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星辰 (番外)

* 感谢 @木七 宝贝儿的大力奶一口,觉得整个人都精神了!正文都没有就愉快地搞起了番外!

* 一切科学理论都是胡扯,不要信不要考究随便看看,只是为了爽!

* 其他链接:星辰序章   星辰片段.自由的你





至目前为止实验都很顺利,这都是多亏了实验对象是那个宇智波斑。


帝国势力范围二十八区,南海无人岛屿作为本次试验场正在演练着人间地狱的景致——红色机甲如同炽天使般肆意蹂躏这块区域,火光照的半边天变成耀眼的红。隔岸观火的科学家大蛇丸在三十六个显示屏面前飞速地输入运算指令,处理从那台新型机甲传输回来的信息。


“适应度良好,粒子增强B级,System-Fallen解除二级限制,同步率40%……同步率60%……同步率80%?!不愧是宇智波巅峰的男人,第三次实验就能达到这个数据。”大蛇丸由衷地感叹道。显示屏上从各个角度拍摄出机甲所在的现场实况,以及机舱中驾驶员宇智波斑的身躯特写,千手柱间只是站在大蛇丸靠椅背后静静地看着。


大蛇丸是一个疯狂的科学家,他本人亦正亦邪,在提出使用弦振动激发拟人兵器核心性能的理论后,他的研究陷入泥潭的困地,没有足够的经费和实验体。帝国朝大蛇丸抛出理想的橄榄枝,邀请他在帝国内完成他的假想,唯一要求是成果必须只能为帝国服务。大蛇丸在帝国的支援下,成功开发出一套名为System-Fallen的智能程序,装载System-Fallen的机甲可以与机师建立联系,从而最大程度激发机甲潜藏性能,目前唯一的缺陷就是同步率与机师精神创伤。宇智波斑的实验数据非常好,同步率达到前所未有的80%,目前还没有在他身上发现精神损伤的痕迹。


斑的声音突然传过来指挥室,他颇为不客气地命令道:“大蛇丸,下一个阶段。”


“斑君,我知道这些实验对你而言可能没什么意思,但不循序渐进的话,即使是你,我也不敢保证不会出错哦。”


没等大蛇丸说完,斑自顾自地朝着自家的辅助AI终端说道:“泉奈,解除三级限制。”


“好的,哥哥。System-Fallen三级限制破解中,请稍等。”被宇智波斑称呼为泉奈的是这个世纪人们常用的一种智能拟人程序,可以通过声音输入各种命令,这种AI的人格是主人设定好的,日常对话表现与常人无异。宇智波斑虽然喜欢凡事身体力行,但他在战斗的时候还是喜欢沉醉于快感,将防守与索敌等繁琐的指令交给AI来执行。


“破解完毕,System-Fallen三级限制解除。哥哥请做好准备,分析后得到的结论中提示会遭受到来自精神层面的冲击——”泉奈AI紧紧用了数秒解除限制,大蛇丸还没来得及按下紧急中断,System-Fallen的第三道锁被打开,以宇智波斑驾驭的红色机甲为中心向外扩散出一圈电磁波,被干扰的线路发出蜂鸣,大蛇丸象征性地用记录板捂住耳朵,而千手柱间依旧盯着宇智波斑那张狂妄的脸。


显示屏上红色机甲表面瞬间浮现出诡异的血色纹路,宇智波斑的写轮眼进入第二形态,只听他发出一声如野兽般洪亮的怒吼,长发悬浮在空中,双手操作的控制柄以神奇的方式扭曲着,那台本不是轻巧型的机甲突然间动作快得难以捕捉,瞬息间就将岛上几十台对战用的无人装载机擒在掌中进行爆裂——斑的机甲能将能量过度到触摸的物体上再引爆,被形象地称之为死亡鬼手。


“同步率97%……斑君,你还能认出我是谁吗?”大蛇丸对着通信器问道,那边沉浸于战斗的男人根本没有回答他的意思,只顾着操作机甲在森林中穿梭、毁灭除了自己以外的能量体。机甲的性能输出明显比往常状态高许多,宇智波斑像是解除了自己身为人类的束缚,更加接近他所期望的模样——全身心地畅快地享受战斗。


大蛇丸插入新存储开始拷贝数据,他不急不慢地询问身边这个始终稳如泰山坐着的男人:“千手阁下,要停止实验吗?斑君目前似乎只能到达这个阶段了,不过这也已经超出我的料想,我还需要更充足的准备。”


“他在享乐,现在先继续你的实验。”柱间温柔如水的眼神凝视着陷入狂乱中的斑,他的回答与大蛇丸设想的一致,有了他的判断,大蛇丸也能对帝国那边有个合适的借口。大蛇丸再次扎头回到显示屏前,甘之如殆地欣赏起他的实验品。


红色机甲的灵活度堪比身体韧性最完美的人类,覆盖机体全区域的纹路不断闪烁,头顶上的天空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乌云密布,在灰暗的世界里,机甲拔出粒子光剑,以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剑劈开山河,淡青色粒子所聚成的剑光扩散至天边,沿途毁去不少精贵的战争机械,它们爆体时释放出的高温明火迅速燃烧了一大片森林,葱郁的绿色被焰火吞噬,一条明黄色火龙滚过漫无边际的丛林。


视野范围内再也感受不到异类后,宇智波斑的机甲背后伸展出粒子化成的光羽,将整个机甲浮什到高空,他就像是天神的使者那般俯瞰世间。斑按下特殊按钮,启动这架名为弑神者的机甲特殊模式,那些覆盖在机甲表层的防护甲脱落,弑神者蜕变成纤细的人形态,机体重新进行自我重装,展露出更加盛气凌人的新姿态——它脚下是森林中熊熊燃烧的炼狱业火,乌云重叠的缝隙之间投下一抹天光照在它身上,宛如莅临新世界的君王。


宇智波斑锐利的一双血红眼睛朝监视器看来,千手柱间没遗漏掉他暴露无遗的残忍与轻蔑的笑意,随即监视器的显示屏失去影像。千手柱间朝另一面显示红色机甲的屏幕看去,他总觉得这个机甲像是个活生生的有自我意识的可怕存在,这个存在、还在微微笑着。


“太美了,宇智波斑。”大蛇丸红着眼睛看那些源源不断涌入的数据反馈,每一项都超出他原本的预计,这无意是他最大的收获。


千手柱间同意了他的看法:“嗯,他一向都很美。C-2小队注意,开始执行镇压计划,使用第二阵型,B-5小队辅助。允许发射干扰粒子,A级以上杀伤力武器禁止使用,最优先任务事项是保证实验体宇智波斑的安全。”


大蛇丸听他发布命令,也启动了为防止实验题暴走而在机甲内部装上的催眠瓦斯,即使写轮眼能让宿主发挥超越人类界限的能力,人类的躯体终究还是有缺陷的,比如宇智波斑对催眠瓦斯就没有抗药性。在催眠瓦斯和千手柱间指挥的镇压小队合作之下,制服宇智波斑和弑神者也花上了大半天。等千手柱间打开驾驶员舱门时,宇智波斑早已不省人事。


大蛇丸给宇智波斑做了全面的诊断,最终结果是解开System-Fallen第三限制时惨遭精神破坏,后遗症是会变成游离状态若干小时,需要复诊观察。


将镇定剂交给千手柱间,大蛇丸反复叮嘱如果情况有变一定要第一时间给宇智波斑打镇定剂然后带回来这里,说完他又多说了一句:“没想到他这样的人也会变得如此严重,我本以为他是个坚强的无神论者。有时候看似铜墙铁壁的人,反而实际上会更柔软呢。”


柱间接过镇定剂,打开修复舱的舱门,捞起宇智波斑:“他的过去,我并不完全清楚。”


“有线索的话可以找我聊聊,毕竟他是重要的实验体。祝您好运,尊敬的千手阁下。”大蛇丸在千手柱间背后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千手柱间能把宇智波斑拐来给帝国卖命,对他而言是一桩天大的好事,他身为科学家对帝国与世界的局势并不在意,他只想让科技的进步迈向光辉未来,而宇智波斑则是实现他愿望的最棒实验体之一。


千手柱间把宇智波斑带回家时,宇智波斑也醒了。他用手指了指自己:“斑,你认得我吗?”


斑困惑地摇了摇头。斑的眼睛变回黑色,此时正像是失去光明的眼,黑沉沉的犹如空穴,不复以往那般明亮的星辰之夜。


“那先去洗澡?休息一下,也许明天就会好了。”


斑点了点头。


千手柱间看着宇智波斑有些笨拙又乖巧的模样,他突然发现这样顺从的斑也别有一番滋味,这让他又生出新鲜感来,在他手中无法逃离的宇智波斑总是能展现出他感兴趣的未知的一面,使他沉迷于他,并且乐此不疲。


斑洗澡时,柱间抽空去换了衣服,他穿着随性的白衬衫,把袖子叠起来,挽起长发坐在沙发上,打开便携式终端处理事务。浴室里的水哗哗地响着,好一会儿,斑才一身湿漉漉地从热气氤氲的浴室中出来,身上套着白浴袍。


斑走到沙发背后,伸出手在柱间露出的后颈上仔细摸着,柱间没在意他的异常举动,只是说了一句:“别玩了,斑,会走火。”


明亮的刀光晃过千手柱间眼角,柱间眼疾手快地用便携式终端格挡斑朝他挥下的武士刀。他们的家里收藏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有冷兵器,也有热兵器,斑也许只是因为这把刀就放在显眼的地方而选择了它。斑一击不成,又追着砍下第二刀,柱间连连避开,他没有对斑还手的欲望,横竖对方还没清醒。


千手柱间不但要避开武士刀的锋芒,还得防着不让它伤害到家具,他苦中作乐一声叹息:“斑,你还真是的……没有意识的情况下,也想要杀我。”


宇智波斑没有因为他的话产生动摇,反而招式更加凌厉起来。他身上的白色浴袍系得松垮垮的,虽然这样能够不妨碍到他的自由活动,但在他挥刀时,总是会胸口大敞、下摆处露出一双修长光洁的大腿,频频走光。终于宇智波斑把千手柱间压到地板上,手中的刀刃指着千手柱间的喉咙,血色的写轮眼像是野兽的视线在打量他美味的猎物。


他身上牛奶香味的沐浴乳气味发散开来,若隐若现的姣好锁骨,他明明一脸的冷漠与生分,却还是能硬生生让人瞧出一副活色生香。斑的刀尖在柱间的颈部割裂出一道浅浅的血痕,刀还在往柱间动脉深入,但它开始颤抖——斑在抗拒。


千手柱间想起大蛇丸给的镇定剂,不过他立刻又放弃了它,他劝诱着斑:“现在就要杀我吗?恐怕还不是时候吧,我相信你可以抑制住这股冲动,你可以的,我不会对你用镇定剂。”


斑写轮眼的三勾玉纹路呈现出极其不安定的状态,他似乎在挣扎。柱间看着他,他也看着柱间,三勾玉不断旋转,斑把武士刀一斜,狠狠地插入柱间头颅旁的地板砖,只是顺带削掉柱间耳后几缕青丝。斑伸出舌头,去舔柱间脖颈上冒出的血珠,舌腔中涌入一丝血腥味时,他开始渴求更多,张开小小的獠牙吸允柱间的血液——斑就好像是发情的吸血鬼伏在柱间身上,臀部不自觉地翘起。


柱间一只手按着斑的后脑勺,一只手撩起斑的浴袍下摆,从他敏感的大腿摸到他胯骨上——斑只穿了一件浴袍,里面什么也没有,摸起来手感和往常一般美妙。甚至还因为刚洗过热水澡,肌肤有些柔软,柱间的手贪婪地抚摸他小腹。


柱间抱紧了斑:“我为你着迷,为你堕落。斑,你就是来惩罚我的恶魔啊。”他掐着斑的下颚强行让他抬头,斑舌尖还残留着暧昧的津液,那双混沌的双眸似乎恢复了一点光彩。他们接吻,用力拥抱对方,在什么也没有的坚硬地板上疯狂做爱。斑的意识还未完全清醒,他本能的求欢如同未开化的人类,只是想要抢占对方的血肉。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性事无疑是他们做过的最刺激最舒服的。柱间不再像是以往那样有目的性地用一些让人舒服的技巧,而是也和斑一样用最为原始的交配方式,来互相取悦对方,粗暴地完全地占有彼此。斑高潮时在柱间耳边低沉地喊了他的名字:“千手柱间。”那像是无底的旋涡,把人拖到深处永无翻身之日。


柱间一直做到斑失去意识,他从未像是现在这样感到满足,这就像是他们脱下所有的伪装、密切地真心地结合了。


第二日醒来时,斑感觉浑身发痛,掀开被子一瞧,身上留下的痕迹大约能说明昨天他们两人做得多激烈,斑努力地想了想只有一些零碎的片段,和餍足的窒息的快感席卷他全身。昨天的柱间和他,似乎很奇怪,这种微妙感让斑难以形容与理解,唯一能承认的只有做得很舒服这一点,虽然后面挺疼的。


“早安,斑。”


“早上好,柱间。”


简短的问候语,阳光洒在斑满是红色吻痕的身上,柱间抬起斑的手在手背上轻轻一吻。


斑皱眉:“还要来?我饿了。”


柱间用手抚平斑眉间皱起的皮肉:“我的小馋猫,你第一次来的时候也这样拒绝过。早餐想吃什么?”


斑鄙夷地瞧着柱间:“反正不想吃你。”


柱间也不恼怒:“是是是,我带你去某个人家里蹭吃的吧,你应该会喜欢。”


满室流光涌动,就在这个看似普通的早晨,有渺小的嫩芽破土而出,有坚韧的茧化蝶而飞,在那双宽厚的手掌里则是——有柔和的光芒诞生。






————————————————————————

* 机甲的手摸到物体可以爆破这个梗,来自于反逆中卡莲的机甲能力

* 至于正文什么时候出?明年开始呀!努力!哭着求更多的柱斑粮投喂!

* 你们感受到一个斑吹的狂欢了吗让我们一起搞事情!燃得我睡不着了!


评论(19)
热度(44)

唯独你是自由
这里是唯一的清净之地

火影柱斑佐鸣
全职猎人奇杰
凹凸雷安瑞金
小英雄大三角
刀剑乱舞三日鹤
FGO梅林罗曼
文豪野犬双黑
阴阳师光切酒茨

吃互攻 不拆谢谢

真三分钟热度
爱过不悔孩子还在
爬墙和换对象速度成正比
社恐发作的时候会不理人

“无人性”
没有人类应该有的感情
悲伤痛苦喜悦与爱
解读不能、同感不能
那即是构成我的绝大部分

强烈的不协调音
人间失格

我的内心空无一物
仅仅只是活着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