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燎原火(摇铃足音其一)

目录上一章
* 天皇柱/茨木柱与酒吞斑,平安时代百鬼夜行,架空勿考据(都是魔改),前期铺垫很多,先把主要角色都放出来,可以养肥了再看
* 再花痴一下鸭子的武士斑插图真帅啊帅得我能花痴一整天!!想瘫着吸斑——然而这章斑的真身还没出现OTL





燎原火

信仰鬼神的年代,能成为阴阳师或者僧侣是让人备受瞩目的事,但这需要极大的天赋异才。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不奉鬼神之人,那大概是指那些腰挎名刀的武士,他们既斩人亦斩鬼。因这是描述百鬼夜行的话本,就只提这三把传闻中平安时代的斩鬼名刀,分别是童子切、蜘蛛切与鬼切。

在广为流传的狐之预言里,名刀皆由神谕所宣告的水镜之梦得名。童子切与蜘蛛切的拥有者,是一名叫做源赖光的武士将领。大江山鬼王退治的预言中,源赖光斩酒吞童子头颅,因而得刀名童子切。妖僧夺命的预言中,源赖光卧病塌前斩土蜘蛛,因而得刀名蜘蛛切。鬼切的拥有者则是另一位武士,赖光四天王之首的渡边纲。五条渡口的预言中,渡边纲斩茨木童子之臂,因而得刀名鬼切。

至天庆八年,天象异变、星轨动荡,象征酒吞童子与茨木童子的星位发生偏偏移,关于这两大妖怪的预言并未显圣,童子切与鬼切之名虽有保留,却无人知晓其下落。

——节选自《自来也·鬼话夜谈》


京中鬼话夜谈·鬼之卷一 摇铃足音,有鬼失足幽暗森林

那又是一日朝参后,师走的第十二日,天皇与宇智波的阴阳师端坐于东庭的水中小亭。天皇畏寒,他们两人之间的方桌上应该是放置有一盏兽纹黄铜的暖炉,顶上有数个透气圆孔,暖香的烟熏从其间袅袅上冒。也不知这位阴阳师用了什么奇妙的咒术,小亭外还是乱雪峥嵘,他们两人坐的这处却如暖春,这使得天皇不禁将狐裘解得松一些。

女官算好时间来添置暖炉的香料,掀起那兽纹炉一看,香料还和原本一致,不曾多也不曾少。女官只得用肤白如玉的手捧着暖炉放回原位,不再来打扰他们二人论事。她方才踏出小亭,冷风吹得直直打颤,回首望去,天皇与阴阳师款款而谈,雪飘过水亭的穹顶时仿佛只若白鹅的羽。

「近来午夜总遇见一怪事。」天皇接过鼬递来的清茶,白日里他面上的黑金面具显得巍峨悚然,配上他颇具武将气势的动作,更显得这位人间的王不怒自威。他声音沙哑难辨,话里却有一股雍容风度,「有一女子每至月夜便来拜访,我像是睡在梦中,只能得见她于卷帘下露出的一双白雪赤足。」

细雪刮来的风中似乎有铃音缱绻,将天皇送回午夜时分的梦中。那是月色浓郁且迷醉的梦境,卷帘的缝隙遗漏下细碎的月芒,庭院刚绽的白梅倒影帘上,女人的身影也和那簇白梅一同进入视线,只是有模糊的轮廓,她远远站立,缥缈且圣洁,宛如古书与祭祀中起舞的神女。卷帘背后兴许是神明的领域,唯一可供人窥见的只是卷帘与地面隔出的一段空隙,恰好是女子娇美的双足。如若将手伸出,卷帘便无限制地后撤,永远在触碰不到的远方。

阴阳师沉吟,「夜夜如此?」

「夜夜如此。」天皇收了念想,回道。

「那是鬼的幻术,叫做一叶障目。」阴阳师执扇娓娓道来,他眼睑下方纹壑颇深,给人以老成之感,「这种幻术能将真实与虚假的概念互相混淆,纯熟的施术者可将真实的一面极尽可能地模糊,而将虚假的一面无限度扩张,最终被施术者只能注意到虚假的真实。」宇智波的阴阳术中专攻幻术与占星术,他对于幻术的掌握恐怕当世无人能出其右。

此时门庭刮来的一片雪落于天皇掌中,它由冰晶逐渐消融成水。天皇问道,「该如何破解?」

「她应当是有所求而来,陛下后来可有遇到不寻常之事?」阴阳师并驱双指,沾上茶碗的水,缓慢地在桌上刻下繁杂咒术,水光的折返中有似笼中鸟的呼唤——宇智波家的占术,是以霸道的问鬼、驭鬼所闻名。

「听到了声音。」

「什么样的声音呢?」

「不是人类的声音,也不是这世上任何一物能发出的声音,很奇妙。那个声音像是野兽低沉的喘息,又像是山林流水与树叶摩挲的声音,像是在遥远的一方,也像是在毗邻之处。怎么形容才好呢,总之就是……」天皇夜里所见,那月色的卷帘后,漂亮的女人、或者是丑陋的妖怪,它危险而神秘,却始终无法得以窥见真实的全貌,「神庙的暮钟与僧人的念经声,跟那个感觉很像,还有奇妙的铃音。」梦中卷帘上的影子变幻成水墨一般,为无形的风与月色所扰乱,时而是狰狞野兽的庞大身躯、时而是妙龄女子的身段,只能将之称为「它」。

阴阳师听及此处,他刻咒的手稍作停顿,随后更换方向,温吞地说道,「是神谕啊。陛下还记得神谕的内容吗?」

「也许如你所言是神谕,虽不识那样的语言,却意外地能听明白。」

那个「它」口吐人言、或兽语、或古神的语言,庄重又戏言般地宣告道:「汝为掌名刀之人,可断长河、可驱黑夜,却求不得。」

阴阳师划咒文的手指停顿,转了个方位继续,鼬还是一副悠然模样,再问天皇,「奇妙的铃音,还有其他什么吗?」

「预言宣告完后就是一阵重复的、多个嘲弄的笑声,倒是能很明显地感到其中的恶意。」天皇黑金面具后的眉也许是蹙起来的,他为这语焉不详的预言所烦闷。

「是狐的预言,它们最喜欢戏弄人。虽说是妖怪,但也有不少是稻荷神的传达者。狐的预言也如鬼的一叶障目,可能是真也可能是假,陛下不用过于在意。后来还有发生其他事情吗?这位狐女多次造访陛下梦中,想必不是为一句预言而来。」

「后来是发生了更奇妙的事,我又沉沉入睡,来至一片幽暗森林……」天皇陷入梦中回忆,外面风雪似乎更猛烈,呼啸风声愈加凶狠,因有阴阳师的咒术,亭内依旧暖意饱满,不遗半点风霜。

听完对方的神谕后,天皇感到自己沉入梦境,醒来时身处幽暗灰沉的深山老林,夜空中满月被乌黑的云遮去半边,偶尔有尖锐的鸟鸣掠过。山林中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形态诡异的巨树高耸入云地矗立,灰白的雾气蔓延整个山头,在视野难以看清的地方似乎有数百只妖怪的眼在窥视。天皇感到一阵冷意,他锦衣华服与周遭阴暗惨白形成突兀对比,唯有架在鼻梁上的黑金面具能与这片森林完美融合。

脚下的大地发出有规律的震动,天皇抬眼看去,雾气缭绕之中有一个巨大的身躯耸动,时而发出听不懂的、如雷贯耳的呜呜声。他心胆都大,从不畏惧鬼神,抬脚就朝着迷雾的巨影方向走。那个巨影也如卷帘后的狐女,任凭他如何接近也仍旧在远方。巨影似乎是在山林中寻找某物,它绕过山头,从这边的溪流走到那边的灌木丛,口齿不清地哀鸣着、呼唤着,马不停蹄地以某个固有线路巡山,而它的步伐撼动整个山林,惊醒蛰伏于黑暗中的妖魔。那些妖魔安静地注释着天皇与巨影,仅有他们是在这片森林中活动的生命。

大雾迷蒙的森林中有几处绽放异常妖冶的花,鲜艳的花瓣就如照明引路的鬼灯笼之火。它们的蔓藤霸占一大块林地,呼吸时吐出香甜的气息,若有人路过它们,会听见鬼魅般诱惑人的声音。天皇避开那些花,但也不慎吸入一些花粉,他以长袖掩鼻企图离开花的领域,蔓藤用比他更快的速度将他缠住,生长出细小的藤条伫在他面前,缓缓盛开的花骨如致幻迷药,勾走他的魂,又落至另一幻境。

这次的幻境是在平安京的朱雀大路,日头正烈,大内里的方向缓步走来一行描金纹黑狩衣的阴阳师,道上行人纷纷避让至路两侧,天皇也随人流退下。那一行的阴阳师各个面容姣好、衣袂纷飞,高乌帽的衬托下俱是一等一的俊才。被拥护在队列中央的是个眉清目秀的小少年,肤如白玉,一双黑眸灵动水润。少年应该还未行过冠礼,不戴乌帽便将黑色短发暴露在外,他没有同龄人该有的活泼好动,如诞生下便是神明遣来的代行者,挟着冷霜一般的疏远与不可侵犯的圣域。

少年与这诸多的阴阳师走过天皇面前时,天皇张张口,有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姓与名就绕在他舌间,万般呼唤他却无法倾吐真言。少年好像发现呆立在道旁的他,朝他看来时,那双好看的眼微微眯起,唇边露出一丝玩味的轻笑。挑衅一般恶意分明的笑,却让人如恶鬼渴求鲜血那般渴求。那样的笑意冲破时间的囚牢,美好得如昙花一绽的欣喜,又如带刺的蔷薇插在心胸里疼痛且甘甜。天皇心中升起一股冲动,就要驱使他冲到这支神圣队伍的中心,与那个少年相会重逢。

「是——的神子啊。」天皇身旁另一个男人的声音感叹道。

天皇想转过身看这个男人的面庞,铃音在这时响起,不合时宜地回荡于朱雀大路,也将天皇从幻境中唤醒,他依旧是在那片幽暗森林。铃音拨动西北方位的风,将森林的雾吹去,天皇坐在地上,双腿分开而缠绕他脚踝的蔓藤已不见踪影。他听见那个低沉的喘息声伏在他身后,地面上巨人的影将他笼罩,他略微转动身躯,没了山间迷雾的遮掩,那个他一直追逐的巨影此时正立于他后方。

那是小丘般高大的形似人的身躯,微弓着背也有难以想象的高度,它整个身躯都被黑色瘴气所覆盖,一部分瘴气朝外消散,又会有新的瘴气覆盖上来,如果还未来得及覆盖新的瘴气,会看到这个巨人枯黄干裂的不似常人的躯干。巨人朝天皇伸出手,它宽大的手掌能轻易捏碎人类的头骨,天皇并未感到害怕,只等它的手拍到天皇头顶、说着天皇听不懂的吼叫。

「————!!」巨人的低吟,如钝器的沉重声。

「被那个巨人的手摸到后,我就醒了,这时天刚大亮,是朝参的时辰了。」

天皇将这一系列梦中奇遇转述给宇智波鼬,后者边听边划咒,桌上水光泠泠,不多时竟结成首尾相接的阵法。阴阳师少有地严肃起来,面色郁结,道,「幽暗森林的巨人与朱雀大路上的神子啊,这有些棘手了。」他将折扇摊开,盖在阵法联结的中枢,垂眼念咒。

「平安京每一代被奉为神子的人古籍中都有记载,我见到的是个不满十岁的少年。」天皇继续说道,他提起那位少年,胸中便如有炽火灼烧,感觉异常。

阴阳师将折扇撤去,他眼中三勾玉的印记与血色一闪而逝,桌上阵法全数消弭,出现一枚光滑圆润的火色软玉。鼬将软玉推给天皇,道,「这是可以护身的符玉,还请陛下近日都将它贴身携带,以防不测。如果陛下夜里再逢狐女与那片森林,切记不可深入,若有危难,掷碎这块符玉便可。关于那位神子的来历,鼬还需要一点时间调查。」

自这日后,宇智波鼬每晚留宿宫中为天皇护法。而那位狐女却能越过这位阴阳师的结界,再次造访天皇梦中。她还是像以前任何一次的梦境,居于卷帘之外,重现每个夜晚的情景。这样的经历一直持续到师走的最后一日,天皇在卷帘的投影上看清了那个怪物的真身,是九条尾巴。他在天未亮前醒来,额头上有热汗,对守在塌前的阴阳师如此形容道。

「九条尾巴的狐,是玉藻前。她想取走的东西,我大概能猜到。」




-待续-
——————————————————
* 下一章:链接
* 师走:指代12月
* 试着分下章节,不知道这个长度适不适合写连载
* 附注:这里魔改了茨木和酒吞在历史中的剧情,所以原本刀的命名就变成是梦境中发生的事情了


评论(11)
热度(47)
  1. 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唯独你是自由
这里是唯一的清净之地

火影柱斑佐鸣
全职猎人奇杰
凹凸雷安瑞金
小英雄大三角
刀剑乱舞三日鹤
FGO梅林罗曼
文豪野犬双黑
阴阳师光切酒茨

吃互攻 不拆谢谢

真三分钟热度
爱过不悔孩子还在
爬墙和换对象速度成正比
社恐发作的时候会不理人

“无人性”
没有人类应该有的感情
悲伤痛苦喜悦与爱
解读不能、同感不能
那即是构成我的绝大部分

强烈的不协调音
人间失格

我的内心空无一物
仅仅只是活着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