽是些无用的对话。千手柱间的视线落在男人的名字上,他正要陷入沉思,一声枪响把他的注意力又扯回来——审问者气急败坏地掏出枪朝男人开火了。硝烟还在枪口徐徐冒着,黑发男人满不在乎地一甩头,两排皓齿间咬着一颗弹头,他清澈的红瞳里映照出审问者丑陋的扭曲脸蛋。至此,男人对眼前的人失去了兴趣,他用与鹰相似的锐利眼神四处打探,最终在一处不起眼的白壁上落下视线,正巧是千手柱间观察他的位置。


千手柱间恍然惊醒,他是认识这个叫做斑的男人的,在很久以前也曾经这样被他注视过,被这双摄人心魂的眼睛。


那是在上世纪末的战场,帝国征服南大陆的最后一块版图时,对中立区投入新型拟人机甲进行扫荡,拉开了惨无人寰的机甲性能实验序幕。中立区的科技发展落后于一般国家,贫瘠的土地上绽放崇尚自由的信仰,民间组建的自卫队只能用一些较低级的枪械来反抗巨大的人形机甲。帝国的科学家只当这是一场收集数据的实验,不断地给与反抗者逃生的希望,同时也完善机甲自身的缺陷。


在实力悬殊的战局里,有一个少年穿梭在枪林弹雨的破败城墙之间,身形矫健,双手拿着小口径枪械进行精准射击——他瞄准的是机甲的关节处,将子弹打入某个衔接的缝隙,可以使整台机甲失去平衡、丧失行动力。帝国的机甲是无人搭载型号,无法精确地进行微操,少年在它们笨拙的身形之间如鱼得水般进行回避与进攻,脸上洋溢着享受的笑意。


千手柱间此次的任务就是狙击这个少年。他在距离战场千米外适合狙击的高楼上架好远射程步枪,瞄准镜里出现少年奔跑的身姿,矫健如荒野的狼。瞄准镜随着少年的方位微微移动,柱间分析他的行动模式,计算风向与预测轨迹完毕后,他扣下扳机,一枚子弹悄无声息地射出,卷起细小的旋风。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瞄准镜中的少年缓缓转头,千手柱间看见了来自恶魔的谑笑——在硝烟点燃的地狱,红莲业火灼烧的世界尽头。


本应该穿透少年右耳上方的头盖骨的子弹,被少年抬起左手的枪干净利落地射出的子弹打歪弹道。柱间当机立断抱着步枪滚到旁边的掩体处,果不其然,那个少年又连续朝着原来的弹道反向射出第二颗子弹,这发子弹打在柱间进行狙击的地点,射穿几米的墙壁。少年看似一时兴起地露了一手后没再管他,继续投身自己的战争游戏中。千手柱间把步枪放回箱中,他的原则是一击不中绝不再出手。


再后来,这个少年的名字总是伴随着战争出现,他也是唯一从柱间的狙击枪下逃生的人——斑,千手柱间兴趣盎然地念着这个久违的名字。


“你很无趣啊,再换个人来吧。”男人挑衅的话沿着电流爬过来,激得柱间一时之间血液沸腾,但他还是波澜不惊地站着,居高临下地望向男人削尖了的下颚。男人的脸白白净净,棱角分明,透出一股疯狂的魅力。他就像是月桂树的美,危险且致命,有着最好看的皮囊。


审问人不堪重辱,他自暴自弃地把手枪往桌子上一拍,跑出去时与柱间打了个照面,顾不上整理仪容连忙低头行礼,柱间和蔼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在这个帝国的秘密基地里,最高负责人是千手柱间,他没有军衔,众人却不敢直呼其名,只尊称为“那位大人”。


千手柱间来到黑发男人面前,斑翘着腿挂在审问桌上,一副悠然自得的轻松模样。千手柱间温和地对他发出邀请:“跟我走吧,斑。”


斑瞧了瞧这个陌生的男人,他穿着一身洁白的整洁制服,与自己黑衣恰巧相反。他像是温文尔雅的贵族,虽说是邀请实则不容拒绝。斑爽快地应了他,跟他走出审问室。少尉挪着发福的身体跑过来劝说不能将这个危险的人带在身边,千手柱间回绝了少尉的好意,斑更是没搭理他,两人就这样畅通无阻地走回了千手柱间暂住的酒店。


他们刚跨入这个奢华的套间,白水晶的灯灭了,斑抓准机会毫不客气地对千手柱间发动奇袭。斑的双手还被手铐困住,但这并不能影响他的作战能力,他每一次进攻都选择刁钻的角度,凌厉的攻势如飓风过境。千手柱间反应也不慢,黑暗中他精准地卸掉斑的气力,只守不攻。斑的长发随着他的身形在空中飘荡,柱间发现斑唇心上寒芒闪现,他随手拿起一本放在床头的柜的书挡在额前,斑吹出的那枚银针盯在书上,经过纸片的缓冲后针的尖端冒出一点。


柱间把书丢了,问他:“你的目标是我?”


斑也不隐瞒,诚实地回答他:“看起来是这样的,我的好先生。”


“你可以喊我柱间,你应该是知道我名字的。”


“真是抱歉,我最记不住的就是将死之人的姓名。”


“我保证你这一生都会记住我的名字,亲爱的,请相信我。”


两人在瞬息间你来我往地过了几十个回合,柱间依旧不徐不慢,斑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占到优势,他那双好看的细眉纠在一起,手下猎猎生风。柱间像是个成熟老练的狩猎者,他屏息等待最好的时机,躲过那些密不透风的攻势,五指成爪抓向蛇的七寸——斑的喉咙,把他制服在墙上。


“有趣,柱间。”斑突然喊了他名字,熠熠生辉的黑眼睛如深渊的清潭,他仰起头颅看他,露出白皙的颈部。斑的眼中杀意腾腾,白刃的锋芒聚在瞳中,柱间心头燃起莫名的征服欲,他顺从欲望的本能吻了斑。这不能说是温柔的吻,索求者强硬且霸道,被索求的人也不反抗,反而舔着他伸入的舌头与他共同沉醉到欲望的旋涡中享乐。


吻到高潮时两人的呼吸变得沉重,情欲纠缠彼此,柱间感到疼痛在舌苔上炸开,他仍占据着斑许久才恋恋不舍地与他分离。


柱间笑了笑,把被斑咬出的血和他口腔中藏的毒药一起吞入腹中,说道:“毒对我不管用。”


“但你现在在我怀里,柱间。”斑已经解开手铐,双手抱住柱间的腰,短刀蛰伏在他的脊梁骨上方。


“这样看来,你的心在我手里噢。”柱间说话时,斑才注意到自己胸口前抵着银白色的枪口。


“你毫无破绽,但只要是人都会有弱点。”斑面对危机时反而显得异常冷静,他无所保留地夸赞柱间。


“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弱点,你能找到的话务必告知一声。你要不要留在我身边呢?也许我可以把你的主顾解决掉,再雇用你?”


斑的眼睛闪烁危险的光芒:“你和我是同类人。”


银白色的小型手枪撩起斑贴身的黑色背心,斑经过常年锻炼而生长出的肌肉暴露在外,他皮肤虽然白皙,却也紧致强劲。柱间盯着他左胸上鲜红色的不死鸟纹身,接着说道:“渴望与死亡并肩而行的人,也不错嘛。你有信仰吗?你来自那个宣传神怜世人的组织呢。”


斑不屑一顾:“我是个无神论者,只是追求愉悦,这个对我来说也是可以感到愉悦的一部分。”


坚硬的枪口有意无意地磨蹭斑的肌肤,斑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样奇妙的瘙痒感,他属于享乐至上的人,不会抗拒任何能取悦自己的人或者事物。斑把柱间又抱紧了一些,像是要与他抵死缠绵,嘴里恶狠狠地说:“你想要继续干我吗?不过我饿了,说不定做到半途——”斑口干舌燥地用舌头舔了下自己的嘴角,缓缓地说道:“会忍不住夹断你的小柱间。”


柱间把斑的背心拉下,这个动作使他们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骤然消散,柱间十分绅士地回敬道:“看来我还要喂饱你这个小恶魔,才能让你心甘情愿地躺到我床上来。”


斑玩味地欣赏着柱间温润的神态,他勾人心魂地轻笑:“美好的夜晚,你也很有趣,我答应接下你的雇佣了。”


“期限是我死亡的那一天?”


“如果你能取悦我到那个时刻的话。”


“我觉得我可以。”


柱间把手枪收回枪袋中,斑也撤去短刀,白水晶的灯光再次照亮这个宽敞的室内,他们两人的命运终于在这个夜晚相互交错,迎向遥远的无法预估的未来。





-待续-

——————————————

*被自己的斑和柱间帅到喷血(捂着胸口倒地不起)……下一章遥遥无期中

评论(39)
热度(58)
  1. 水晶茉莉花 转载了此文字

唯独你是自由
这里是唯一的清净之地

火影柱斑佐鸣
全职猎人奇杰
凹凸雷安瑞金
小英雄轰+胜出
刀剑乱舞三日鹤
FGO梅林罗曼
文豪野犬双黑

吃互攻 不拆谢谢

真三分钟热度
爱过不悔孩子还在
爬墙和换对象速度成正比
社恐发作的时候会不理人

“无人性”
没有人类应该有的感情
悲伤痛苦喜悦与爱
解读不能、同感不能
那即是构成我的绝大部分

强烈的不协调音
人间失格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