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燎原火(摇铃足音其二)

目录上一章

* 天皇柱间/茨木柱间x酒吞斑,依旧是走剧情的一章



燎原火·摇铃足音其二


「九条尾巴的狐,是玉藻前。她想取走的东西,我大概能猜到。」阴阳师随手端起一杯安神的茶,天皇接过啜一小口,顿时清苦凉冷的感觉在腔内化开。只见这位眼睑有法令纹的阴阳师顿了顿,又说道:「是一把名刀。」

「名刀?」天皇捏着那枚装茶的青瓷杯,他未戴黑金面具,茶水将他眼周骇人的黑鳞纹倒影出来。

「只是不知道是哪一把名刀能被这位会预言的大妖怪看上,还需要进行更精密的卜问。」鼬站起来时整理好狩衣,「已过逢魔之时,那位狐女不会再破我结界。离朝参还有些时辰,陛下再小憩一会还是足够的。」他朝天皇行礼告退,通过清凉殿的暗道回至宇智波宅邸前把结界又再次稳固。

正如他所言,这夜后再无鬼怪前来扰梦,倒是能频频见到那位神子的身影。他们在一片漆黑的世间行走,神子走在他面前,黑狩衣上的金色纹理像是活过来一般,在他走动时散出浅浅的光辉,变做无数金线引他往前。他们这段旅程没有终点,有时神子止步于前,每每当他伸手去触碰神子时,那个少年又会再次行走起来。他们就这样度过一个短暂的梦,醒来时清凉殿外已是放晴,冬日的阳光照得人心里生暖。

这日朝参并不太平。左大臣与右大臣你一言我一句,两个老狐狸唇枪舌战后,左大臣抬高声音,「听说平成大人在右京遇到了妖物,团藏大人怎么看呢?」

所谓的右京,是以朱雀大路为界分割平安京,以东这一方为右京。右京因地貌的缘故不如左京繁华,落户甚少,当下属右大臣志村团藏的管辖区,这是以对鬼怪的退治而言,并非领土势力。会这样规定的本意是右大臣麾下的阴阳师一脉、宇智波的宅邸就在右京。而左大臣猿飞日斩与旋涡的阴阳师居住于左京,自然也就管理左京的鬼怪。在阴阳道式微的如今,尚还能被辨出名号的仅有宇智波与旋涡了。

「平成,有这回事?」天皇把看了一半的文书放下,声音沙哑道,他仅仅是坐在离群臣较远的位置,就能给与人压迫感。

被提名的这位平成大人,是从三位的中纳言,外出必坐装饰得花俏的牛车。平成手心里捏一把汗,道,「回陛下,确实如此,前几日与远道而来的友人在二条大路上遇到了吃牛车的妖怪。」

左大臣闻言,故作担忧道,「这可不太好啊,团藏大人。二条大路直通朱雀门,要是这妖怪跑到内里扰乱天皇陛下可不行。」

「既然如此,就让阴阳寮的鼬大人来为平成大人分忧吧。」右大臣把包袱一甩,推给在一旁未出声的、面露疲惫的阴阳师。

「鼬大人近来都在清凉殿留宿,团藏大人如此调开鼬大人是作何居心?」这说话的是左大臣,看来即便是往来时用上密道,还是没能瞒过这位大人。

鼬正愁怎么将佐助与自己对调,便就接话道,「年末阴气重,这几日都在宫中为陛下除秽。算上日子也差不多了,今日起就由佐助来替换我吧。至于平成大人遇到的那个妖怪,今晚鼬就去会会。」

「令弟前年才入阴阳寮中任职,恐怕不大适合,应该让更……」

「就让佐助来吧。」天皇打断左大臣,一双凌人的眼看向他,左大臣便不敢再多言。

朝参毕后,宇智波鼬回至家中,唤来佐助吩咐道,「今夜你代我前去护卫陛下,切记带上无名,若无异常,不可随意拔刀。」

无名是佐助的佩刀,行冠礼时自鼬所赠,因未取名故而一直以无名代称。佐助应下后,净身更衣,换上宇智波传统的黑狩衣,未带式神便出门了。他是从三条大路前往朱雀大路,这样进入内里的,而非从宇智波宅邸的密道。夜晚的朱雀大路有几只零散走动的提灯小鬼,见到他也不惧怕,与他擦身而过,蹭上来不少瘴气。至朱雀门前,他用手拍肩,压在肩头的瘴气散去,顿时轻松不少。

这位年少的阴阳师守在清凉殿内,与天皇隔了一席卷帘,夜晚才刚开始,他带了一些古籍正要打发时间。清凉殿的窗外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不久那窗子开了一条缝,再慢慢被推开,钻进来一个少年。他有些风尘仆仆,鼻尖还有一团雪。佐助看清来人,大惊,「鸣人,你来这里做什么?」

被叫做鸣人的少年跑来佐助身边坐好,辩解道:「听我家老头子说,佐助你要独身来做天皇的护卫,就借机进来这里瞧瞧,这处结界的力量很稀薄,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既然连你也注意到了,果然是兄长大人刻意如此。」佐助握紧那把刀。

「如果出事的话,我会保护你的,佐助。」

「是你不要妨碍到我才对。」佐助看他胸有成竹的模样,偏要打击他。两人磨起嘴皮子,吵吵嚷嚷得热闹,但又因为有静声的咒,睡梦中的天皇是不会听见他们对话的。等两个少年人兴奋的劲头过后,金发的少年坐不住这清闲差事,他盯着佐助带来的书上文墨,打起盹来。佐助将纸人形态的符纸变成羽织,盖在趴着的鸣人身上,继续翻看他的书。

卷帘后有一阵微弱的风。

天皇梦中,他又来到那片幽暗森林。巡山的黑影巨人仍在眼前不远处,迈步时地动山摇。这次与上回不同,幽暗森林的鬼怪都现了身,它们也是被瘴气缠绕整个身躯,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这些鬼怪都被巨人吸引,像虔诚的朝圣者那般靠近它,最终被巨人吸入体内。即便如此,鬼怪们还是一心赴死。

「——!!」巨人发出呜呜的声音。

还有一部分鬼怪是保持自身意识的,就是那些身处妖异红花的领土之内的鬼怪。这些鬼怪将妖花当做美餐食用,它们咀嚼鲜美柔弱的花瓣,原本被瘴气侵占的身体慢慢复原。天皇定神一看,都是些身躯似熊、长有象鼻的四足怪物。被啃食的花逐渐失去色泽,衰败、灰白,与这篇森林的幽暗融汇,他本以为那是危险之物,此时见它消亡却不禁心头一紧,道不明的伤痛。

他像是还未分清善恶就心有执念的幼童,也不管黑影的巨人了,直冲到那些鬼怪身前,想将它们与红花分开。只是他气力不济,未能撼动四足怪物。他被气急,在地上随手一摸,便有一刀握在手中,当下也没多想,就使刀劈开怪物。那四足的怪物发出惨叫,身躯被刀一分为二,不见鲜血溢出,化作黑烟散去。

天皇走在林间,将啃食花的怪物一一劈开,顿时黑气在树木间升腾而起。他沿路追猎四足鬼怪,竟误打误撞来至黑影巨人面前。黑影巨人迈出的脚在空中收回,它低头凝视这个突然出现的奇异之人。在这样微妙的对视中,天皇再次听见所谓的狐之预言,有个声音呼唤他——

「醒来吧,汝之宿命已在神谕中宣告。」

那一瞬间,天皇感到自己心脏就如握在他人之手,发出一段悲鸣。他无法凭自身意识驱动自己的四肢,而是被更为强大的意志俘获,使他斩下巨人的头颅。巨人的头颅自躯干分离、掉落在地时,便就缩小,至正常人类头骨的模样,因仍有黑气缭绕的缘故,还是未能看清头颅样貌。

巨人倒下的声响震动整个幽暗森林,那些原本赴死的鬼怪发起狂来,它们有些在林间横冲乱撞,有些朝着天皇发动攻击。天皇抱起那颗曾是巨人的头颅,近身应战,冷月般的刀光席卷天地,将众鬼撕碎。

清凉殿中,佐助眼前的灯花忽地一晃,人的影也随之变形拉长。他右手撑着脑袋,本也要昏昏欲睡,他感到一丝勃发的杀气,往后一撤,避开那一刀,顿时睡意全无。在他的眼前,站着不知何时醒来的天皇。天皇的长发散在空中,他手里拿着佐助的佩刀,少年暗道不好。

锋利的刀身缠有沉重阴森的鬼之气息,佐助在折扇上施加咒术用以应对,若是要他对付不善剑术的人还能凑合,对方不但是身份尊贵的天皇还会用极其刁钻的剑术,这就有点吃力了。在此之前,他可是从未听过这位天皇陛下修习过剑术。他连连后退,天皇的刀将他身旁的梁柱切开一道裂痕,那样流畅的动作,绝非被鬼怪附身所至那么简单。

烛花摇曳、殿内器具倾倒声之中,鸣人被吵醒的第一反应就是将佐助护在身后,他手掌聚集灵气,赤手空拳就迎了上去。两位少年阴阳师对阵天皇,竟也无法在那样霸道的剑术与杀意之下占到一点好处。

「佐助,这是怎么回事呀?」皇居中没有鬼怪,鸣人与鬼同化的特技派不上用场,这可难为了他。「天皇他比平时看起来更可怕了我说!」

「他是真的想要杀掉我们,虽说不知道原因,姑且就先这么认为。」佐助给折扇添了新的咒术,天皇使刀的力量不弱,到与折扇撞击时佐助还是感到一阵蜂鸣的震动感,他执扇的右手都有些酥麻。这时鸣人又插到他们之间,趁着鸣人把天皇的注意力引开,佐助念了禁锢的咒语,他折扇一挥,发光的咒文朝天皇飞去。这时变故突发,天皇衣领处暴露出的那一点黑鳞纹像是变成会活动的生物,从他领口钻出一条黑蛇模样的烟雾,蛇口张开将佐助的咒文吞下,又迅速缩回天皇体内,黑鳞纹发出微弱的光后又黯去。

「酒吞童子……」天皇沉吟道。半张脸被黑金面具所覆盖,看不见他的表情,两片唇开阖看似无情。他不再搭理金发的阴阳师,而是只在意那位黑发的阴阳师。

幽暗森林充满瘴气,但这并不妨碍茨木童子寻找他的鬼王。手指般粗大的金龙匍匐在地,它感应到鬼王的气息,引着茨木童子前去。茨木童子走过的地方,瘴气就会被净化,当他走到鬼王的所在之地,污染的河流已经变得清澈。失去头颅的巨人坐在岸边,那就是他要找的鬼王。

茨木童子穿着蓝白狩衣,与这片晦暗的森林看起来格格不入,他显得明亮且美好。他走到巨人身边,摸着巨人的脚,柔声说道:「斑,在这里等我。」巨人的身躯微微颤抖,茨木童子知道这是他的回应。

林间又升起瘴气,茨木童子驱使金龙,他温润的眼中盛有怒意,「伤害斑的人,就算是我也无法原谅啊。」

天皇左手抱着那颗头颅,右手持着刀剑斩杀林中鬼怪,被刀剑劈开的鬼怪全数化作浓烈的黑色瘴气,积存的瘴气一点点将森林污染。他又要一刀劈时,感到手腕一疼,停下动作,发现是一条长龙捆着他的手臂,龙口咬住他的血脉,令他无法动弹。不过这样也只能困住他一时,等适应这条龙的存在后,天皇手一挥,就将龙碎成金色砂砾,从他手上脱落。茨木童子现身,这回天皇能很明显地看见他周身伏着一条巨大的金龙幻影。

「又见面了,天皇阁下。」茨木童子先出声。他们对立而站,身形相似,如果天皇脸上没有黑鳞,那他们定是两张让人无从分辨异同的脸蛋。

「……」天皇眯起眼睛,像是在考虑如何击败这个挡着路的鬼。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既然来了,不给你一点教训可不行。就算你也是我……」茨木童子的声音渐渐变轻,他不用念咒也不耗费妖力,就能随意操纵这片森林的植物。

粗壮的树根从泥土中爆起,天皇弓身跳到另一处,很快就有新的树枝变幻成无数尖刺朝他刺来。天皇用刀削掉尖刺,借着地形边闪避边发动攻击,他将刀横劈,气刃直直切开草木,撞在茨木童子的龙之结界上。茨木童子把树木变形做一柄长刀,亲自与天皇交战。天皇的刀看似削铁如泥,实际未能在木刀凌厉的攻势下占得半点优势。

「这里只属于我和斑啊。」茨木童子尚还游刃有余,「天皇阁下还是放弃这颗头颅让我带走吧。」

「……」天皇一刀袭来,气势咄咄逼人,但只削掉茨木童子一段黑发。

茨木童子毫不介意,他不急着取胜,反而是一点点地折磨对手。他极尽温柔的笑容看起来比恶鬼的狞笑还要可怕,木剑在他手中如夺人性命的凶器。天皇举剑接他剑招,被震得虎口生疼,差点就让剑脱手了。

风吹拂而过,乌云移开,迷蒙月色如山涧流水倾洒,他们两人皆是俊挺的身材,剑招路数如出一辙,若非衣着的差异,必是分不出此与彼。茨木童子看了一眼夜空,弦月在缓缓变圆,他也不再恋战,将刀一横,准确刺入天皇心脏之处,天皇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

没有想象中穿膛破肉的手感,茨木童子啧了一声,「看来你那边的阴阳师会是个令人兴奋的好对手。」

天皇的胸口正是那块软玉。火红色的软玉中诞生阴阳术的法阵符文,将茨木童子的武器碎成万段。阵法瞬息间扩大数倍,将天皇整个人都笼罩起来,他的身体逐渐与光同化、变得透明,而手中的头颅自然也就往地面掉落。天皇伸手想将头颅捞起,树枝比他的速度更快,把头颅卷起送至茨木童子面前。茨木童子友善地朝天皇笑了笑,目送这位外来者离去。

宇智波鼬解决二条大路上吃牛车的妖怪后,跟着他的式神止水来到清凉殿,一进殿内就看到天皇、佐助、鸣人的混战。他遣式神帮忙应对天皇,自己则闭眼念起漫长的咒。等咒语完全念完后,他挨到佐助身旁,抓起他腰间刀鞘,送至天皇刀下,顺势将刀入鞘,再用折扇一点天皇怀中,那处衣料中发出光芒,一枚火色软玉自天皇衣中穿透而出,被折扇点到即刻碎成齑粉。此时天皇浑身一颤,眼睛缓缓恢复清明。

茨木童子回到河边时,无头巨鬼还在原地等他。他把头颅还给巨鬼,等头颅与身躯连结后,鬼才断断续续地说道:「柱、间……柱间……」

「我在。」茨木童子握着巨鬼垂于地面的手。

瘴气从身躯脱离,巨鬼的身躯缩小,最终成为那位众鬼熟悉的鬼王。但现在的他是脆弱的,就如风雪里的残烛、浅滩的鱼,茨木童子紧紧地拥抱、亲吻他额间乱发,想要万分心疼他。茨木童子将空间撕开一条缝隙,召来两条金龙不断用头与身躯撑开缝隙,直至能富裕地容纳两人的宽度后抱着斑进入缝隙。

大江山鬼王宫殿的王座,金龙虚影隐隐浮现,茨木童子睁开眼睛,他怀里的斑还是没有要醒来的迹象。自从那次与天皇相见的满月之夜后,酒吞童子就一直在沉睡。斑的梦是在三百年记忆的狭角,茨木童子可以通过与斑的联系进入梦境,但却无法将他带出来,能回来的只有茨木童子。这次察觉斑的梦境变异,潜入梦境耗费了不少时间,好在还来得及修复,想要将斑一起带出来还是失败了。他看着斑血色尽失的脸庞,只能徒劳地为他输送妖力,祈求他早日清醒。

「快醒来吧,斑。」他摸着他干燥的唇,印下虔诚的一吻。






-待续-
——————————————————————
*下一章:链接
*内里:简单地理解就是皇宫,细分的话就大内里=中央官署,内里=天皇居住的区域
*另外日本的称呼里面似乎刀和剑是不分家的,虽然在我们这边是分的……

评论(13)
热度(30)

唯独你是自由
这里是唯一的清净之地

火影柱斑佐鸣
全职猎人奇杰
凹凸雷安瑞金
小英雄轰+胜出
刀剑乱舞三日鹤
FGO梅林罗曼
文豪野犬双黑

吃互攻 不拆谢谢

真三分钟热度
爱过不悔孩子还在
爬墙和换对象速度成正比
社恐发作的时候会不理人

“无人性”
没有人类应该有的感情
悲伤痛苦喜悦与爱
解读不能、同感不能
那即是构成我的绝大部分

强烈的不协调音
人间失格

©  | Powered by LOFTER